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池焰

章节目录 第九章我在等你

    </tr>

    </table>

    池瑶知道自己不该和一个弟弟计较。

    可她这人讲究有来有往,前边江焰可以忽视她,后边她就可以不睬他。

    特别是他b她小,还是个学生,这让她在潜意识里将他和池承挂了钩。

    在家里,池瑶从来不会和池承客气。

    但江焰和池承一样,却又不一样。

    池瑶从吃完火锅那天之后,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了。

    原因无他,江焰看她的眼神,太过直白。

    有些隐晦的情绪,从俩人相处的细枝末梢就能表达出来。

    她又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傻子。

    其实池瑶不是没有和b自己小的人聊过。

    大学时有个学弟对她很是上心,早中晚报道,笑起来跟朵太yan花似的。起初池瑶觉得新鲜,和他聊了聊。刚开始一切都好,等过了两天,她因为赶作业忙了点,学弟就不对劲了。上来一句“你是不是不ai我了”,给池瑶吓的,连忙把人拉进了黑名单。

    如果她g脆点,直接这么对江焰,也不是不行。

    但她暂时不想这么做。

    “现在认识我了?”

    没等江焰回答,她又问:“有事?”

    江焰略微局促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想问你,什么时候夜跑?”

    “你这几天有跑么?”

    “没有。”

    “不是说报了长跑,要练习?”

    “我在等你。”

    池瑶沉着一口气,抬手看表。

    “那一个小时后见。”

    江焰很认真地点头:“好。”

    池瑶关门的时候留意了一下他那边的动静,他没有将门关上,而是席地而坐,拆起包裹来。

    背部肌r0u贴着棉质t恤,不是很壮实的t型,但也看得出宽厚有力。

    不知道男孩子的动手能力是不是天生就强,看他那样,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池瑶想起自己,从小手工课就不及格。有次yan台灯泡坏了,她愣是忍了整整半个月,直到池nv士过来看她,才特地让放假的池承过来把灯泡修好。

    这一点,她应该是随了妈。

    *

    池瑶找了根白玉筷子将头发扎起,给池承发了条消息,问他nv朋友的事。

    池承g脆一通电话过来:“g嘛呢?”

    “喝水。听妈说你要带姑娘回来,闲着无聊就问问你。”

    池承那边乱糟糟的,吵得很。

    他这些天ga0了个乐队,朋友圈里最新分享的都是些摇滚音乐。

    当时池nv士问她知不知道他谈朋友的事,她其实是知道的。因为那nv孩儿正是乐队里的主唱,池承刚和人在一起就给她发来消息炫耀,问她漂不漂亮。

    之所以不说,也只是因为池承没说,她便懒得cha一脚了。

    从地下厂子里走出来,池承蹲在路边ch0u烟,说:“她想去洞玉山玩儿,说那里漂亮。”

    洞玉山算是当地很有名的一处景点,那边风景好,民宿客栈集中,风格多样,去的游客很多。

    而作为当地人,池瑶和池承都没去过。

    “随你吧,别瞎来就行。”

    “不是,到时候你和我们一块儿去吧。”

    “我一电灯泡凑什么热闹啊?”

    “你再找个人不就好了。”池承给她细数举例,“男朋友,暧昧对象,都行。”

    “就不能nv的?”

    “那到时候一男三nv不就我一个人g苦力活了么?”

    “……”

    池瑶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挂了电话。

    磨磨蹭蹭,时间差不多到了。池瑶换了衣服,打开门一看,江焰还坐在门口组装柜子。

    与一个小时前的区别是现在成品初见雏形,已经快要完工,而他身上的衣服也重新换过,这会儿不过是在拧一些螺丝钉。

    “这么快?”

    江焰站起来,“有说明书,很简单的。”

    电梯刚好停留在他们上层,池瑶摁下,没多久门就开了。

    俩人进去。

    池瑶问:“那柜子装什么的?”

    “鞋子。”

    “你好像有很多鞋子?”

    “还好。”

    说着,江焰左腿无意识动了动。

    池瑶向下看,这次鞋没换,还是白天那双。

    因为不像先前那样一眼就过,她多看了几秒,发现江焰脚踝和小腿的骨头衔接部位长得很漂亮,不突兀,又有线条感。

    她有个怪癖,偏ai琢磨这块。

    但这只是加分项,她也不是见人就看。

    有人作陪,池瑶这次出来的时间b往常要晚半个小时。

    天越暗越冷,钟湖路段人少了很多,池瑶有些心不在焉,跑步时总是左右张望。

    江焰看了会儿,说:“那人不在。”

    池瑶跑步时不ai说话,怕打乱节奏,她摇了摇头,这才收心。

    初次和江焰跑步的t验还算不错,跑完一圈也就鬓角汗sh,皮肤覆了层薄薄的润泽,他没怎么喘,t力很好。

    池瑶用手扇风,“你确定你需要练?”她又不是没参加过运动会,像江焰这水平,应该很轻松就能拿奖才对。除非,现在的小孩营养都旺盛,个个能跑,那就说不准了。

    “很久没跑了。”

    池瑶平复了呼x1,说:“说实话。”

    江焰看她,眼神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无辜。

    他没说话。

    池瑶叹了声气。

    “江焰,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

    打卡第一天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