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爱上肏弄小妖精的花穴(高H)(原名:淫乱行动(H))

章节目录 被师兄顶到了高潮(高H)

    师兄勾起了嘴角笑起来,一把将她的双腿分开抱起来,随後用的鸡巴捅进了她的肉穴,就好像刚才那样。

    她嫌弃刚才不够激烈,那现在就激烈激烈给她看。

    “抱紧了,我这就要来了。”

    师兄提醒的说了这句话,就用力的用鸡巴在她的肉穴里抽插,一下又一下凶猛的撞击她的花心。

    孟青的确感觉到很刺激,比刚才刺激多了,现在这麽粗鲁,这麽野性,。让孟青的肉穴越来越销魂,也越来越承受不住了。

    可是她的双手正抱着师兄的脖子,要是松开了双臂,随时都会掉在水里,可能会让师兄不高兴,进而会被师兄更凶猛的撞击。

    她只能用透支的气息来代表心里的抗拒,“师兄,我不行了,别再来了。我的骚穴受不了了,你快要把我的肚子顶破了。”

    “我怎麽会顶破你的肚子呢而且你真的不行了吗我看你还想要,我现在还是能感觉到你的骚穴一直在分泌淫水。有这麽多淫水流出来,还说你不想要了。”

    师兄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带着羞辱性的提醒孟青。

    孟青的脑子一团乱,根本听不到肉穴里淫水和肉棒搅弄在一起的声音,她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师兄羞辱性的话。

    可是这些话让孟青的身体不听使唤,更加热切的想要师兄的鸡巴,想要这种销魂蚀骨的快感淹没她的身体。

    “是,人家是流了很多淫水只要师兄在人家的身体里,人家就会流很多很多的淫水,师兄,我求你更快更粗鲁我要就好了越来越激烈了我要高潮了”

    还差一点就要得到满足了,她扬起头,僵直了身子享受此刻无与伦比的快感。这种满足的快感都传到了脚指头,连脚趾头都僵直了起来。

    师兄几乎是花尽了全身的力气在的肏她的肉穴,她肉穴里的嫩肉将师兄的鸡巴缠得越来越紧,摩擦的鸡巴越来越难受。

    终於,在师兄的肉穴十几次的摩擦顶入之後,龟头狠狠撞到了花心上,蓄积在鸡巴里的精液全都射了出来,直射入她的子宫。

    两个人在最後的一发中,都进入了高潮。特别是孟青,现在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紧紧搂着师兄,将头靠在师兄的胸膛上,用胸口浑圆的奶子摩擦着师兄那一对小红豆。

    师兄粗嘎的喘着气,经过了那才那麽美好的感觉,他竟然有点舍不得让孟青去妓院了。

    “要是”

    他用粗嘎的声音喘息着,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住口了。

    孟青休息了一会儿,她松开了双臂,跳下来,问道:“要是什麽师兄,我的衣服呢你把我扔在这里,没有帮我那衣服过来吗”

    “这里没人进来,你可以就这样到房间去换衣服。”

    就这麽走出去

    孟青猛然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这样也太疯狂了,要是突然有人呢,那自己不是就

    “师兄,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我这样子,怎麽出去啊”

    “怕什麽”

    师兄恢复到平时的样子,他一把揽住了孟青的腰,露出了戏虐的样子。

    “要是谁看到你,我们就杀了他。我们可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难道这种小事情都做不来吗”

    恢复了气息,孟青忍不住喘息起来。要是自己还能杀人,也就不会被慕成均一直关在王府了。

    “我暂时没办法动用武功,我被慕成均强行喂药,这一点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慕成均一直再给你吃药,不过现在你身上的药性应该已经没有了。你现在想要杀人易如反掌,根本不用担心。”

    听到师兄说的话,孟青连忙推开了师兄,施展了一下。

    果然可以运用内力了,说明慕成均在自己的身上下的药真的失去了效力。

    “师兄,我们先去换衣服。换好了衣服,我们慢慢说。”

    师兄看着孟青起身走出了池子,连忙跟了上去。师兄一把将她抱起来,说道:“你这麽着急走做什麽难道你知道给你换衣服的房间在哪里吗”

    “这里很大吗”孟青纳闷的看着师兄,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麽地方。“师兄,这里到底是哪里”

    “皇帝在京城郊外的行宫,一般没人进来,他们只是定期来打扫。打扫的时间已经过了,所以这里没什麽人。”

    行宫

    就是慕成均的爹吗

    慕成均会改变虽然有自己的功劳,但是也不排除因为他的父亲。因为他想让他父亲看到他努力的样子,他不是纨絝子弟,不是个废物。

    师兄发现她的眼神和脸色都不太对,眯起了双眼,他一边走一边问:“你在想什麽难道还在想那个废物南王,别告诉我,你爱上了南王。”

    听到了师兄说的话,孟青连忙回过神来呵呵的笑了起来。

    “师兄,你这是说的什麽话,我怎麽会对一个废物有感觉呢我要不是被他夺去了一身的内力,我早就伤了他出来了。而且我为了出来,还特意让他出去做一些有利於百姓的事情。”

    “不用解释的这麽清楚,越是解释,越说明你心虚,你真的对他动了情。”

    孟青好像被师兄戳中了心事,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

    师兄虽然平时在谷里没有和孟青很热切的相处,但是看着孟青长大,对孟青也有所了解。孟青这个样子,就说明孟青真的心里很心虚。

    她已经把慕成均装进她的心里,看来要让她放下慕成均,还要费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