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长公主的交际花法则(np)

章节目录 第15章我能不叫你母……亲吗?

    </tr>

    </table>

    对于对方的善意,沫云轻笑着说道:“别担心,忍饥挨饿的日子也结束了,再过几年,我定是忘得一g二净,到时候,怕是还会怀念以前的平静呢。”

    靖侯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只觉得他真是相当不了解自己刚娶进家门的继室,小小年纪对这世间的人情冷暖看得太多通透。

    沫云看对面两人已经吃饱放下碗筷,倒是自己还只是刚刚有个三分饱,她抿了抿唇,按照餐桌礼仪,也放下了碗筷。

    “怎么吃的这么少,可是这里的饭菜不合胃口?”董秋越见沫云也不再用餐,心直口快地直接问道。

    沫云垂眸淡笑:“并非如此,只是见两位用完了,我一个人执箸,太过失礼。”

    靖侯跟董秋越俱是一愣,毕竟都是武将,家里都没那么多讲究,尤其靖侯还是草莽出身,更不讲究这个。

    他抬手,将沫云的饭碗塞回到她的手中,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吃你的,下午还要回军中,吃得少,就没有力气了。”

    沫云拿起筷子继续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董秋越瞧着沫云的动作,只觉得格外地赏心悦目,眉眼如画般秀美。

    “公主殿下,下次,我能去侯府找你玩儿吗?”董秋越冒失地开口:“啊,我跟阿域关系也好得很,下次我们三个人去打马球怎么样?”

    董家的孩子出生起就光顾着习武学兵法,对于礼仪诗书的教习都有所疏忽。

    沫云听了董秋越的发言,眉心跳了跳,有些困扰地垂眸:“董大人……我乃侯府主母,再跟你们出去打马球,恐怕不太合适。”

    董秋越听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说……说得也是,是下官唐突了。”

    “若是想去,就去吧,你才十四,总是闷在家里,恐怕也不舒服。”靖侯突然开口,声音倒也没有什么不悦,他并没有把眼前的小姑娘当做自己的妻子。

    不过是个孩子,他深沉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柔软:“若是怕旁人误会,乔装打扮成男孩子出门就是了,府内不会有任何人敢过问你的事。”

    沫云眸光一亮:“谢谢侯爷!”

    她虽然有前世的记忆,可是在这里重新经历了长大的过程,心里还是有压抑不住的孩子气。

    之前在冷g0ng,为了药费和日常开支,她整日奔波,从来都没有一天好好地玩儿过。

    马球更是没有见过,在现代社会时,她虽然学过骑马,但也没有打过马球。

    但是在商朝,马球是士族中非常常见的一种娱乐活动,京城里有三个大型的马球场,一个是正式b赛,两个是私人经营,可以现场组队,玩儿个一两场。

    “那真是太好了,这周休沐那天,我去府上找你跟阿域。”董秋越一脸灿烂的笑容。

    这位可真像个小天使啊,沫云弯了弯眉眼,点了点头。

    下午,沫云跟着靖侯进了中军大帐,正中间的书案上,堆放着一些军务,还有新一批的账簿。

    沫云坐在一旁,看着旁边的沙盘,其实,也看不懂,不过沫云本来就把第一个目标放到了兵权上面,学习兵法,军务,也是她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她翻着一本兵书,上面的字,她也都认识,可偏偏组合在一起,她就不认识了。

    兵法上面的专业术语实在是太多了,看得非常吃力。

    沫云皱着眉头,盯着好半天,抬眼看了看专注公务的靖侯。

    看来,这方面,她还要找个老师。

    不如回去问问欧yan域好了,虽然他脾气不太好,可是自己救过他一次,让他教教自己,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合上书,沫云起身对靖侯微微欠身:“靖侯,我就先回去府了,您继续忙就行。”

    回到府中的时候,正赶上晚膳,欧yan域因为pgu上打了军仗,正端着一碗粥,站着吃饭。

    沫云迈着莲步,款款地进了正堂,在上首落座。

    抬眸冲着欧yan域微微颔首:“我今日在外面见到了董秋越,他说休沐日过来邀请我们一起去打马球,靖侯已经准了。你身t可以吗?”

    欧yan域眸光闪了闪:“那个傻大个儿?”

    董秋越属于发育b较早的孩子,因此一直都b同龄人高很多,只是过了十二岁,大家都开始长个儿后,他的身高就不那么显眼了。

    但是欧yan域还是习惯叫他傻大个儿。

    “嗯,你跟董大人挺熟啊,他叫你阿域。”沫云抿了一小口瘦r0u粥,看着欧yan域,琢磨怎么开口让他教自己。

    “嗯,是啊,还行吧,光pgu玩儿大的,同好我们差不多同龄。”欧yan域时不时瞟一眼沫云,其实他一时也m0不清自己该怎么跟这个b自己还小的后妈相处,别说后妈了,整个侯府,连个nv人都没有。

    他母亲si了后,身边就没有nv人,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跟nv人相处。

    不过经过那晚的救命之恩后,欧yan域决定暂时把这个nv人当做自己的哥们相处。

    沫云夹了几口菜,然后抬头看着欧yan域:“我能跟董大人一样,叫你阿域吗?”

    “好啊,那我能不叫你母……亲吗?”欧yan域涨红了脸,浓密的眉打成了si结。

    沫云抿了抿唇,忍住了自己刚刚想笑的冲动:“你叫我名字就行。”

    欧yan域听了挠了挠头:“那我叫你阿云吧,你不是叫我阿域嘛!”

    沫云夹着一块饼,吃了两口,露出了一个浅笑:“伤口还疼吗?”

    “不是很疼了,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我这皮糙r0u厚的,根本不怕。”欧yan域说得洋洋得意。

    沫云倒是觉得侯府也挺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欧yan域x格单纯,虽然桀骜不驯,但是恩怨分明。

    至于靖侯,一直把自己当孩子,还挺照顾自己的。

    这些都是父皇给自己安排好的,这里的事情,想必他早就查的一清二楚。

    想到父皇,沫云的心里就有些不太好受,等到七天回门的时候,自己要多陪陪父皇。

    “对了阿云,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送你。”欧yan域吃完了饭,把碗筷放到桌上,然后兴冲冲地问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