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朱砂痣(都市NPH)

章节目录 番外一 周昱时

    周想想,两岁半,大部分时间是天使。

    朱砂刚从昌城出了个不算长的差回来,在办公室待到五点准备按时下班,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直接看到了朱棠。

    朱棠看着朱砂已经是下班的装束,知道今天是留不住了,他跨出了电梯扶着朱砂往旁边轻轻推着后退了两步抱住了她,“就一会儿。”

    朱砂看了看时间,“三分钟。”

    朱棠抬起头讨价还价,“五分钟。”

    朱棠在工作时会带上眼镜,隔着镜片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一些朦胧,朱砂摘掉了他的眼镜,然后亲吻了他。

    朱棠抱紧了朱砂把她抵在墙上加深了这个亲吻。

    其实朱砂也没走多久,一个星期,可他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朱砂现在一年中纽约昌城两边呆的时间各自一半一半,顾廷泽和周昱时从来畅通无阻,有时时间允许了会陪着她一起出差。

    但江深江承下手真的是非常黑了,他只和朱砂去过一次,被海关卡的没能出机场。

    朱砂根本不救他。

    朱棠十分守时,这个亲吻卡在五分钟的时间上停了下来,但是他多少有点痛苦,抱着朱砂把头埋在她的肩上缓了一会儿,“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天吧。”她已经一周没见过她的女儿,所有的人都要排在想想的后面。

    这醋没法儿吃,朱棠有一点郁卒。

    “把想想带回来。”朱棠抬起头又亲了亲朱砂的唇角。

    人人都爱想想,就是不能加姓氏。

    朱砂下到地下车库,周昱时正抱着想想靠在车边等她,一向守时的人今天也提前下了班。

    朱砂一走过去想想就伸出手要妈妈抱,朱砂心都要化了,她从周昱时怀中接过想想,亲了她半天才把她放进了后面的儿童座椅。

    关上门,朱砂想要绕到副驾,周昱时拉住了她的胳膊,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于是朱砂使用了亲想想的方式亲了亲他。

    周昱时闪了一抹笑,然后揉了揉朱砂的头发。

    想想的语言系统还在发育,几种语言交织在一起,但她很爱说,一路上都在用相当支离破碎的词汇控诉着关于她的爸爸坚持让她吃芹菜的故事。

    朱砂和周昱时听得非常耐心,直至回到公寓。

    周昱时的公寓已经不复朱砂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冷硬,比起之前更显得空旷,客厅中的家具除非必要已经全部移走,一切只为了想想的活动方便,但却多了更多的生活气息。

    尤其在房间中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的时候。

    周昱时把想想放在地上,然后拉着她走到了桌子上,上面摆着一群想想的涂色画,都是小猪佩琪,他指着中间的一个空缺,非常淡定地询问了想想一个问题,“乔治呢”

    一家人总是要整整齐齐的,佩琪后面出现了个缺口,她的弟弟乔治不见了。

    “乔治。”周想想重复了这个词汇。

    “嗯,想一想。”

    “乔治。”周想想继续重复。

    朱砂换下了大衣走过来,“怎么了”

    周昱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想想,从包中抽出了一个文件夹,“今天跟克尔是第三轮谈判。”

    朱砂知道克尔是个并不好合作的男人,周昱时为了一个项目已经拉锯式地和他谈了半年,收效甚微。

    然后周昱时打开了文件夹,乔治被平平整整地夹在第一页上,“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份文件他昨天还在客厅里看,大约也就是离开了三分钟的功夫,周想想就把刚涂好色的乔治夹了进去,掰开了夹子,然后原封不动的放好。于是今天在面对克尔的时候,他一翻开文件夹就是一个粉红色的小猪。

    朱砂抿了抿唇,忍下了笑,“那怎么办。”

    “翻过去继续讲。”周昱时和克尔看着这张图都微怔了一下,周昱时淡定地翻过了这一页,把原始的页面重新展示给了克尔。

    “要不要批评她。”朱砂看着周想想,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趴在爸爸的腿上显得非常开心。

    “不,要表扬。”周昱时把文件夹合上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把想想抱起来举高高,想想咯咯的笑,“克尔那么严肃的人,看见小猪和我聊了一个小时的他的小儿子。”

    聊天聊的气氛很不错,这个会已经是这段时间的扯皮以来推进最多的一次了。

    他的想想真厉害,已经知道帮助爸爸了。

    周昱时对于周想想是无底限的宠溺。

    持续到入睡之前。

    周昱时今天给想想的保姆放了假。

    周想想在躺在朱砂身边听完了三个故事之后被周昱时坚定的抱回了她的房间。

    周想想有一点不满意,她自我感觉很久没有见妈妈,还要被他爸爸阻拦,丝毫不顾及父女情谊,躺下去的一刹那眼睛里就开始蓄泪。

    周昱时就败了,他弯下腰靠在床边,哄着想想直到她彻底睡过去,才悄悄离开。

    周昱时回到房间的时候朱砂刚洗完澡出来坐在镜子前,认真端详着。

    他亲了亲朱砂的眼睛然后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欺身压下去,“走了一周,一个电话也没有。”

    “我打了。”朱砂并不承认周昱时的控诉。

    “然后接通之后你就问我想想呢。”

    朱砂回忆了一下,是这么回事儿,于是她搂住了周昱时的脖子,舔了舔他的唇角。

    周昱时看着朱砂的眼睛,想想的眼睛很像妈妈,很黑,湿漉漉的,像一个无辜的小动物。

    “刚才在镜子里看什么”

    “皱纹。”

    “在哪里”

    “好的,我知道了。”朱砂对于周昱时的这个问句有一点满意。

    周昱时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朱砂有了想想之后,时不时也带着这样莫名的琐碎的想法。

    他的手从朱砂睡裙的下摆伸了上去,然后渐渐滑到了她的腿间,隔着内裤慢慢的触摸着。

    他低下头吻住了朱砂。

    朱砂正在被周昱时唤醒情潮,她的身体正在逐渐酥软,周昱时在中间的细缝儿上挑逗了一会儿,布料上就沁出了水,手指稍稍一挪开就感觉到牵出了一条丝。

    朱砂抱紧了周昱时,“不进来”

    周昱时没说话,手指勾住了她的内裤边缘,伸进了一只手指,慢慢滑进了她的小穴之中。

    朱砂下意识地收缩了一下,夹住了他的手指,周昱时的手指停了一下,开始缓缓的进出,大拇指同时在朱砂的阴蒂上揉捏着。

    朱砂的身子弓了一下,像是触电了一般。

    周昱时的嘴唇逐渐向下,然后隔着睡衣咬住了朱砂的乳头,唾液把衣服打湿,露出了中间的一点粉嫩。

    自从想想断奶之后,周昱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那种快感了。

    他忍住了没把想想的食物吸光,和女儿夺食这种行为确实是太可耻了。

    可是他无法控制。

    他的舌头在朱砂的乳尖上打着转,然后用力地吮吸着,可是什么都吸不出来,那种甘甜已经不复。

    有点遗憾。

    他已经把两根手指伸进了朱砂的小穴,进出的过程中已经喷溅出了水珠,大拇指之下的阴蒂已经是圆圆硬硬的一粒。

    朱砂抓住了周昱时的肩膀,她的腿在逐渐绷直。

    他已经太懂得她的身体里,知道在哪里是她的敏感,知道用什么频率进出她,他只需要手指就可以送她攀上云霄。

    周昱时听到朱砂的呻吟声已经高高低低的在起伏。

    他微微弯起了手指,在朱砂的体内给予她更大的刺激。

    朱砂的身体忽然猛烈地拱了起来,在周昱时的手中猛烈的颤抖起来,她按住了周昱时的手,“先别停”她的声音已经有一点扭曲。

    周昱时一直抚慰着她直到她平息下来,朱砂放平了身体喘息着。

    周昱时已经快要涨裂了,他脱下了裤子,巨大的肉棒径直弹了出来,他用膝盖分开了朱砂的腿,准备褪下她已经湿到滴水的内裤。

    门被怯生生的推开了,“妈妈。”

    两个人的动作僵了一下,周昱时飞快地翻身下来的时候朱砂跟着推了他一下,周昱时顺势一路滚下了床,然后回忆着自己刚才是不是没有锁门。

    朱砂急急地披上了一块毯子走到门口,周想想光着脚站在门口,把门推开了一条小缝,她有点委屈,突然睡醒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她翻下了床一路摸索着来找爸妈。

    朱砂把想想抱了起来,“周昱时,想想是睡她房间里的么。”

    “是。”周昱时没从地上起来,遥遥地回答着,他摩挲着手指上朱砂的液体,思索着想想是怎么从带着护栏的床里面出来的。

    朱砂把想想抱回房间后都哭笑不得,想想真是个天才,她已经学会把枕头垫起来,然后踩着枕头抓着围栏落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再爬下来,只是太危险。

    朱砂把想想重新放回去,周昱时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过来见证想想的壮举。

    朱砂点了点两个枕头,又点了点桌子,给周昱时演示了一下想想的逃离路径。

    周昱时点点头,然后决定给想想换一个床。

    确保了这回想想真的睡着了之后,走出门朱砂就被周昱时抱了起来,一路抱回房间。

    周昱时关上了门认真检查了一下然后把灯也关上。

    朱砂再次被放在床上,被周昱时剥了干净,她的腿间还是刚才溢出的液体,周昱时贴紧她就插入了进去。

    一点一点挤开朱砂穴内的嫩肉一直插到深处的感觉让周昱时叹息了一声。

    朱砂配合住周昱时的动作挺了下腰,“想想已经大了,以后小心一点。”

    “嗯”周昱时含住了朱砂的舌头开始挺进着,声音低沉而漫不经心,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听到没。”朱砂咬了下周昱时警告他,只是声音已经如同娇喘。

    周昱时直起身子扶起了朱砂的腿,按到了她的胸前,“嗯”

    只是他的动作已经变得猛烈,不停地撞击着朱砂,明明是回答里面却只有满满情欲。

    朱砂已经想不起来关于避开想想的问题了,她夹紧了周昱时和他追随着身体的本能。

    身体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拍打得人意乱情迷,

    周昱时在快要射出的边缘抱着朱砂换了动作,延缓了一下自己速度。

    来回换了三次之后,周昱时再也无法控制,喘息着喷射在了朱砂的身体里。

    周昱时没有急着拔出来,趴在朱砂的身上,朱砂身体还有轻微的颤抖,在高潮的余韵之中挣扎。

    “再来一次,嗯”

    朱砂声音里带着笑意,“恢复这么快”

    周昱时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们就一起听到了周想想撕心裂肺的哭声。

    “快去。”朱砂今夜第二次把周昱时从身上推了下去。

    周昱时飞快地系上了睡袍的带子去向了想想的房间。

    周昱时今晚终究没做成第二次。

    不过算了。

    他侧过身,搂住了朱砂的腰,中间躺的是他们的小女儿。

    周想想这次终于睡安稳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