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明目张胆

章节目录 故事的开始

    </tr>

    </table>

    开始只是想赢。

    赢得了宋肖象,就等于赢了全世界。

    因为—那些她讨厌的人喜欢他;那些她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何必佳算是天羽头一个讨厌的人—一个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讨厌鬼!

    捉迷藏骗小朋友们都走掉,骑自行车把她丢在很后面,捡了她的手镯偷偷藏起来……

    你不知道吗?小孩子如果被欺负了,是会永远记得的。

    2016年的夏天,高考还分文理。

    白天羽和陆川双双g了文科,一起被分到了文三班;宋肖象在理科重点班7班—又叫奇迹班。

    难怪大家都喜欢他,他又好看又聪明。

    学校是老校区,去年又加扩了一半的面积,这样一来,之前的旧c场就废弃不用了。

    天羽的教室在三楼,她和妙妙靠窗坐,扭头看就是旧c场。

    早读的时候,宋肖象经常会在那跑步,文科班因为要背的东西多,早读b理科班还要早半小时。

    那会太yan刚刚升起,夏天的时候就连朝yan也是很刺眼的,那个跑步的身影就像是一个跳跃的火点。天羽才看了一会,再看别的东西,好像都带上了一个光圈。

    他似乎很喜欢跑步,而且很厉害。运动会的时候,长跑、短跑都拿第一。

    奔跑的男生总是受nv生欢迎的。中午吃饭的时候,陆川掏出一封情书,一面四下望了望。把它推向宋肖象。

    “你拿回去还给人家。”宋肖象不要,重新推回去。

    哎!这个人!

    “人家可躲在角落偷看呢,你好歹给点面子啊。”

    宋肖象还是没动。拿了g嘛?拿回去了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他又不傻。

    2016年的高中生,还流行送情书,以及代写情书。

    这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两张纸被巧妙地折叠成了一颗连tai心,最上面的那颗小心是一串电话号码。

    天羽拿过来看:“现在的nv孩子可真豪放啊。”

    本来在专注吃饭的宋肖象忽然抬头看向她,她的脸不由得刷一下红了起来,赶忙低下了头。

    陆川忽然笑了两下,嘿嘿的,极贱:“谁还能b你白天羽更豪放,你简直狂放。”

    天羽突然紧张了起来:“g嘛?”

    “你紧张什么?我没告诉别人。”

    “我g什么了?”

    “再装?”陆川用手指点了点她脑袋瓜:“你给老严写情书了吧?”说完立马从天羽的餐盒里戳走一个j腿:“封口费!”

    天羽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是这事,天羽笑了,陆川说的那个情书是妙妙托她写给老严的。早上的时候她趁办公室没人,悄悄放到了老严桌上,把它压在了水杯底下。

    “你看见了?”她的口气随意的很,一点也没有被捉贼的羞愧。

    “再加个j腿,就告诉你。”

    “滚蛋。”

    陆川啃着天羽的j腿问宋肖象:“真的不看看吗?这个很漂亮的,x很大。”

    宋肖象的面se很不好,沉沉的:“不看,x大无脑。”

    白天羽:“……”

    陆川这没眼力见的玩意儿,又问:“唉,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我谁也不喜欢。”

    ……

    莫名其妙。

    ……

    虽然两个人做了ai,事后却跟结了仇一样。

    陆川还是和天羽打打闹闹的,宋肖象却再不理她了,两个人连沉默都带着距离。

    天羽有些气闷,g脆也不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这周她都带饭在教室吃。到最后就连脑子不好使的陆川都意识到了—白天羽和宋肖象闹别扭了。

    不过他也见怪不怪了,一个敏感,一个冷酷。从小就ai闹矛盾,反正过几天又会好了。

    但这次让他失望了,这两个一连闹了一个月还没和好。

    时间已经到了夏末,花早已开到奢靡,离高考还剩八个月。

    天羽校对完毕最后的一道数学模拟题后,把试卷都叠放在一起,高高的好大一摞,都是这个月一题一题啃下来的。她用双手捧了起来,颠了颠,感受这一大摞试卷在手里的质感和重量。

    宋肖象说的没错,白天羽可能真的是x大无脑吧?

    那么努力成绩还是不好。七门学科里面只有英语和语文是好的。偏科太严重,她应该只能去读大专院校。

    宋肖象是肯定会考上品牌大学的。他和她以后就更加不一样了。

    白妈妈对天羽的成绩丝毫不关注,却很关注孩子早恋这个问题。

    天羽最近替妙妙写情书都心惊胆战的,怕被白妈妈看到说不清楚。

    那天周五,下课后天羽去妙妙家一起做作业。

    “情书我在学校给你写吧,在家怕我妈看到。”

    “算了吧。”妙妙摆摆手:“不用写了。”

    “怎么了?”

    妙妙小声说:“老严明显就是当我闹着玩呢,等以后,以后工作了,至少也是上了大学,你再帮我写。”

    “好。”

    天羽在妙妙家吃了晚饭又玩了一会才想起要回家。玩过火忘记时间了,都要九点了,妈妈估计要睡了,老一辈的人是不熬夜的。

    老镇一向太平,大晚上只有几只流浪猫会发出奇怪的声音。自行车沿着路灯向前,昏h的光线把车轮子的影子放大到地球那么大。

    再前面就是宋肖象家,天羽放慢了速度,经过路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何必佳。她又来找宋肖象?

    讨厌的路灯把这两个人的身影拉长了,交缠在起来,真碍眼。

    他们在说什么?她还看到宋肖象笑了笑。他都好久没对她笑了。

    天羽停在路口看他们,直到她们也看到了她。

    “……”

    她看着那个讨厌的背影慢慢跑远,心里闷闷的。“你和何必佳什么时候搭上的?”

    “什么?”宋肖象明显顿了一顿,看了她好一会,慢慢开口:“不是谁都和你一样的。”

    呵~

    什么意思?骂她不要脸?

    “怎么个不一样法?哪里不一样?”她忽然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x上,“这儿?”

    “她有我大吗?”

    “还是这儿?”她抓着他的手伸入自己裙底。

    “白天羽!”宋肖象用力甩开她的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因为嫉妒你。

    她知道他生气了。他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不说话,只静静地盯着她看。

    他大概在心里骂她母狗吧?随便吧。

    天羽转身回了家。

    才站了那么一会就被蚊子咬成这样,天羽往身上洒花露水,她明明记得自己站在了几株夜来香的旁边,不是说蚊子怕夜来香吗?

    都是骗小孩子的。

    白妈妈本来已经睡了,听到声响,又起来给她热饭。

    “必佳又来找肖象了,她看见我都没打招呼。”

    “和她那个妈一式一样的。不是好东西,势力的很。”

    天羽默默地看着碗里的米饭,忽然很想问她:那谁是个好东西?你多和我说说。好让我不那么惹人讨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