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爱上肏弄小妖精的花穴(高H)(原名:淫乱行动(H))

章节目录 伺候他,妓女的身体随便碰(H)

    孟青站起来,点头送老鸨离开这间屋子。

    她很清楚,这间屋子就是她的屋子。在完成任务之前,应该都要在这间屋子接待那些恩客了吧

    入夜之後,孟青被他们带到了一间房。她手上端着低下丫头送来的水酒,既然来了这里,她就打算好好的招呼这里的客人。

    端着水酒走进去的时候,已经整理好情绪了。可是将酒菜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她一抬头瞧见了慕成均,整个人都呆愣了。

    是慕成均

    老鸨子说她来了好几天了,难道

    孟青深吸一口气,不会的,慕成均怎麽会一直待在妓院里头。他可是堂堂的王爷,应该做他的大事。

    就算他肯留在妓院,他的父亲,当今的皇帝也不会允许的啊

    慕成均现在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他当然没远对孟青一样的耐心。看到孟青发呆,他立马我就沉下脸来,气愤的问道:“你在做什麽老鸨子让你进来手机让你伺候我,不是让你发呆的。”

    “是。”孟青回过神来,对於一个经常流连在妓院的男人,有什麽好上心的。“奴家错了,奴家给您斟酒,不知道少爷你怎麽称呼”

    “本”慕成均脱口而出,可是才吐出一个字,他又住口了。

    孟青看到他的表情很臭,忽然呵呵的笑了一声,故意乱叫。

    “本少爷,听说你已经来了咱们万花楼几天了,这麽长时间不回去,是家里有母老虎吗或者回到家会遇到让你不高兴的事情,才这麽久都不回家。”

    慕成均听到这话,不由得皱起了这张俊俏的脸。“你的闲事管得很宽,我想留在这里就留,不想留在这里就不留,关你什麽事儿你还打听起我的家事了,你知不知道打听太多事情,到最後都不会有好下场。”

    “别生气别生气,既然你不想让人打听,那我就不打听了。咱们来喝酒,来来来”

    慕成均看到她送到面前来的酒杯,一把将酒杯抢过来,一饮而尽。

    “你叫什麽名字”

    “雪翘。”

    慕成均放下杯子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猛然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人,他才意识到应该听错了。

    “别站着了,坐下来跟我一起喝酒。”

    孟青坐下来,她倒了另外一杯酒,正准备喝下去,就被慕成均拉住了。酒杯里的酒全都撒在了胸口上,白色的衣服全都被弄湿了,姣好的身体在湿漉漉的衣服下头,也若隐若现的。

    “本少爷我的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天知道孟青坐在他腿上的那一刻,心跳有多快,有多激动。

    不知道慕成均有没有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慕成均没有听她说的话,只是把她紧紧地楼主。然後把头贴在了她的胸口,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你说我是有这麽讨厌吗为什麽和我待了这麽长时间,还想着离开”

    孟青的眉心动了一下,  难道他现在说的人是自己吗

    “本少爷,你何必这麽贬低你自己。你看看你,一看就是名门出生,谁跟了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怎麽会想方设法的离开你呢”

    慕成均呵呵的笑了起来,不会想方设法的离开自己

    要是真的不会想办法离开自己,也不会杀了人,还那麽羞辱府里头的侍卫,把他们扒光了仍在树林子里头。

    越想孟青,他越心烦。

    他再次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孟青看到他一次一次的倒酒,然後什麽都不说的灌进去,心里又着急又心疼。

    在这一刻,她才知道已经对这个男人有了感情。

    有了感情之後,很多事情是控制不了的。

    孟青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呵斥的吼道:“慕成均,你够了。你这样有什麽用,我已经不可能回你的王府了。”

    慕成均还有那麽一丝清醒,听到她的声音,慕成均赫然抬起头来瞪着抱着怀中的女人。

    “你说什麽你刚才的声音”

    “我”

    “是你,对不对”慕成均惊喜交加,将就被放下来,搂着她的腰用力的摇晃,好像要得到一个交代才会停止。“我知道是你,你是孟青,对不对”

    孟青深吸一口气,都暴露了,还有什麽好隐瞒的。她把脸上的那层易容的皮给撕掉了,坦然的说道:“是,我是孟青。你府上那两个侍卫在林子里强暴了我,救我的人看到那种情况,就把他们两给杀了。”

    “他们强暴你”

    好大的胆子,自己的女人都感动,看来他们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死了也是死有余辜,怪不得任何人。

    下一刻,慕成均想到了什麽,他激动的站了起来,抓着孟青的手臂问道:“既然你活着,为什麽不会来找我既然你活着,为什麽要来这种地方,你知道这种地方是男人来的地方吗你没有男人陪在你身边,你来这里做什麽”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我又不是没来过。我就是来过才来的啊,我现在都是残花败柳了,来这种地方讨生活有什麽不对”

    孟青挣扎着想要挣脱慕成均的手,可是怎麽都挣脱不来。

    刚才慕成均只是单手抓住孟青的手臂,现在变成了两只手。

    “你刚才的意思是你要取悦来这里的男恩客”

    “是,除了你的侍卫,我也已经取悦过别人了。所以现在我是残花败柳,而且马上就要变成半点朱唇万人尝,你该放下我,不必对我再有任何眷恋了。”

    慕成均从来没有这麽在乎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所以慕成均不允许她做妓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