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林书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床,方禹紧握住林书的手,“别这么担心,你看你精神多差”

    林书转头,看着同样有些精神不济的方禹,笑了笑,“还说我,你自己脸色也不好呢”

    “还不是你一晚上都在瞎担心的睡不着,你不睡我怎么睡得着”

    林书抱住他的脖子,“对不起……”

    “不准再给我乱想,都说了,天大的事情我来顶着”

    “嗯”

    “走吧,去学校”

    只是两人一到校门口,就看到了陆斯涵,林书莫名的不安起来。

    方禹和他对看了一眼,看陆斯涵那模样明显是在等人,过往的学生经过,他都笑着打着招呼,看到林书他们出现后,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陆老师”林书喊道。

    “你在这干吗?”方禹问道,虽然知道他可能在等他们。

    陆斯涵轻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们一眼,轻声道,“林书,去一躺校长办公室吧”

    “去校长办公室干什么?”问话的是方禹。

    陆斯涵不知道由自己告诉他好不好,但给他个心里准备是好的,“你被学校退学了”

    “你说什么?凭什么?”方禹顿时一把激动的揪住了他的衣领问道。

    林书只是有些呆滞的看着,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脑袋在一瞬间空了空,对他的话压根反应不过来。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陆斯涵一把推开过于激动的方禹,看向林书,“别问什么理由了,林书,这是个事实”

    “我问你为什么?”方禹吼道,拳头咯吱咯吱响,“我去找校长”

    林书这时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他,“别去,方禹不要去”

    “为什么?凭什么让你退学?”

    林书知道这肯定是方禹他爸给他的警告,他一阵发冷,离开方禹,这是他给他的唯一的路,可是,他一点也不想走啊。

    方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我爸搞得鬼?”他问着陆斯涵。

    陆斯涵看向他,“这个重要吗?”

    不管是不是,你有办法解决吗?他早就知道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对抗现实,他一直希望他们的关系隐藏的好一点,可以暴露的晚一点,那么至少不会如此被动,可是,小孩子又怎么会想的这么深远呢?

    “我去找他”说着,他就挣开林书跑走了。

    “方禹……”林书担心的追了上去,可是他的速度没办法追上方禹,只能看着他跑掉。

    陆斯涵这个时候赶到他身后,看着方禹离开的方向收回视线,“林书,你打算怎么办?”

    林书收回视线看向陆斯涵,满眼的无助和恐慌,“陆老师,我……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我求你,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和方禹分手吧”陆斯涵平静而淡漠的说道。

    林书怔了怔,下意识的就道,“不要”

    陆斯涵有些严肃的看着他,“不要?那你是打算退学,你又要怎么跟你父母交待?”

    “我……”林书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但他就是拒绝分手这个答案,“我……不要分手”

    “林书,你看清现实,他父亲想对付你轻而易举,你拿什么去守你的这份感情,天真吗?分手吧,对你和方禹都好,这世上这么多条路,何必走上这条呢”陆斯涵的声音很轻,轻到让人觉得难过。

    “陆老师,世界上有很多条路,可是,这是我唯一觉得幸福的路啊,改道了,不是很痛苦吗?”

    陆斯涵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如果是他,他是希望这两人幸福的,可是,他的希望是改变不了现实的残酷的,“总之,你好好想想,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此时早已经上课的校园,只剩下林书一人安静的站在校门口,他有些视线模糊的盯着学校看,却迈不开脚向前一步。他沉默的站着,脑袋里一团混乱,却只有一个念头在里面翻转,那就是不分手,不分手,他所有的选项里都没有分手这个选项,他不分手,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前途去放弃方禹,不读书了而已,如果没有方禹,他也早就已经没办法读书了,这些多上了些学的日子都是方禹给的,退学他会难过,但没有方禹他觉得他会死的,没关系,只是不读书而已啊,他抬手往自己脸上抹了抹,一团混乱的思绪渐渐清晰起来,在退学和方禹之间,根本不需要去考虑啊,他抬脚朝学校走去。

    方禹心里憋着气,愤怒使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吓人,司机不敢多说什么的把他送到了目的地,方禹丢下钱就走。

    他冲了进去,大厅里只有女主人在,看到他,她微笑着站起来,“阿禹啊,你怎么回来了?”

    “方海生在哪?”

    女人皱眉,“你爸这个时候自然在公司,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

    “你给我闭嘴”

    “你说什么,你妈是怎么教你的”

    方禹不想和她多说废话,准备离开去公司。只是才转身就听到她这么来了一句,他顿时没了理智。朝她冲过去,捏住她的衣领“你再说一句我妈,我杀了你”

    “唉呀,少爷你干什么,快放开啊”听到动静,厨房里的佣人赶紧出来了。

    被他脸上的暴烈有些吓到了,她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后道,“怎么,你敢跟我动手”

    “对你动手又怎么了”方禹扬起拳头就要揍下去,佣人用力抱住他的手不让他动,“少爷,你冷静点啊”

    方禹松开她,用力甩开挂在手臂上的人,一脚踹向茶几,拿过一旁的椅子就朝着一边的酒柜砸过去,客厅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哔哩哔哩的声音,被方海生用力向别人展示的他收藏的各种好酒一瞬间都碎在了地上,留下一滩颜色,一室酒香。

    方禹砸完后也不管什么,直接就冲了出去。

    “唉呀,老爷最宝贵的酒啊,夫人这可怎么办啊?”佣人在一旁着急道。

    女人看着这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客厅,嘴角勾了勾,对着准备收拾的佣人道,“别收拾了,留着”

    “啊?”留着?老爷回来看到不得气个半死,夫人这是想做什么,她可不敢问。

    方夫人留下这句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方禹冲到方海生的公司,冲着前台就问“方海生在几楼?”

    “这个……你好,请问你有……”

    “方海生在几楼?”方禹啪的一声重重的敲在了台面上,吓了前台一跳。

    “22楼”

    方禹转身就往电梯冲,直接上了22楼。

    前台赶紧冲着门口喊道,“保安,快上去22楼,有人找麻烦”她拿起电话,“喂,张秘书,有个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冲上去找老板了,你注意点啊”

    张秘书刚挂上电话,门就被打开了,她站起来,迎上来挡住他“你好,请问……”

    “方海生在哪?”

    “老板正在开会,有什么事情请到会客室等一下”

    “滚开”

    “这位先生……”

    保安这时也跟了上来,看到方禹就冲了上去,“走,别在这闹事”

    “给老子闪开”方禹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眼见这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了,保安也就开始不客气了,三人扭打在一起。

    “方海生给我出来”方禹一边打着一边喊着。

    张秘书一看这情况,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想了想也不管是不是在不在开会,跑向了会议室,找了方海生的助理。

    方海生抬头看了眼许助理,许助理走到他身边,低头在耳边耳语了一句,方海生眉头一皱,“散会”

    正在作报告的人愣了愣,就看到老板已经走了出去,众人面面相嘘。

    方禹抹了抹嘴角,看着被自己放到的两个保安,一抬头就看到方海生。

    方海生脸色一沉,“跟我进来”

    方禹没动,“我就是来问你林书退学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

    “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爸”

    “我说过我们没有关系了”

    “没有关系,你怎么就这么天真,不管你怎么说怎么做,你这辈子都是我方海生的儿子是事实,你改变不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禹捏紧拳头咬着牙问道。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为难你的同学的,现在进来”

    方禹一脚踢向旁边的桌子,上面的电脑应声倒地,“我告诉你,你少拿身份压我,想做我爸也要看我认不认,退学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有本事你整死我们两个啊,我告诉你,我这辈子还就喜欢男人了”说到这,他冷笑一声,“方家在我这里断了就是对你的报应”说完,他转身离开。

    众人低头不语,好象听到了不得了的劲爆消息啊,老板的脸已经黑成一团了,看着就好恐怖啊。

    方禹一冲回宿舍就看到林书正在收拾东西,他愣在了门口,对于自己没办法保护林书自责不已。

    林书看到他,立马起身,“阿禹你没事吧?”

    方禹抱住他,“对不起”

    林书也搂住他,笑了笑,“你道什么歉啊,你跑出去我担心死了”

    “我……”

    “我知道,你别说了,本来我就想早点出去工作的,还多读了几个月呢,我……”

    “别说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林书有多么喜欢读书。

    林书紧紧抱住方禹,把脸埋进他怀里,好一会后,才低声道,“阿禹,以后你会嫌弃我没读什么书吗?”

    方禹笑了,“你就是幼稚园没毕业我也不嫌弃你”

    林书抬头,摸了摸他的嘴角,“你以后不要再打架了好不好,我很怕你受伤”以后,他不能和方禹一起读书了,方禹有什么事他都没办法第一个知道了,方又脾气又这么急,他真的很担心。

    “嗯,你收拾好了吗?”

    林书有些牵强的笑了笑,“其实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收拾的,我的东西不多,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整理好了”

    方禹直接打开柜子把自己东西往林书摊开的箱子里放,“你干吗?”

    “什么干吗,你不会以为你走了我还会继续留在这吧”

    “你……阿禹,你冷静点”林书按住他的手。

    方禹反握住他的手,“我很冷静,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面对困难吗,这就是我的选择,读书什么的,我本来就不在意,我爸想拆开我们,我偏要证明给他看,让他死了这条心,小书,我不知道我爸还会做什么,你怕吗?”他摸着他的脸问道。

    “只要不是和你分开,什么我都不怕”

    “我们不会分开的,我发誓”方禹举起左手起誓道。

    林书举起左手,随后与之交握,“我们不会分开的,我也发誓”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后我们就找工作,”

    “嗯”

    两人回到家就开始在网上搜索工作,工作虽然有很多,但正因为多,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适合他们的。

    林书看着方禹轻声问道,“阿禹,你想做什么工作?”

    方禹皱了皱眉头,“都可以吧,但要工资高点,上班时间别太久的,你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

    方禹看着电脑,看着一些工作内容的要求有些气闷,“什么鬼,服务员还要是大学生,酒吧调酒师还要执业证……

    林书一直安静的听着,可是这些内容,让他突然意识到现实和想象的不同,想象是很美好的东西,而现实却总是打破美好的存在,原来,工作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对他们而言,尤其他们现在什么本事都没有。

    方禹边看边忍不住骂起来,这么看来,适合他们现在这种状态的工作很少。“算了,这网上的都是些什么工作,要求这要求那的,我们直接出去找”

    “嗯”林书只能希望找工作不会太难。

    两人说着就出门了,“阿禹,就做服务员吧?”他不知道他们现在这样的,高中没毕业,什么都不懂,又没有手艺在身的可以做什么,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服务员了。

    方禹有些抵触,如果只是无聊打发一下时间做什么都无所谓,但,如果以后都要做一个服务员,为别人端茶倒水,他心里有些抹不开面子,低着头他沉默不语。

    林书大概是想到了他沉默的原因,停下来,轻声道,“你从来没有想过会要去当一名服务生吧,毕竟,你明明未来是要当一名管理大公司的老板的”

    “说什么呢,我又没有说不行,我只是……”是啊,他确实没想过,明明很讨厌被安排好的人生,可是,即使讨厌那种既定的想法也已经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了,他会是继承他父亲公司的人,想到这,他笑了,看样子,他还是太窝囊了,一边拒绝着他爸给的一切一边又享受着,他不想当什么大少爷,又在摆什么身份呢,有些可笑。

    他伸手握住林书的手,捏了捏,“我们就去应聘服务员,从服务员往上爬也不错”

    “嗯”

    说着,两人朝一家餐厅走去,方禹很直接的进去问到,“你好,请问你们这还招人吗?”

    “不招”

    “谢谢”

    两人走出来,林书道,“我们换一家吧,这附近好多餐厅呢”

    “嗯”

    他们一连去了两家比较有名的餐厅,想着这里应该工资会高些,可是,不是不要人就是嫌他们学历太低,年龄太轻,没有工作经验,以至于一下午都没有找到工作。

    天渐渐黑了,两人在街上的长椅上坐下来,方禹靠着椅子,很是郁闷,一脸的不善,真没想到找份工作这么困难。

    林书伸手握住他的手,“没关系,我们明天再找”

    方禹借力一拉把林书拉进自己怀里抱住,“让我抱一会”

    林书左右看了看,还好这个时候没什么人经过,他安心的靠在方禹怀里,什么时候牵手或是拥抱可以不用再这么小心翼翼呢。

    “饿了吧,我们吃饭去吧”

    “我们回去吃吧”这个时候林书不想浪费钱的在外面吃。

    “就在外面吃,回去还得做”

    “那我们就找家快餐店吧”

    “我讨厌吃快餐,担心什么,还怕我养不活你啊”方禹揉了揉他的头,笑着道。他卡里还有十来万,够他们用几个月了。

    “我就想省着点”

    “省什么,走啦,我们去餐厅,今天跑了一天,我累了”

    林书知道他心情不太好,不想再让他不开心了,“那我要吃蛋糕”

    “好,买给你吃”

    两人在餐厅吃完饭后,方禹很是满足的往后一到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随后眸子看向林书,感受到他的视线,林书看了过来,方禹冲他笑了,随后收起笑容认真道,“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饿着的”

    林书突然间心里就软成一片,他确实很担心很担心,对未来太不确定对现在迷茫不已,他很害怕,他什么能力都没有,也许养活自己都很困难,而他还把方禹拉下了水,他害怕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让方禹变的和他一样没有希望,他不想让方禹知道自己的害怕担心,正如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自私一样。

    “我……很自私”林书看着他,轻声道,眸子泛红。

    方禹坐直身体,握住他的手,“我喜欢你的自私,我很高兴,因为如果你敢自作主张的以为我好的名义推开我,那么我会恨你的”

    “我爱你”林书张嘴,吐出这三个没有发出声音的字,这一刻,他就是很想告诉他,他爱他,哪怕他的声音都收在了喉咙里,但他知道方禹能够听见。

    方禹笑了,笑的特别满足,得到了林书就好象得到了全世界,他知道林书一向很羞涩说爱,只有当他克制不住的时候,才会忍不住说出来,这个傻瓜认为,爱说一次就好,很多时候要放在心里,因为他怕说多了就廉价了,“好了,我们回去吧,服务员,结账”

    “你好,结账是吗,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

    “好的,请稍等”

    不一会,服务员过来了,对着他们道,“不好意思,您的这张卡用不了”

    方禹一听就看了过来,“用不了?”

    “是的,这张卡被冻结了,您看是不是换张卡”

    方禹想也不想的拿出钱包,把钱包里的另外一张卡都交给她,“这张呢?”

    “您稍等”

    林书一颗心提了起来,隐隐不安,他知道方禹的卡上还有十来万,他爸每次给钱都特别大方,只要方禹开口基本上每次都是几万的打给他,平时方禹每月也都会有一万块的零花钱,所以,他的两张卡上应该都是有钱的,为什么突然被冻结了,他很难不去想。

    “对不起,这张也用不了”服务员有些抱歉道。

    方禹这时反而显得很平静,“那一共是多少钱?”

    “一共消费二百一十六元”

    方禹打开钱包,把所有的现金拿了出来,里面就一张一百的,剩下的就是一些零的五块的,十块的,加起来也不够二百。

    林书赶紧拿出自己的钱包,他的钱包里钱也不多,他全部拿出来,有一张五十的,二张十块的,三张五块的,还有一些一块的,他数了数,一共是一百零二块,他拿过方禹的钱凑成了二百一十六块交给了服务员。

    等人走后,他才松了口气,真怕他们的钱不够,他抬头看向方禹,发现他面无表情,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他赶紧坐过去,“阿禹,你没事吧?”

    “阿禹,没关系的,我们找到工作就好了,我会一直在的,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不怕”

    方禹转头看他,“他还真狠,竟然把我的户头都冻结了”

    “没关系,我们就自己赚”

    “我好像很没用啊,只会说大话,明明还想着卡里还有钱即使几个月不工作也没关系,结果就……”

    “你没有说大话,我知道你说的你都做得到,你放心,我会养你的”

    方禹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突然觉得很无力,却又觉得温暖极了,“好”

    两人回到家,彼此并没有说话,好象无话可说却又好象什么也不必说,躺在床上,方禹习惯性的抱住林书,紧紧的把他卡在自己怀里,眼神却出神的盯着黑暗的一角,他在想要怎么做?现在的他什么能力都没有,离开了那个家,他也就只是一个任性说大话的小鬼,但他一定要保护好小书,让小书幸福,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有钱人了,这算他成功脱离了方家吗?把方家给的又还了回去,不,是收了回去,其实,应该被他还回去才是,这样,他才算是对得起他说出的断绝Fu-Zi关系这句话。这样也好,他现在可以做自己,不再是需要听话的方禹。

    林书也没有睡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根本睡不着,内心的担忧和害怕在梦里会变得更加恐怖,但,即使不睡,心里的郁结依旧不知道如何解,他害怕,害怕着被父母知道的真想,被现实压垮的美好,被迷茫占据的不安……

    这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然而,这些他都必须隐藏起来,不能被方禹发现,他已经够难受的了,他不想再把自己不好的情绪传递给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