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她爱穿女仆装

章节目录 g塞

    </tr>

    </table>

    禾姜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才发现,这里面不仅有一套nv仆装,还有一只猫耳朵的发箍和尾巴gan塞。

    虽然禾姜小玩具自己也玩过不少,但是开发h0ut1n,她只是在视频里见过。

    不过,对于禾姜来说,这也应该是早晚的事,在她的眼里,yuwang无穷大,只有不断地开发、满足,其他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要把gan塞塞进去首先要灌肠。

    禾姜把所有的衣物都褪去,拧开花洒的头,只留下管子,她调好温度正准备塞进去,就听到门外传来路现的声音:“要帮忙吗?”

    “不用,你在外面等我。”

    她还没到能在男人面前随意排泄的程度。

    她整理好心情再次将水管靠近h0ut1n。

    不用把水管cha进去,水流就自如地冲进肠道中。

    一开始禾姜并没有什么感觉,温水缓缓流进去,倒也无妨。

    没过多久她就觉得一阵便意袭来,小肚子微胀,腿有些发软,便赶紧停了下来,r0u着肚子,坐到马桶上排泄。

    逐渐禾姜掌握了基本的规律。

    灌了四五次,排泄出来的只剩清水才算g净了。

    禾姜又洗了一遍澡,她可不希望自己露出丑态,尤其是在高岭之花的面前。

    灌肠不难,但是当禾姜真正拿起尾巴,想要往里塞时,却有些紧张了。

    她在浴室里拿着gan塞跟自己的大拇指b划。

    这个路现还算是有点良心,没有ga0一个杏大的gan塞,这个gan塞不长而细,塞进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但是,自己塞进去,一是不好掌握,二是少了点情趣。

    于是禾姜只把发箍和nv仆装穿戴好,手里拿着尾巴,打开门,走到路现身边,冲着坐在桌子旁的路现摇了摇。

    “路同学,你能帮我塞进去吗?我自己……好怕啊。”

    看着眼前被仅有的布料所覆盖着的大长腿,又联想到腿中间夹着的蜜谷,还有不盈一握的细腰和挤在一起等待恶魔将它们释放的丰r,路现脸上浮现出“哦,这就开始了”的笑意。

    手里接过尾巴,拍了拍桌子:“趴上去。”

    他担心这玻璃桌子冰到她,便从床上就过来一张毯子铺到上面。

    禾姜倒是觉得这个男生心挺细。

    她趴到桌子上面,t0ngbu高高翘起,将整个pgu都暴露无遗。

    她交叉着双腿,其实是为了让路现动情。

    谁能拒绝这么盛情的邀请呢。

    可路现并没有急于触碰她的细缝,他只是借着gan塞拨弄了几下ychun。

    禾姜的身t敏感,就这几下的拨弄,miye便流出来了。

    “这么敏感,我还没做什么呢,水流就出来了。”

    “怎么?你不喜欢?”

    “……喜欢。”

    “哼,我看你是更喜欢兽尾吧。”

    “……都喜欢。”

    路现就着miye将gan塞的金属头打sh。

    他看着禾姜h0ut1n圆润规整的小口便知,这里并无人探索过。

    第一次难免会有些痛。

    路现拿出润滑ye注s器,ch0u取了些润滑ye:“我先挤点润滑ye进去,不然会痛。”

    “唔,好。”

    路现慢慢地将润滑ye注s器推进去。

    注s器的头刚被推进去,xia0x就绞了起来,好像会呼x1的样子。

    路现静了静心,将润滑ye注shej1n去。

    这有点像灌肠,但是又和灌肠不同。

    润滑ye到底对肠道的刺激x更强,只一管进去,禾姜就有了排泄之意,她紧紧收住h0ut1n。

    幸亏刚刚都洗g净了。

    路现感觉到禾姜有些紧张,便伸出手掌开始r0un1e她的翘t。

    “在学校里,以后不准那样。”路现突然说。

    “不准哪样?不准蹭你的腿,还是不准帮你r0u,还是不准和你的‘牛n’?”

    “都不准。”

    “那你以后别让我逮到啊。”

    “以后你想要……可以找我……”

    禾姜听到这话一愣,回过头便看到脸颊有些绯红的路现:“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想和我建立pa0友关系?”

    “……”

    “怎么不说话?”禾姜追问。

    路现岔开话题:“我要塞进去了,准备好。”

    “好。”

    路现觉得润滑度已经很充足,他将gan塞缓缓推入禾姜的h0ut1n。

    禾姜觉得有点凉,动了动pgu。

    路现见她并无大碍,便悉数将gan塞全部送入。

    刚刚被推进去的润滑ye被挤出来,顺着ychun流下来,路现觉得自己的k子可能要爆炸了。

    禾姜缓了缓,站起来左右摆动t0ngbu:“好像……还可以。”

    路现看着眼前的禾姜。

    娇娇nengneng的一张脸,配上猫耳朵,情趣内衣包裹着曼妙身姿,身后的尾巴随着她的pgu来回地摇摆着,他的心好像也跟着摇摆起来。

    路现抱起禾姜,将她扔到床上。

    禾姜觉得一切都水到渠成,张开双腿,露出y部,双手掰开ychun,仿佛日料店的门侍在说欢迎光临。

    路现脱掉衣服,roubang从他胯间弹跳出来,直挺挺地立着,禾姜看着b她平常玩的假yanju还要粗大,心里有些打鼓。

    路现好像一眼看穿了她的畏缩,他爬到床上拉过禾姜的手握住他的yjing,安慰道:“别怕,我不会让你痛的。”

    禾姜点点头。

    他又问:“我可以吻你吗?”

    禾姜没用嘴回答,起身便贴上路现的唇。

    她很早之前就想咬他的唇珠了。

    路现得到应允后,便4无忌惮地咬着她的唇,伸出舌头扫荡着她的领地,两个人的气息缠绕在一起,呼x1变得紧促。

    禾姜觉得路现的吻跟他的气质严重不符。

    谁能想到高岭之花的吻技竟然那么好。

    不过他都知道gan塞、猫耳朵这些东西,就证明他一定不像表面这么纯良。

    路现发觉禾姜走神,于是狠狠地咬了一口:“这时候还走神?”

    “我是在想你的roubangcha进我的xia0x的时候,我一定要紧紧地夹住,不然,你会溜走。”

    禾姜最会说这些有的没的。

    路现冷哼一声,谎话连篇。

    他不想深究,又埋下头亲她的脖子,t1an她的动脉。

    “嗯……”禾姜舒服地叫出声。

    原来被人亲到sheny1n是这种感觉,susu麻麻地,想躲又想迎。

    路现腾出手来拉扯着禾姜的rt0u,又小又滑,抓得紧一点会痛,松一点又会脱手。

    索x全部填入口中。

    舌头的颗粒摩擦着rt0u,路现又用力地x1,禾姜觉得自己的n水都有可能被他x1出来。

    “嗯啊……不要了不要了……”

    “要。”

    “啊啊啊……”

    禾姜的xia0x一缩,yshui便流了出来,她觉得痒痒的,本想用借他的roubang蹭蹭,却被他躲开。

    “好痒……啊……”

    “想要我吗?”

    “嗯哼……快进来……”

    “求我。”

    “求你了……啊哈……”

    路现不急,他m0着尾巴都被沾sh了一大半,才慢悠悠地拿着yjing,往她的ychun上蹭上亮晶晶的miye。

    一举到底。

    “啊啊啊……好深啊……”禾姜被突然闯进来的异物ga0得很不舒服,殊不知自己的xia0x口被撑得圆挺挺的。

    她自己动了动,逐渐适应。

    路现觉得禾姜简直就是天生尤物,自己动两下就有水出来。

    压井人才会有这种欣喜之感吧。

    他又由着她动了几下,但她太慢了。

    于是路现掐着她的腰,狠狠地ch0u送起来。

    禾姜被晃的有些晕,身下被狠狠地贯穿着,ychun与roubang摩擦,敏感的神经汇聚起来,打算冲破天。

    “啊啊啊……好快……好深啊……”

    “不行了,不行了,要泄了……啊……”

    “嗯……啊……啊嗯……”

    禾姜被cha得神魂颠倒,可路现依然没有停下。

    ch0u送几十次后,禾姜泄了身子。

    路现又把她翻过身子,后入进去,开始新一轮的ch0u送。

    “嗯……路、路现……”

    “嗯?”路现吻着她的后背。

    “我们……我们以后也这样吧……”

    “哪样?”

    “……做、za”

    “你喜欢?”

    “嗯,我喜欢……”

    路现听了心中非常高兴,身下的动作又加快了。

    禾姜受不住这么快的攻势,路现也觉得自己要得太狠,便s了出来。

    禾姜早已累的趴在床上,只觉得四肢像散架一般,腿根被撑得合都合不上,r白se的jingye从花x里淌出来,被路现拿卫生纸拭去。

    身上的nv仆装也被撕得不成样子,禾姜虽然已经有了这个款式,但还是有些心疼,但她已无力多想。

    路现看着已经被sh透的尾巴,这是他们二人缠绵悱恻的见证。

    他拉着她的手,扯出gan塞,抱着她洗去一身的疲惫。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