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淫者武松

章节目录 【淫者武松】 (二)

    作者:ghostchild

    字数:2315

    2020/03/17

    我当下回到住处,端的的心痒难熬。想着潘金莲那水性杨花的骚劲,当夜辗转难眠。第二天一早,迫不及待地收拾了行李铺盖,径直便往武大家里去。路上经过集市,心念一转,顺便购了些布匹绸缎、胭脂珠宝之物。到得大郎家中,二人迎出门来,眼见得各自有各自欢喜。我将布匹等物给了大郎,大郎道:“恁地如此客气!叫人听了笑话。”推让一番,将物品收入屋里。

    我又从怀中掏出胭脂水粉,送了金莲。金莲好生喜欢,双手接过,我自然不会放过吃豆腐的机会,抓着她的温润小手一阵摸捏。金莲假嗔带羞,一双桃花杏眼却满目含春。当下也将东西笑纳了。

    当日武大也不出去叫卖了,叫个木匠,就楼上整了一间房,铺下一张床,里面放一条桌子,安两个杌子,一个火炉。我先把行李安顿了,当晚就在此住下安歇。大郎又安排了好些肥鹅、鱼肉、瓜果、点心,几坛好酒,当晚三人把酒言欢,不在话下。席间趁大郎不注意的间隙,我和金莲眉目传情,桌下还不停地去碰她的脚。看着这美妇人娇艳欲滴,风情万种,那有心思吃饭,只恨不得把她按倒就地正法。

    吃完饭各去歇息,大郎道,“二哥明日且四处游玩。我已两日未做买卖,明日得早起出门,恐要迟归。你担待则个。”我心中一阵狂喜,口中却道,“大哥那里话来!不可耽误了正业。我自会打点。”大郎喏了,自回房睡下。

    我躺在床席上,一根阳物硬邦邦地只是情难自控。满脑子都是金莲那诱人的身段,翻来覆去半宿,才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伸个懒腰,爬起身来,洗漱了口面,便直往楼下去。

    楼下静悄悄地,估计大郎早已出去卖炊饼了。只听得伙房间有些动静,心想,定是金莲在此。大郎一整天不在,只剩下我和这小荡妇孤男寡女,正是天赐良机。今天我打虎英雄,却要你尝尝我胯下手段。

    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灶间,果见一个婀娜的背影正在灶台边忙活。一身轻薄素装,云鬓半斜,裙摆飘飘,不是金莲那小浪蹄子又是何人?

    我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影在眼前晃动,阳具早已不听使唤地挺立起来,把裤裆高高隆起一块。

    看着这日思夜想的小妇人,我实在是欲火中烧,一把冲过去,把金莲从后面紧紧抱住,一根肉棒隔着衣服,只在她臀上胡乱摩擦。

    金莲吃了一惊,待得要喊,回头见是我,这才作罢。眼里春潮荡漾,嘴上却说,“叔叔这是作甚?趁大郎不在,却这等地欺负奴家。”声音娇滴滴地,却像是在撒娇一般。

    我听得无比受用,把金莲抱得更紧,硬如坚铁的阳具就着她的臀沟上下摩擦起来。嘴巴却贴近了她耳根,轻声说道,“好嫂子,想死我了,昨夜我这胯下之物,硬了一宿,只想肏你哩!”金莲听得这粗俗的言语,不由得脸颊红到耳根。低了头道,“叔叔好个英雄人物,却尽说些如此下流的话来戏弄奴家。”

    这一低头,只显得她的脖颈更加雪白,我朝下看去,酥胸半露,两个丰满的半球尽收眼底。

    这般光景,天下哪个男人受得!我喘着粗气,把金莲往前一顶,她一声惊呼,身子往前一仆,不由得双手撑住灶台,上身前倾,腰却被我死死搂住动弹不得。这样一来,她一片雪白的胸脯更是暴露,两个白花花的奶子简直呼之欲出。我哪里还能忍住,双手各抓住一个,开始揉捏。那丰满弹手的触感,简直使我欲罢不能。

    金莲满面红霞,斜斜扭头,娇喘道,“......叔叔莫要这般粗鲁......”

    我一边狂吻着她雪白的后颈,舔着她的耳根,一边空出一只手,解下裤带。裤子哗啦落地,阳物终于解放出来,雄赳赳地无比精神。我把滚烫的肉棒紧贴着金莲的丰满臀部,前后耸动起来。

    金莲显然隔着薄薄的布裙,感受到到了肉棒的尺寸、硬度和热度。只感觉到她全身微微发抖,屁股配合着我的肉棒扭动起来。回首看着我,无限娇羞,口中却道:“叔叔今儿个却莫不是将那打虎的棒子带在身上?”

    听这小淫娃如此言语挑逗,我的肉棒不由得更加坚挺粗硬,饥渴难耐。

    我低吼一声:“正是!今朝我正要用这打虎的棒子,驯服你这野物!”手上用力,一把将金莲的布裙撕扯在地。

    金莲一声惊呼,想不到我如此色胆包天,竟然在灶房中便要强行肏她。

    金莲的裙子落在绣花鞋上,露出两条雪白丰腴的腿来。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挺翘肥美的屁股,在我眼下一览无遗。我顺势在她阴阜上摸了一把,只觉得水淋淋地,原来这小淫娃早已情难自禁,水漫金山了。

    我心中暗笑:嘴上说不要,身子还是很诚实的嘛。更不浪费时辰,扶住肉棒,猛地往前一顶,一根金枪扑哧一声,毫无抵抗地直插入底。

    金莲忍不住叫出声来,急忙捂住了嘴。

    我更不答话,扶着这小淫娃的腰臀,只把肉棒来回抽插,啪啪作响。

    只屌了几十下,我心下暗自赞叹,这小淫娃真是天生一个神仙洞。温暖湿润的阴户,紧紧包夹着我的肉棒,让每一下抽插都带来无限的生理快感。我忍不住加速往里冲刺,每一下都将龟头直顶花心。

    金莲受了这阵冲击,早已把持不住,上身瘫软地伏在灶台上,只把屁股挺得更高,穿着绣花鞋得小脚微微踮地,两条大白腿顺着我的肏弄前后摆动。她合上双眼,只不住地娇声呻吟。

    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无伦的生理快感,让我的龟头忍不住一圈圈地发涨。这小淫娃却变本加厉,夹紧了大腿,让阴阜更紧密地包裹我的肉根。如此一来,每次抽插,都好似将龟头强行挤入她下身的一圈嫩肉,叫我简直欲仙欲死。

    我知道自己快要缴械了,咬紧牙关,按住了她挺翘的美臀,把腰部马达开到最大,粗硬的肉棒不由分说地在她的小穴内乱刺乱撞。

    金莲也已经不行了,带着哭腔呻吟道:“好叔叔,你今儿个要生生弄死奴家了......”

    听闻此言,我已经到了极限。大叫一句:“正是要肏死你这小淫娃!!”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入花心。

    金莲全身一紧,肩膀一缩,脚尖蹦得直直的,抖了几下,瘫软在灶台上。

    我见此情景,知道她也被干到高潮了。看着她的娇躯无力地伏着,登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轻轻拔出阳具,伏在她耳边轻声道,“嫂嫂可好?待我扶你起身罢。”

    金莲急促地喘着气,显然还未回过劲来,只无力地点了点头。

    我轻轻将她扶起,将秽物擦去了,将她横腰抱起,送回卧房中,放下在床上。见她实在娇弱无力,便将被褥盖在她身上,转身离去。

    “......叔叔且慢。”金莲柔声叫道。

    我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嫂嫂有何吩咐?”

    金莲咬着嘴唇道,“今日之事,切不可为人知。”

    我心下暗笑:“真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嘴上说道:“武松晓得。”

    金莲缓缓说道:“奴家这苦命的身子也就罢了。叔叔是了不起的人物,家喻户晓的英雄。此等事情若传了出去,只恐损了你的名誉。”

    听闻此言,我不禁心头一热。原来金莲却是为我着想。拱手道:“嫂嫂放心。今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武松拼了性命,也不敢教第二个知道。”

    金莲微微点了点头,躺下了。

    我退出卧房,将门带上,到自己屋里也歇了。只觉得疲累非常,睡死过去。

    正是:

    粉态迷人醉,色胆坏纲常。

    巫山云雨后,柳絮染白霜。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