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我帮男配逆天改命(1v1)

章节目录 第14.【世界一:一箭穿心的师兄】决战

    </tr>

    </table>

    第14.【世界一:一箭穿心的师兄】决战

    蓝又儿输给了柳庭。

    她大大叹了口气,语气却不怎么失落:“流云宗的鎏火剑果然名不虚传,你小心些。”

    莫琉拍拍她的肩,进入结界时,柳庭已经等了有一会儿:“好久不见。”

    “柳道友还记得我?”

    柳庭很有门派大师兄风范地颔首:“开始吧,看看过了一年,你我之间到底谁长进多些。”

    几场下来,萧帅那场太过憋屈,慕隐那场透着诡异,这一次和柳庭对上,莫琉才有了振奋的感觉,前头所有混乱的情绪一扫而空,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

    柳庭瞥了她的剑一眼:“我们不用剑,只拼法术,如何?”

    柳庭只和她打过一场就看得出来,这把剑已经开始不适合她的发挥了。火属x的灵剑和水属x的灵根本来就难相容。

    这个提议令莫琉十分诧异,然而那张写满正义凛然的脸十分认真且不苟言笑,她才发现对方没在开玩笑。这位流云宗大师兄,不仅鎏火剑更jing进了,这一身正气也不减反增,假以时日,必是修真界的道德标杆。

    莫琉缓缓ch0u剑,剑身上每一处火凤纹路,一一清晰映在她脸上:“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它,所以不必了。”

    话已至此,不再多言,柳庭徐徐把剑一挽,剑身仿佛缓缓流淌着鲜yan的红金se,b之一年前,这颜se愈发鲜亮。

    鎏火剑并非剑名,是流云宗的秘密心法,使佩剑附着大量jing纯火灵力,像融化的金水混合了鲜红的血ye,又如东升金乌般炽烈绚丽,即是鎏火剑名称的由来。

    鎏火剑威力不b寻常,要耗损大量灵力,金丹以下修为的修士难以长时间维持稳定的灵力输出,不宜久战。这一次柳庭定然走一贯快刀斩乱麻的路子。

    在脑中分析的空档,鎏火剑注满灵力,十米开外的莫琉已经感觉到那柄剑上传来的灼热气息,这gu灼热并不停留于t表,而是往里深入,将丹田都灼得微微热痛。

    若是被刺一剑,效果大抵和炎刑差不多,只不过炎刑是灼烧灵台的火系刑罚,还会留下火毒。按照五行之说,水克火,但鎏火剑仍是许多水系灵根修士都敬而远之的。

    被鎏火剑影响,周身的水灵气渐渐稀薄。莫琉喉舌发g,刚结印幻化出一面寒冰盾,柳庭的剑就到了眼前,她用盾护住身t,以剑格挡。每每两剑交锋,都弄得火星四溅。看得看众们热血沸腾。

    天量宗隔壁的宗门开始下注堵谁赢,多数还是押了柳庭。在这次九派大b之前,柳庭在他们这一辈中已经声名鹊起,反观莫琉,还是个籍籍无名的修士,在前两场b试中也没有展露出什么亮点,第一场甚至是稀里糊涂赢了,与萧帅刷新了用时最短的记录……

    那厢讨论得热火朝天,莫琉这里则是水深火热。

    柳庭的根基稳、力气大,剑势重而不沉,大开大合。

    他的目标明确,就是快速结束战斗。若是一直消极应对,莫琉也抵挡不了多久,手里的寒冰盾迟早会被融化,鎏火剑的剑气也会影响她灵气调动。

    莫琉脑中飞速思考着对策,避过一剑后,跃到了结界另一端,双手结印,脚下水灵气疯狂涌动,空气中凝出数十根尖锐的寒冰凌,瞬息齐发,b得追过来的柳庭连忙将剑抵在身前,灵力注入,金红的火焰便将他笼罩其中。

    寒冰一时不得寸进,渐渐开始融化,又被水灵力凝成寒气,柳庭护身的火焰被层层壮大的冰蓝se寒气包裹起来,不断蚕食着鎏火剑的火焰与热量。鎏火剑的维持和爆发都要输送大量灵力,在冰寒气的包围中,他就如逆水行舟,只有不断加大灵力输送才不会被水灵气充蕴的寒气反扑。这不是长久之计,他的灵力经不起长时间的耗损。

    忽然,冰凌像是失去灵力支撑,势头一缓,柳庭一声粗喝,长剑囫囵一挥,寒冰凌被剑气弹开的一瞬,柳庭又yu挥剑上前,脚下不知何时凝起的一层寒冰,层层吞噬他的双腿。他暗叫不好,一面释放灵力融化寒冰,一面疲于应对莫琉陡然密集的近身攻击。如此近的距离,双腿又被束缚,重剑和大开大合的剑法转眼从优势变成了劣势。

    这意料之外的反攻,令所有人都屏住呼x1紧紧盯着两道交缠的身影。

    “没用的,这样的伎俩,大师兄很快就能挣脱。”流云宗的人也非盲目自信,此话一出,四周纷纷附和。

    莫琉深知她必须趁柳庭大量消耗灵力恢复、鎏火剑威力减弱的空档彻底逆转,这个关键节点,不能出一点差错。

    无论如何,必须赢。脑海中有个声音一字一顿。

    莫琉在心中默念弱水心法,弱水心法她只参透了一点,还没有过实践,这很冒险,是走投无路下意识的选择。

    弱水心法,在于化yan为y。既然鎏火剑是太yan极限,她的水属x是太y极限,而手中灵剑属火,是x1收鎏火灵力的最佳桥梁,就让她试试,能不能将鎏火剑彻底克服。

    疯狂的方法迅速在脑中成型,莫琉的心脏咚咚狂跳。

    心法运转,水灵气大量涌入被鎏火剑的剑气灼得疼痛的丹田,丹田像狂风大作的冰原一样在发涨发冷,冷热骤然变幻的滋味并不好受。

    她的身t变得b寒冰还要冷几分,甚至眼里的水汽都凝成了霜。同灼热的鎏火剑成了两个极端。鲜yan的火焰在寒霜遍布的颀长身影上映出红蓝交织的奇异光芒。

    柳庭脚下的寒冰开始gui裂,又在莫琉的灵力下重新凝结,找到突破桎梏的方法,他动作也渐渐顺畅起来,只要隔开距离,就能彻底挣脱。

    他爆发灵力劈下一剑,想隔开莫琉。谁知莫琉竟双手握剑正面挡下。

    她甚至未动用灵力,只是蛮力抵抗,手上青筋根根暴起,有血ye顺着剑柄下滑,滴落冰蓝地面,凝成血se的冰花。柳庭瞳孔一缩,她这样y撑,根本无法承受鎏火剑的力量,再多几次就是送si。结界中虽然不会有x命之忧,但是这样下去,轻则内伤,重则毁损丹田。

    “你疯了?”

    然而话未落地,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剑上的鎏火灵力竟有流失的迹象。

    不容他思量,脚上失去灵力支撑的寒冰砰然炸裂,莫琉趁此机会格开他的剑,又挥剑迎面斩来。

    场上陡然变成剑术b拼,再没有四溅的火花,只剩兵乓沉响,不断在梦宗演武场中回荡。蓝se的残冰遍地,随着两剑一再相交,串串溅落地面的血珠甚至b鎏火剑鲜yan几分。

    莫琉力量不敌,每次交手都在后退,鎏火剑的震荡不断加重着她的呼x1和脚步,踏碎一地寒冰,也踏出一道血路。

    即使是天量宗的同门弟子,也觉得莫琉要输了,或许除了白祉,没人看得懂她为什么这么拼命。

    用这么愚蠢到惨烈的方式,仿佛只是倔强地非要去证明一个不可能。然而她这般认真,不si不休的架势唬住了犹疑的门人,大家都屏住了呼x1,心悬在高处,期待着她真能带来一线光亮。

    柳庭惊讶地发现,越是交手,手中的鎏火剑越是暗淡,消耗灵力的速度甚至b被冰凌包围时更甚,这种情况,以往只在他灵力即将耗尽时才会出现。

    更奇怪的是,莫琉佩剑上的火凤图腾竟泛起了红光,像是……附着了大量的火灵力。莫琉一个水灵根,怎么可能驱动火灵力。

    柳庭紧紧盯着莫琉的脸,试图找出蛛丝马迹,可以确定的是,莫琉仍然在y抗,这些火灵力虽然不断汇集,却并没能为她所用。她到底要做什么?

    莫琉手中剑附满了来自鎏火的火灵力,她脑海放空,一味运转弱水心法,便顺其自流。极yan的火灵力顺着剑身源源不断被她的身tx1收。

    水灵根修士强行x1收鎏火这般jing纯的火灵力,无异于自戕。

    五脏六腑的痛楚过了那个顶峰,已经麻木,只有脑中一线清明,驱使她挥动臂膀。莫琉喉咙一痒,忍不住吐出一口血。而身上不断冲撞的两gu极冷和极热的力量,在弱水心法的作用下,终于在丹田中慢慢转化。

    柳庭已经果断放弃鎏火剑,一面假意周旋,一面快速恢复灵力,打算放手一搏。

    他左手一挥,一枚巨大的焰球兜头砸向莫琉,众人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莫琉身形一晃,被烈焰吞没。

    地面咔嚓咔嚓裂出蛛网状的缝,焰球的能量可想而知。短时间x1收大量灵气的法子会损伤丹田,这一下柳庭已经竭尽全力。他脸se发白,擦去嘴边渗出的一丝血迹,平静的眼中倒映着熊熊火光,并没有即将胜利的喜悦。

    流云宗已经爆发了欢呼。只要莫琉认输,结界消失,所有法术就会瞬间消失。所有人都在等,梦宗的人在一旁备好了上品丹药和治愈法阵。

    嘭!

    一声巨响,焰球像熟透落地的果实,沁蓝的水灵力从中爆裂而出,结界也被撞得一震。

    一阵混着白雾的焦黑浓烟散去,gui裂的地面中央站着浑身sh漉漉的莫琉,她脚边是一柄断剑。

    流云宗的欢呼声卡在了嗓子里,四周针落可闻,谁也不清楚莫琉身上发生了什么,才突然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水灵力,也不明白她手中的剑怎么成了两段。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莫琉那张沾着凌乱碎发,一se惨白的脸上,那身青衣灰裳的天量宗门派服制浸成了深se,衣角还带着冰碴,皱皱巴巴的。整个人像个刚爬上岸的水鬼。

    方浣急得站起身:“莫琉她”

    莫琉手指微动,掌心渐渐凝出一柄蓝se的寒冰剑。下一瞬,这把剑就架在了柳庭的脖子上。

    “没事吧……”方浣喃喃补完了后半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