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远古兽世(高H,3P)-POPOV文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爆体而亡与妒火狂烧(全章2200+,剧情+肉)

    谢谢

    9&

    <h2>第一百八十章 爆体而亡与妒火狂烧全章2200,剧情肉看Θ 好看的带vip的p〃opo文&来 ∶网<h2>

    “阿蛇你等等,我必须进去一会。”元琅听见元馨高喊着说不愿意治,屋内更传来噼里啪啦杂物破碎声,心头火起,从巨蟒怀中挣出,那人之前哀哀求自己带她来救命,现在这幅模样又是做给谁看想死直接挖个坑埋不就行了。

    掀门帘进屋,一股难闻气味迎面扑来,四处落满瓦罐碎片与黄绿草液,更夹杂一些怪异闪光的水痕,像是有什幺生物爬过,刚越过门栏就感觉自己踩中什幺东西,脚下传来咔嚓声,像碾碎了脆皮坚果,元琅抬脚低头,发现是一团黏湿的黑色块状小物,大如卵石,四周似有触角伸出,不断摩擦鞋边,块物正中央挨挨挤挤长有什幺,顺斜射入房内的阳光,她看清楚了,竟是一张怪异到极致的人脸

    “唔”这恐怕就是从元馨肚子里掏来的东西,她愣怔片刻,硬是咽下喉间惊呼,抬头见这个所谓的妹妹正浑身赤裸,拖着瘪了一半的肚子,猴子一般在屋内蹦跳,边跑边扫下身旁物品,阻拦巫医靠近,满带疯狂之色,不断喃喃自语着妖婆要害死她,得赶快逃命。

    “元馨你现在是想怎样不治了的话我们就走,立刻离开。”见巫医从身后拿出一束红黑色毒草,知道对方气到极点,她尽力忽视脚下黏糊感,踢开地面层层碎片,对疯癫女子问道。

    “姐、姐救我啊,我肚子里的东西、还有老太婆都要害我,我该怎幺办。”似看到救命稻草,元馨失去焦距的眼凝在元琅脸上,丢下手中草药包,跨步上前想要揽她的腰。

    见这女疯子已失去理智,腿间流满黑色粘液,两脚被枝桠碎片被戳得鲜血淋漓,元琅拉起横于腰上的手臂,将元馨抱回床上,按住她的上身,用简短兽语对巫医道歉。

    老妪瞪住元馨,走上前狠狠给了她几耳光,药性已过,这不人不鬼的家伙,自己就算是想治,也是治不了了,生命进入倒数计时。

    “离开她,已经没救了。”巫医后退几步,朝她边摇头后冷声道。

    “你说什幺”耳旁尖叫一声比一声高,元琅未听清巫医的话,只觉身下女人剧烈抽搐,她惊诧望着元馨的腹部如吹气球一样迅速隆起,肚皮从常色变为透明,似灌满水的气球,肚内脏器乃至下腹都有无数块状物都变得清晰无比,很快就撑至最高点。

    “嘭”一声巨响后,整个世界归于平静

    “你生气了吗”许清清用已变得破破烂烂的衣裳遮挡身体,环住巨狼覆满涔涔汗水的粗壮手臂,低声开口,却发现对方黑脸摇头,继续一手抱着她,一手拖拽死去的猎物,脚步加快,脖颈处的青筋高高隆起,一下下跳得正欢。

    这明明就是在生气,还是生闷气,真是个别扭的男人她咬唇暗想,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只能安静倚在对方怀里,可是自己也没做错什幺,不仅拒绝了花豹的要求,还立马从他怀里挣脱,双方未越雷池半步,这大醋坛子咋这幺爱瞎想呢。

    “我们不闹别扭了,和好行不行。”她掰正小公狼被阳光晒得发红的颊,小声试探道,胸乳因动作太大被用力挤压,乳沟跃然而出,半边圆球上的红点若隐若现。

    少女长睫低垂,眸光微敛,白肤胜雪,土狼被她的这副模样撩得心痒,刚准备接话,转念一想却又进了死胡同,那头豹恐怕也为这小东西神魂颠倒,比赛一完就巴巴地跑过来寻她,还把那几颗果子炫耀一般挂脖子上,一想到这就令人生气。

    但若非他及时出现,小东西早就出事了,说起来自己责任最大,未能保护好伴侣,他陷入沉默,丢下手中猎物,推门走入房内,将许清清放到地上,无声盯着她看。

    “阿狼,你要喝水吗”气氛依旧凝滞得吓人,许清清勉强笑笑,转身到水缸前,将巨大石盖推开一角,拿起一旁的木碗,刚舀了半碗水准备喝,头顶多了一道沉重喘息,腰肢却突然被坚硬手臂从后揽紧,两条腿儿当场离地腾空:“啊呀”

    装了大半碗水的容器砸在地面,咕噜噜滚得老远,

    她吓了一跳,正打算张口唤狼少年,身体却被对方调转过来,臀瓣抵上水缸边缘,   灼热的雄性气息封住小嘴,咬开红唇,兽舌长驱直入,在口腔内不住翻腾。

    “唔唔放开”这种亲吻与平时的温柔截然不同,反倒有几丝急切与狂暴,真是一头野兽,这个认知令许清清脑海空白,她挣扎一阵,用力拍打少年的肩膀示抗议,下巴却被他握得更紧,索取更凶,涎水沿嘴角滴落,节奏愈发迷乱。

    浓浓的妒意让巨狼彻底失去理智,大手一挥,解开自己下身皮裙,露出男性阳具,接着扒下少女衣物,抚上脊背,准确找到搭扣,解开胸衣丢弃一旁,愣是抓住一边的小奶子,毫不留情揉弄起来,滚烫阳物挺起,不断顶弄她的腿心,他要插这小东西的软穴儿,一遍又一遍地占有她。

    “呜呜,别脱”臀儿撞到缸壁上,乳房也被放肆蹂躏,少女急得泪光闪闪,用手遮挡胸部,却被大手推开,这大白天就要做吗她想躲,却因对方比自己壮实太多,难以挣脱半分,又担心掉入水里,只能挂在狼少年身上,由他摆弄。

    土狼对着许清清的嘴儿狠吸一阵,觉得隔一层布料顶弄很不过瘾,索性把她软成泥的身子折起,解开下体小裤,让女性下体那朵娇花暴露无遗,清楚她身上的敏感点,他对准她的一颗奶头,不停捻弄,很快她就被弄得失了魂,敏感的乳尖高高挺起。

    “嗯啊唔”这几日都有和这头狼做爱,她的身体被他熏染得逐渐熟识情欲,如新熟的果儿,散发诱人甜香,阴部那根硬物的缕缕撞击也让女体酥软大半,自己真是太不争气了。

    两只奶儿都被玩到肿胀如枣,狼少年见许清清一脸委屈地望住自己,双颊绯红,乳房颤颤,如一头被扒光毛的小鹌鹑,他唇角微勾,松开鲜红奶头,把她的臀瓣放上缸沿,分开一双腿儿,摸上幼嫩肉穴,弹弄几下阴核后探入蚌肉,戳弄起来。

    “啊啊啊别戳别进来”少女身子生得小巧,如一株柔弱无骨攀附于大树上的菟丝花,艳红花穴被翻搅两下,很快就变得湿漉,土狼好整以暇眯起眸,一把掰开两边阴唇,指尖向上弯曲,瞄准敏感处猛攻,让她娇颤不止,滑溜淫液一绺绺流出。

    ps.尝试一下双镜头

    谢谢

    9&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