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大结局

章节目录 如忆故人

    </tr>

    </table>

    122.如忆故人

    【他纯洁聪颖的爱徒,怎么会一步步疯到今天这步田地!】

    炸掉卫星。亲王额上青筋暴起,觉得诺思愈发地奸诈狡猾。

    “医疗救援马上就到,我哥哥还有救。你可以控制我的口供,但控制不了他的——你猜他醒来会说什么?”诺思露出怪异的笑容。

    亲王余光轻瞄图像捕捉仪一眼,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内心愤恨,忍不住反唇相讥:“你怎么知道他还有救?”

    “好,那我们来赌一赌。”诺思嗤笑一声,“今天太子、阿尔法大公和军队的人齐聚魔耳阿尔法星,哥哥受伤牵涉到军事审判。你要我死,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我不在乎;但你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的,赫连教授。”

    亲王气到发疯:他纯洁聪颖的爱徒,怎么会一步步疯到今天这步田地!

    “从现在开始,shrine作为案件突发现场,24小时内都会处在警方和军队的监控之下;而你明天一早就必须动身前往纽哥岛会议,一直到会议结束,你都无法再接近实验室。”诺思笑容灿烂,“你马上就要完蛋了,赫连教授。”

    “你给我闭嘴!”亲王不顾悬在休息室上方的图像捕捉仪,抬手给了诺思一记耳光,“从现在开始,你除了认罪,什么话都不要说。”

    诺思捂着脸,恨恨注视亲王。后者皱眉移开了目光。

    两颗天才的大脑飞速运转,计算着当下的情势。

    实验室的走廊上一阵窸窸窣窣,be3号休息室的门被系统自动打开,一个医疗机器人迅速冲向了地上的腾琸,紧急开始扫描和凝胶喷涂。

    高地警局的警官们手持脉冲枪紧随其后。

    “诺思你把双手举起来。”亲王脸色一变,下了最后的指令,“好好向警方自首,你是怎么攻击你哥哥的。”

    诺思注视着亲王的目光深邃,面无表情;他在几位警官的注视下缓缓举起了双手。

    “是我攻击的费上尉。”诺思的声音平缓单调,“他突然造访shrine,不慎破坏了一份重要试验数据,我们俩就开始了争执……”

    “我来到休息室的时候,他们兄弟俩已经动起手来了。手足相残,竟然能你死我活到这个地步。”亲王及时撇清自己的关系,温和向警官们解释,“诺思,你真是让我失望。我希望在警局里,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诺思禁不住发出一声冷笑。

    “不许笑。”亲王怒喝,“你给我老实点,想清楚要怎么自首。”

    “好了,肇泽亲王,接下来可以交给我们。”持枪的警官抬手示意。

    诺思像被人拔去了反骨,默不作声;他眼睫低垂,任由警官为自己戴上镣铐。

    亲王恨恨移开目光,不让自己目送爱徒被带走。

    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失去了诺思。

    *****

    距离费诺思被高地警局逮捕已有36小时。

    失踪已久的赌场老员工彩莲现身塞罗吉城,雏鹰计划旧徒马洛在初夏白矮星俱乐部下毒失败,彩莲被太子和光裔上校带走。

    马洛个人终端失去信号的一瞬间,亲王差点从座椅上弹起来。

    ——fuxk.炸掉卫星。

    他马上意识到,在警方正式发出逮捕令之前,赶回shrine销毁掉提线木偶试剂和婴孩宇宙存在的相关证据,是他目前能够争取的唯一一点胜算。

    纽哥岛学术会议的登台演讲刚刚结束,肇泽亲王匆匆登上个人飞行器——他无不窝火地注意到,从诺思被逮捕开始,大公府内两台带跃迁引擎的飞行器都被自己的妻子调离了停机坪,无法使用和召唤。

    “报告亲王,府上两台跃迁引擎飞行器需要定期检修,这两天暂时无法使用。”大公府的机械师礼貌致歉,“亲王不妨自行驾驶亚光速飞行器,或使用霍冬星民用亚光速公共交通工具。”

    赫连家族的军工集团内倒是有大批带跃迁引擎的武装舰,只是产品严格为军队控制,私人不得随意调用。他作为集团第三代长子,本来有一些灰色地带可以私下持有脉冲武器,而自昨日的流血事件后,府内私藏的几把脉冲枪也被阿尔法大公一并拿去“检修”了。

    剩下的一些灰色武器,都被他藏匿在shrine里——他已经有36小时无法接近的地方。

    fuxk.他激怒攻心,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短短36个小时内,好像宇宙万物都受了费诺思影响,卖力地同他作对。这是爱徒对自己的报复吗?亲王看了看赶回肇泽高地的剩余飞行时间,手指烦躁地插进发丝中。

    彩莲——他想起这个看上去甚至有些发育不良的小姑娘——因为弗朗西斯主管的低级错误而断开了提线木偶精神控制,直接导致了今晚的情况失控。彩莲姿色平庸,在朴玉达的赌场里唯唯诺诺,毫不起眼;除了诺思偶尔和她聊上两句,几乎引不起赌场常客的兴趣。谁知道自己英明一世,会栽在这个黄毛丫头手上;亲王念及此处,内心冒起一阵无名火。

    不要慌张,还来得及。他看看时间,安慰自己。

    然而就是在这难得的一丝安慰中,亲王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shrine暗室的提示——地球时间线的虫洞,被启动了。

    什么?!他又检查了一遍实验室的外围安保系统,一切如常。他兀自警觉起来。

    重重夜色之中,亲王的亚光速个人飞行器马不停蹄,终于降落在shrine实验室前。

    警方对shrine的现场控制已结束,此刻的实验室并没有外力入侵的迹象。亲王扫视自己的领地一眼,想到刚刚收到的虫洞开启警报,内心疑神疑鬼。他抬手,迅速打开第一道门禁。

    “id确认,赫连白烽教授,您好。欢迎回到shrine实验室。”安保系统若无其事,温和地同实验室主人打着招呼。楼内的照明自入口处如涟漪般一层一层地向建筑深处延展开去,为亲王指引着前路。

    想到莫名开启的地球时间线虫洞,他心跳突然变快了起来。实验室空气中的某些东西好像都不一样了。

    亲王脸色严肃,沉着地打开第二道和第三道门禁,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就在走廊的尽头,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等着他。

    削瘦,白皙,清秀。

    “赫连教授。”诺思身长玉立,站在长廊深处回眸,眼神清澈,脆生生地叫他。

    亲王目光落到对方胸前,注意到诺思的shrine徽章下挂着簇新的助教职员工牌——光洁整齐,没有任何印象中的划痕和磨损,好像第一天戴上它一样。

    啊,他记得,对方此刻穿着的衣服,正是那一天……

    不可能。亲王心头一震,全身寒毛倒数了起来。恍惚间他竟不太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哪一个诺思。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阴晴不定地发问,疑惑中,又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期待。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不是你把虫洞打开的吗?”对面的诺思做出很惊讶的样子,反问道。

    ——虫洞?亲王内心浮起疑云,想不通其中的奥秘。而下一刻,对面的诺思上下打量亲王一眼,勾走了他的心思。诺思发问:“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被人打了吗?”

    亲王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差点断掉的鼻梁,爱徒随口一问,竟让他颇为受用。

    他语气便柔软了几分:“诺思,你从哪里来到shrine的?”

    “我在桃花源等了两个多小时,虫洞突然打开,我走出来以后,发现实验室里已经是深夜了,一个人也没有。”诺思皱眉,疑惑看着亲王,“然后就遇到了你。”

    亲王略觉吃惊,判定着诺思所言的真假。他知道处于提线木偶试剂控制下的诺思,不会对自己说谎。

    只是眼前的诺思,还受提线木偶控制吗?亲王忍不住疑神疑鬼。

    诺思看他这幅样子,顿了一下,眼神里又透出些了然和怒意来:“噢,原来你没打算把我从桃花源带出来吗?”

    亲王语塞,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我以为你良心发现,打开虫洞要来接我。”诺思忍不住冷笑,语气中的骄纵感更盛,“怎么,原来是系统故障吗?是我自作多情了。”

    亲王欲言又止,定定注视着眼前的诺思——不似昨天的爱徒那样形销骨立,这一刻的他,双颊还透着一点点健康的色泽,甚至眼神里都少了一份沧桑。他语气骄纵放4,一如学生时代一样不知轻重,虽然受制于提线木偶试剂,也找准机会处处和自己顶撞。

    亲王目不转睛地注视诺思鬓边一缕翘起来的发梢——这是一段让人难以忘怀的发梢。向来清爽整洁的诺思,偏偏只在擢升助教的那一天睡乱了头发,顶着这一缕桀骜不驯的发梢随他走进了桃花源。

    他一遍遍地将诺思从桃花源中带出,一遍遍亲手爱抚过这段倔强的发梢,手指深深插进发根,揪住它,将诺思的头用力摁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乃至诺思轻声啜泣时,这发梢也跟着微微颤抖。诺思隐忍的泪水从眼眶中滑落,顺着太阳穴渗进发根,无声地消失在头皮深处。他头枕着冰冷的桌面,泛红的眼睛失神瞪着天花板。

    “诺思,说你爱我。”那一日的亲王,双臂撑在桌上,轻轻扣着他柔软的手指;亲王肩膀低低地伏下去,双唇抵在他的泪痕上。

    “……我爱你。”诺思颤抖双唇,轻声回应道。

    亲王温柔为他拭去泪痕,吻一点点落在他鼻尖和唇上,暖暖鼻息喷在他颈项,轻轻地呢喃:“我也爱你呀,诺思。”

    诺思眼神明灭,看不出喜怒。

    “诺思,吻我。”亲王手指勾勒着诺思的眉眼,极具柔情。诺思依言闭上眼睛,为亲王唇上落下一吻。亲王心满意足拥着诺思,仿佛两情相悦。

    ——这一切,对眼前的这个诺思来说,都还没有发生过。

    亲王失神注视着诺思上扬的发梢,无不动情地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