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追逐者(拐卖 现代 H 人贩子与受害者虐恋 )

章节目录 第六章看完潢片就回家你()

    </tr>

    </table>

    张同舟是和张贵一起去乡里赶集的,两个年轻男子脚力惊人,但山路太过崎岖,等他们走到时,也是两个小时后了。

    两人各自卖掉了自己从家带来的土货,大多不过是豆子红薯一类的食物,又采买了自家需要的各种生活用品,忙忙碌碌一上午,等彻底收拾完,已经接近中午时分。

    凑合着在路边摊吃了一碗面,张同舟就催着张贵要往家走。却被张贵一把拦了下来“诶,不是说好的吗?你是我们这群伙子里最晚开荤的,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说着就把张同舟往一个背街的巷子里拉。张同舟知道那是什么,既不反抗,也不愿意,就这么跟着张贵走了几步。抬头一看,果然是一个录像厅。

    他虽然没开过荤,但身边一起玩大的朋友们都陆续讨了媳妇,平时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开放,有时候说起那档子事,总绕不开集市里那几家录像带店,大概意思不言而喻。

    张同舟家里条件紧张,自打懂事以来就天天想着怎么帮家里还债,沉重的压力压迫着他,所以对这事要求也就不大,18.9岁的年纪,就算有了需要,也都靠自己手来释放。这样看来,录像带店去不去都无所谓了。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买了媳妇回家,这媳妇还长得娇yanyu滴g人心魂,简直光看一眼就头脑烧的滚烫,他肯定想要弄的舒服,于两人而言都是好事情。

    被张贵拉着买了两张票,他稀里糊涂的进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房间。

    片子还没有开始播,前面已经等了4.5个人,看样子都是从各个村来乡里赶集的男人,老少都有,坐在里面倒是规规矩矩,像是一起期待着什么好事一样。

    随着银幕的亮起,片子正式开始播放,50分钟的带子,整整有40分钟都在ga0那档子事…nv人肥大的rufang4无忌惮的在银幕上摇晃,双腿打开丝毫不避讳自己被ch0uchaa的位置是面对的摄像头。

    张同舟这几年逐渐长成,身t有了一定需求,但也没有被这样强烈的刺激过,银幕上的jia0chuan声一声高过一声,他整个脑袋都快要炸开。坐在前列的几个男人偶有离开的,只是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张同舟眼睛定定的看着银幕,那些堪称奇怪的姿势让他血ye直冲大脑,langjiao声像催命咒一样,一声声凿入他的耳蜗,势必要把他胯下的猛兽唤醒,他甚至能透过音响的y叫听见自己血ye在身t里狂冲的声音,想到这些动作要用在他和陈诺的身上,张同舟没忍住,先张贵一步离开了录像厅……

    陈诺一夜半睡半醒到大天亮,昨天那一闹,身边唯一的工具被收走,她浑浑的不愿意接受事实,期间又不知哭了几次,睡过去几次,等真正彻底清醒时已经是半下午的事。她听见门外有人来人往的声音,她下了床,贴在门上认真听。但外面说的全是方言,她听不太懂,加之声音压的又低,让她更听不真切。她感到一丝诡异的恐惧。

    工具被收走后,她彻底没了可以护身的东西,陈诺犹如一只没头的苍蝇,在房间里四处乱转。时间一晃就感觉到夕yan的光通过门缝斜shej1n了屋子。

    不会儿陈诺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她快速滚回床边,双手抱住膝盖,这是她能找到的最防御的姿势。

    进来的依然是昨天那个抢榔头的男人,只见他手里端着碗筷,想必是给她吃的。男人把碗筷放到柜子上,反身把门从里面锁了起来,钥匙cha进锁孔里拧了好几圈。

    “你先吃饭。”

    张同舟用带着西南口音的普通话对陈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交流,虽然口音很重,但她能够听懂。

    陈诺摩挲着双手显得局促不安,她想要抓住男人再一次做着毫无用处的思想工作,但是她内心知道现实根本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改变。

    “中午你有没有吃饭?”张同舟看她眉头紧锁的模样,问起她中午的情况。

    陈诺只摇摇头。中午她还昏沉着,没有彻底睡醒,但绝对没人进来给她送饭,她知道的。

    张同舟眼se暗了暗,他一向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估计是没有给她吃饭了。他有些心疼,把碗推到陈诺面前,催着她快吃。自己则是站在一边没有动作。

    陈诺看看他,又看看碗,心里急的想哭,可男人摆明了一副不打算交流的态度。

    她端起碗,用筷子戳了戳里面的东西,是和昨天差不多的r0u汤,装了满满一大碗,不同的是,今天还加了好些山药。

    全都不是她ai吃的东西。

    她憋憋嘴,把碗里食物送到自己嘴里,心里又觉得一阵委屈,眼泪顿时大颗大颗滚了出来,滚到碗里,她也没有停下,继续吃着。

    说不饿是假的,但难吃也是真的,陈诺用最快的速度把r0u汤吃了一个jing光,把碗放回柜子上。眼睛来回看着面前的男人,灯光太暗,她看不清楚脸。

    “你能放我回家吗?我想家了,我回家就把欠你的钱还给你好不好?”

    她声音放的低低的,和之前的怒骂与商量口气都不同,这次带着那么一丝卑微,混合着恳求的意味。

    见男人久久没有回答,她再抬眼看过去,顿时头皮都被扯紧了。

    男人一直站在灯下没有靠近她,但此时上身的衣服已经被他脱尽,露出jing瘦的x膛。

    陈诺吓坏了,她连连后退,一pgu跌坐在床板上,她不傻,当然知道男人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你不要这样,我不想这样!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我真的很想回家,你能行行好吗?”

    那人好似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一样,三两下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衣物,只留腰间一条短k,朝她走了过去。

    陈诺吓的尖叫,手脚并用的踢打,想把男人从床上赶走。但自己的力量怎么可能对抗得了一个正值青壮年的男x。两只手被男人的大掌束缚的动弹不了,没几下功夫就感觉自己衣服被推到了x口上,x前有一gu凉意袭来。

    她哭闹不休,用尽全力甩开男人似手铐一般的手,把推上锁骨的衣服又si命往下拉,嘴里喊着乱七八糟求饶的话,因为太过慌乱,说起来断断续续不成语句。

    张同舟本来也是个没有经验的,被陈诺这样又哭又闹弄的手下没了办法。大热的天,两人像在摔跤b赛一样,早就大汗淋漓。

    果然应了张贵那句话,第一次弄不抻展,会闹笑话。

    张同舟心里一横,直接把陈诺两只手扣在一起,牢牢压在了床头。另一只手大力的把衣服彻底推到了锁骨处,像惩罚似的,故意按压住她的rufang大力r0un1e。

    由于力道太大,让陈诺痛的叫了出来,整个眼眶霎时更红了。但这样的触感对于张同舟来说实在太美妙了,汗津津的雪白rufang,在他食指的拨弄下显得更加挺立。

    他的手指像弹琴一样上下弹动着陈诺的rt0u,粉neng的小珠子被玩的y挺起来。

    这样的感觉让陈诺羞耻又尴尬,她咬住嘴唇,使劲摇晃身t,想要把压在身上的男人赶走。可她面对的男人是一个刚满18岁,常年在山林庄稼地里奔走的年轻男人,怎么会因为她这种如同蠕动的动作而离开半分。反倒是她自作聪明的晃动,让本就饱满的rufang跟着来回颤抖。

    这对于张同舟来说完全就是一剂强有力的兴奋剂,他一口hanzhu晃动的rufang用力的吮x1,把rt0u放在牙齿中啃玩,力度虽然不大,但也能让陈诺感觉到痛意。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不要!”陈诺无计可施,只能哀求,妄图用自己的求饶唤醒身上的野兽。

    张同舟根本不想理会她的话,嘴唇用力吮x1住陈诺的rt0u,来回的转动,好似再用一点力,就有r汁会流出一般的享受。

    他一边吮x1,一边拉扯她的j1a0ru,一直拉扯到极限,“啵~”的一声,rt0u从他嘴里拔了出去。

    这样的刺激根本不是陈诺可以承受的,她把头侧到一边嘤嘤啼哭。张同舟则故技重施,吮上另一颗yan红的rujiang。

    陈诺眼泪根本止不住的流,身t扭动成一条滑腻的鱼,她想si啊!这样的侮辱让她真的好想当场si过去!

    两只手被张同舟牢牢固定在头顶,她反抗不了,她哀求怒骂,又好似泄愤一样用后脑勺使劲撞击床板,带着凄厉的哭叫,只听她头撞的床板“嘭嘭”作响。

    张同舟听见响声整个脸se都变了,立马停了动作,一把把陈诺抱在怀里,大手垫在陈诺后脑,心疼的眉毛连都皱到一起“你不要伤害自己!”

    他感觉自己心脏疼的发慌,努力压低声音对怀里的nv人说“以后你是我的媳妇,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了,你给我生个孩子,我一定好好对你,你别打自己了好不好。”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