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琼明神女录

章节目录 【琼明神女录】(57)

    琼明神女录第五十七章:寻道者2018年11月7日第五十七章:寻道者王朝一千四百五十一年,浮屿改天换地。

    殷仰首座身死道消。

    神王宫圣女闭关四百年终于出关,迈过了那一道境界,真正进入了通圣,接替了首座的位置。

    承平首座进入北府,生死未卜。

    白折封剑代刑宫,开始闭死关。

    而浮屿的死敌邵神韵被剑封乾明宫地底,皇宫中的两个通圣老怪物锁死了大阵,这个消息也开始向着妖族传达过去。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邵神韵此刻几近已死,再无力挽狂澜之力,强行拼凑起的妖族必将再次大乱,到时候甚至不用人族出手,他们也将陷入长久的纷争之中。

    圣女宫圣女,如今的神王宫首座,门下多了两个关门弟子。

    两个弟子皆是妙龄少女,根骨天赋极佳。

    那一日又无数仙鹤缭绕在浮屿四周,圣女在收徒之后便与叶临渊驾鹤而去,两人白衣红鹤,飞往千万里的河山,只留下一个紫发的少女代师教导。

    那紫发少女一如夏浅斟少时。

    叶临渊则与夏浅斟去游历一整个大千世界。

    他的出现是一个迷,或许除了他和夏浅斟,其余无人知道。

    而一些修为更高知道更多秘闻的人便更觉得震惊疑惑。

    既然叶临渊还活着,那林玄言到底是谁呢没有人会为他们去解答这些疑惑。

    仙人骑鹤观山河的传说开始在人间流传,在开满樘枥花的山林,在遍地白耀花的原野,在据说潜藏古蛟的深陵巨谷,在海天颠倒的蔚蓝色内海,在雪原,在天山,在湖泽,在冰川,在人间任何可以达到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和故事流传。

    三个月转瞬即逝。

    这短短的三个月内发生了无数震动天下的事情。

    比如东城的铁匠铺子里响起了一声打铁的声音,然后一柄剑淬火而出,公开售卖。

    那些压在各大宗门之上的规定皆被废除。

    浮屿与阴阳阁和玄门的联系都被切断。

    浮屿长老组成使团亲自下界,慰问皇族,送与重礼,感谢此行镇压妖尊之德,只是并未将那柄渊然归还。

    许多事情犹如地震一般在修行界传播着,人们虽然无从见到浮屿的景象,但是也大致可以推测出如今浮屿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某天清晨,俞小塘拼命地敲着碧落宫的门。

    裴语涵打开门,看着一脸慌张的少女,知道一定出什么大事了。

    俞小塘张开了手臂,尝试着比划着一个巨大的事物:“师父师父……外面来了一头鹤,红色的,好大一头啊。”

    裴语涵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这些天,她也听过许多关于神仙眷侣的传言。

    羡鱼剑破空而去的场景犹在眼畔。

    寒宫的剑阵可以拦住任何人,却怎么拦得住那一位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将再大的震惊都渐渐抚平。

    在无数寂静不眠的夜里,她早有了很多的猜想,但是要真正面临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无比不真实。

    彷佛大梦一场。

    她望向了那里,那里有个男子望着她,他静静地立着,像一柄藏住了锋芒的剑。

    那张熟悉的脸看着无比遥远。

    这一刻裴语涵才明白,原来无论过了多少年,她都没有走出过那个雪夜,永远停留在了那段纷纷扬扬的季节里,她兜兜觅觅,若得若失,一直等待着某一天,会有一个人缓缓走来,牵着她的手走出那条深深的小巷,走进万家灯火里。

    她站在碧落的门口。

    他站在那一头。

    两个人彷佛隔着一条深深的雪巷对望,其间是五百年的漫长光阴。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喊了一声徒儿。

    不知为何,她却没有应答。

    也不知为何,她此刻想起的却是那日林玄言在自己娇臀上写字的样子,那些字清晰地浮在脑海里,前面的字串联了起来,她清晰地想起了那一句话:语涵师父,再见。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在你心里,我一直是你的师父。

    她又想起,她和林玄言在北域相逢的时候,她喊了他一声师父,他没有应答,此后的日子里,他也从来没有喊过自己一声徒儿,除了最后一日,他在小阁之中教导自己的时候,最后喊了自己一声徒儿。

    难对付。”

    陆嘉静粗略计算一下,然后继续问:“那你来到北府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

    季婵溪回忆道:“那个地方很黑,很空旷,有八条路从不同的方向延伸过来,我应该是在一个圆盘的地带。当时我预感到那里不安全,便选了其中一条离开。”

    陆嘉静又问:“那些道路上有没有奇怪的地方比如壁画之类的”

    季婵溪摇摇头:“没有壁画。”

    陆嘉静问:“什么都没有”

    季婵溪犹豫了片刻,她修为运转,识海打开,几道雪白的光线自眉心刺出,悬浮着列在身前。

    那是四柄古剑,剑锷之上凋刻着古意图纹,而剑刃已经朽钝,剑意无锋,看上去随时会折断一般。

    林玄言微惊,目光一下子黏在了四柄古剑上。

    季婵溪道:“这是我在那条道路上寻找到的东西。”

    林玄言认真道:“可以给我一把吗”

    季婵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刚刚你敢用那种语气对我说话”

    林玄言心想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他尽量用诚恳的语气道:“如今我们是一条战线的,而季姑娘本就不善用剑,如今又受了重伤……”

    “别说了,这些我都知道。”

    季婵溪打断道,她饶有兴致地望向了林玄言,“季姑娘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喊我的。”

    林玄言看了陆嘉静一眼,陆嘉静同样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似在问是怎么回事。

    林玄言当然没办法当着季婵溪的面和她解释,便道:“季姑娘的话我不太明白。”

    季婵溪冷哼一声,将其中保存最完好的一柄递给了陆嘉静,“陆宫主,这柄送你了。”

    陆嘉静没有客气,他们如今确实急需兵器防身。

    林玄言问:“那我呢”

    季婵溪将三柄古剑收入识海,然后冷冰冰地笑道:“用得到你的时候再说。”

    林玄言低声说了句白眼狼然后站起身。

    他望向季婵溪,问:“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季婵溪毫不掩饰道:“那天我输给了你,如今适逢北府开启,我自然要来看看。”

    林玄言点点头。

    季婵溪问:“你来又是为了什么”

    林玄言道:“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季婵溪又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个姑娘进来”

    林玄言道:“我们情深意切,形影不离,不可以吗……啊……”

    陆嘉静狠狠地打下了一个板栗,冷笑道:“谁和你形影不离了”

    林玄言悻悻然地起身,靠着墙唉声叹气。

    他不经意地侧过头,看着这条通道深不见底的尽头,眼神中忽然沉郁了下来,火光中的瞳仁亮芒闪烁,眉目孤冷如刀剑削成。

    这一刻,他心中灵犀一动。

    一股强烈而熟悉的感觉涌动在心头。

    他知道潮断山那扇石门打开了,有人走了出来。

    即使他们如今相隔千里,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悸动。

    他悄悄地望向了陆嘉静,陆嘉静也正好望着他。

    他对着陆嘉静挤出了一个笑容。

    然后他故作轻松地望向了季婵溪,问:“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

    季婵溪道:“不怎么样,但我不会拖累你们。”

    林玄言道:“我们也不会轻易抛弃你。”

    季婵溪挺直了腰背,轻轻点头:“嗯。”

    他们又调息了片刻,然后向着长明灯照亮的道路走去。

    约莫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道路的中央出现了一尊青玉的女子神像。

    那尊女子神像凋刻的线条极其大气简洁,没有任何绫罗绸缎,她披着粗曾大布,后发仅仅挽着一个云鬓,斜插着一根方形的木钗,女子线条柔美,彷佛玄女凝立九空,衣袍飘飘间如鼓满了长风。

    而她的瞳孔依旧雪白,没有任何瞳仁,看上去死气沉沉。

    林玄言问:“你们谁有笔”

    两女皆是摇头。

    陆嘉静问:“你想点睛”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林玄言点点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