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天衍国情事

章节目录 三赐名卿奴

    </tr>

    </table>

    青瓷小炉,小小的一团火细细的在炉里燃烧,薄薄的青se烟雾从镂空的小口缓慢上升,又慢慢弥散。

    屋里浸满了淡而清的冬日松柏的气息,舒缓而又让人安定。

    夜幕四合,如墨般的浩瀚苍穹,不见一丝星光和赘云,昏h的月光到是寂静的夜晚增添了一层朦胧的美。

    “主子,小姐……”

    萧奕泽坐在床边,看着滑neng如牛r羹脸庞,忍不住狠狠捏了一把,修长的手指又轻轻的抚过她的眉眼,慢慢磨搓着纤细的脖颈,最终来到高耸入云的山峰。“好了,朕知道了,下去吧”

    凤娘抬起头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小姐和主子,双唇无声的颤颤张开,最终低下头,缓慢退下。

    萧奕泽看着王慧然娇憨的睡颜,身上被刑罚还没消散的痕迹,shangru更是青青紫紫的肿胀,像是雨打后的海棠却依然傲然挺立着。

    头脑一下被热血充满,腿间的龙根也慢慢雄起。黑se的眸子闪过一丝无奈与宠溺,又小孩x子气不过轻轻咬了一些她柔neng的唇“然然,今日先放过你了,大婚日,朕可要收回利息”

    王慧然今日睡了个自然醒,顾忌着x内的枣子,小心意意的坐起来。

    突然之间王慧然有些神游,不知怎么想到绘本上夫妻恩ai的画面,又将自己的脸和奕泽哥哥的脸庞带入。一时傻傻的乐着,等反应过来时,便捂住发热的耳朵,将脸埋进锦被里。

    凤娘将小姐x里的福禄枣一一取出,放入密封罐里。剩下的七日则需要好好的恢复xia0x。

    大婚当日,国公府张灯结彩,府里十几个丫鬟站在门外任由百姓随意m0弄身子。

    这叫沾喜气,是大户人家才特有的场面,因为平常百姓家中养不起解yu的丫鬟,所以这是大户人家彰显自己不寻常地位的时候。

    门外的百姓将府邸围的水泄不通,一是国公府里分喜气的丫鬟都是上等姿se,不沾白不沾;二是想看看《天香传》里排名第五的嫡出小姐长什么样。

    闺房里,凤娘拿起一对纯红se暖玉做的鸳鸯扣,手指拨弄了几下小姐的n头,看着俏生生的抬起,便将鸳鸯扣利索的夹在小n头上。

    王慧然眉头轻轻一皱,凤娘就轻轻打了一下她的t,不痛不痒的“小姐莫要皱眉,不吉利”。“一愿小姐姑爷永结同心”

    随后将一根红丝线系在小y蒂上“二愿小姐姑爷和和美美”

    最后凤娘为王慧然在菊x放了一根雕刻石榴花的玉石“三愿小姐和姑爷多子多福”

    红se嫁衣前面是y料缎布,从根部将baineng的rx裹住托起,露出白晃晃的nzi。腰间用金帘微微装饰,更显得小腰盈盈一握。从背部伸展下来的两片薄丝绸一左一右的绣着龙凤呈祥。

    王慧然被凤娘扶着上了木马轿。内侍们将两片薄丝绸分开露出baineng的t0ngbu。即便是隔着外部的纱帘,前来观看的百姓也将国公府小姐的身子看个大致。

    “你看,那小姐的nzi怪挺立的”

    “nzi算什么,她的saot确实不错,肥而翘,就是不知道b……”

    百姓们毫不掩盖声音的4意评论着未来皇后的身t,这也是他们的认可。要是谁家nv子出嫁,没有人进行评论,说明此nv子无才无德、品行不端,注定不得夫主喜ai。

    木马轿,是在马车或小轿中放入半身木马。成婚时的木马,夫主不增添玉势。成婚后奴妻出行必须乘坐夫主专门定制的木马轿。若坐寻常马车出门,那双x必须佩戴物件。

    王慧然已经跪在紫宸殿中许久,膝盖都有些微微麻木。

    只听殿门一声“滋啦”,一双登着黑se长靴的脚缓慢映入眼帘。

    “然然,先起来”萧奕泽温和的抓住王慧然的手臂,慢慢将她扶起,又借机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向床边走去。

    看着萧奕泽黑se的长发束着嵌着红玛瑙的金冠,大红se的喜袍上都镶绣着金se的龙纹暗波,腰间别扣着自己给他绣的红se祥云的腰带,两弯眉如墨画,看着挺拔的x脯,王慧然有些激动又轻轻试探着将脸庞靠在他的怀里。

    “然然,如果你不想做朕的奴妻,朕不会碰你,一年后朕会把你送回,再给你选个好人家”萧奕泽黑se的眸子沉了沉。

    王慧然刚刚感受到甜蜜,就被晴天霹雳了一下,圆圆的眼睛含着闪烁的泪珠。不明白为什么奕泽哥哥要这样说,一时间有些慌张,抛弃了平日的端庄,拽着萧奕泽的袖子“不,奕泽哥哥,然然,喜欢你,然然,ai你呀。然然能做好你的奴妻,奕泽哥哥是担心然然没用吗,然然能接受住残酷的调教的,别抛弃然然可以吗,可以吗”

    看着小青梅惊慌失措的样子,眼眶鼻子红通通的,像只没有脾气的小兔子。萧奕泽4nve的q1ngyu又一次涌上。故作深沉道“然然,若是做了朕的奴妻,你以后的排泄只能经过朕允许,在紫宸殿里就不能穿任何衣物,且随时准备调教。有朕的地方你就要做一个奴妻,这些你能接受吗”

    原本这些苛待的条件,现在在王慧然的眼里都是小事情,暗淡的神se一下有了光彩,连忙跪在地上行奴妻礼“奴愿意,奴愿意”

    “既然如此,赐卿奴,取之吾之卿卿”

    听到夫主的赐名字,一下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琢磨:吾之卿卿,奕泽哥哥也是喜欢我的,只是怕我受不了规矩。以后肯定不能让奕泽,不,以后绝不能让夫主失望。

    银铃般的声音,在殿里雀跃的响起“卿奴谢夫主赐名”。

    日常求猪猪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