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乱宅

章节目录 姚氏(六)

    </tr>

    </table>

    姚氏果然不走,r0u了r0u手腕,却看向吴坚胯下。

    那roubang软着,垮垮垂下。

    姚氏躺过去,枕在他的大腿上,拿起他的roubang送到嘴里吃了起来。

    她发髻散乱,垂下几缕在肩上,更有几分风韵。将那roubang一边吃着一边上下套弄,咂咂有声,仿佛在吃个宝贝。

    吴坚被她吃得浑身通泰,看着她,只觉又讶又喜,笑了起来。

    “荡货……”他喘着气,伸手抓起她的jur,又r0un1e起来,“我就知道……方才不曾喂饱你么?”

    姚氏瞥着他,一边吞着那roubang一边道:“方才不过小菜,怎能算饱?”

    这话教吴坚听得y心炽热,在她r上用力一捏。

    姚氏轻哼了一声。

    吴坚笑起来,低低道:“爷果然不曾看错你,嗯?”

    说罢,他将yan物从她口中拔出,只见已经y得上竖起来,沾着姚氏的涎水,sh津津的。

    吴坚走到姚氏牝前,将一条腿抬起。

    那牝户经过方才一战,yshui沾sh一片。

    吴坚握着那roubang,在牝户上摩擦,见姚氏盯着,道:“爷这物件,b父亲的如何?”

    姚氏道:“物件好不好可不在大小,须得用起来才知道。”

    吴坚哼笑:“saohu0。”说罢,挺身cha入。

    姚氏一脸受用,娇声叫出来:“公子……”

    吴坚见她这模样,ch0u出来,又是用力一挺。

    姚氏又叫出来,不住扭动着身t:“公子……”

    吴坚再退出来,却将guit0u停在她牝口,不进去,一边慢慢打着转,一边道:“叫爷。”

    姚氏望着他,目光盈盈:“爷……”

    吴坚将guit0u在她牝口上研磨:“说,求爷c你的sa0xue。”

    姚氏呼x1粗重,双颊桃红,娇声道:“求爷……求爷c妾的sa0xue……”

    吴坚随即挺入,一下没入全根。

    姚氏langjiao起来。

    吴坚一下一下地撞,腿根沾满了姚氏t上的水,啪啪作响。

    姚氏被他cha得爽利不已,叫个不停:“爷……爷……”

    她声音本就娇软,y叫起来带着哭腔,当年留住了许多恩客。吴坚那日观战,已觉得她叫声受用,如今听她放开了叫唤,只觉得心肝su了,c弄得愈发用力起来。

    “乖乖……”他一边ch0uchaa着,一边低头看着yan物在她牝户中的进出之势,“你当真是生过么……怎这般窄……”

    姚氏被他撞得声音发颤:“妾从前……从前在青楼之时……曾学过……学过一套秘技……生育后每日……每日习练……可保户中……户中紧实……”说罢,她又langjiao,“爷……慢些……爷……”

    吴坚哪里肯慢,一边用力撞着一边笑道:“saohu0……你若非遇上了爷,岂不是浪费……”

    二人又战一轮,又是姚氏先丢。吴坚将她按在榻上继续ch0u弄,许久,方才要泄身。

    他正要拔出,姚氏将他拉住。

    “爷……”她抬着t,不住扭动,“就泄在妾这x里……它许久不曾尝过这般好味了,爷……”

    那声音又娇又软,哀求一般,吴坚笑道:“saohu0。”

    说罢,挺身将yanjing泄在了她牝户内。

    待泄光了,吴坚喘着气,拔出来。

    只见那牝户里微微ch0u动着,yan物带出来的浊ye混着yshui从里面冒出来,顺着姚氏白腻的腿根淌了下来。

    吴坚也累了,抱着姚氏躺在榻上。

    他见姚氏的手腕上红红一片,知道是先前捆绑所致,不禁有些心疼,拉过来。

    姚氏却将手腕ch0u回。

    “怎么了?”吴坚问。

    “爷真对妾有意么?”姚氏问道。

    “这不是废话?”吴坚将手在她x前r0un1e,“我若对你无意,来会你做甚?”

    姚氏道:“那杏儿呢?为何又去g了杏儿?”

    吴坚笑了笑,亲着她的脖颈,在上面流连:“我若不g她,今夜谁给我开门g你?谁为我等在外头把风?”

    姚氏看着他,嫣然一笑。

    吴坚看得心动,抱着她对嘴亲吻。

    姚氏颇是老道,唇舌灵活地与他交缠吮x1,让吴坚一阵痛快。

    怀里,她丰腴的身t软r0u满怀,几乎教他裹不住。尤其是那一双柔软的jur,抵在二人中间,rr0u鼓鼓的,吴坚的手在上面r0u着,一抓一放。

    “爷……”姚氏被他弄得生疼,坐起来。

    这双jur坠在x前,好似两只的瓜。

    吴坚看着,愈发兴起,上前一口将一边r首hanzhu,拉扯x1shun,又将另一边用力r0u弄着。

    “二娘这r0u瓜……当真是好物。”他一边吃着一边说。

    姚氏被他弄得jiaochuan不已,看着他笑道:“三公子没吃过n么?”

    “别人的n吃了不少……二娘这么大的n可不曾吃过。”

    姚氏不住地笑着,似抱婴儿一般,将他的头托在怀里。

    吴坚将两边rujiang凑到一处,含在嘴里,x1shun一阵之后,放开,又将rr0u抓着用力r0ucu0。

    姚氏又被他咬得生疼,嘤咛一声,在他臂上打了一下:“岂有你这般吃n的。”

    吴坚亦笑,松开,意犹未尽地抚弄。

    “你这宝贝,想必当年被迷倒的不少。”

    姚氏道:“确是不少。”

    吴坚手上力道又大了些:“只怕光是为了吃你这r,青楼的门也要被踏平了。”

    姚氏笑了笑:“那不至于,也并非人人可吃得起。且那般风月场中,从不缺皮相出se的,要留住恩客,还须得手段。”

    吴坚好奇:“甚手段?”

    姚氏不答,却道:“爷不是说妾这r儿好么?可知它怎么用?”

    “怎么用?”

    姚氏松开吴坚,在床上躺了下去。

    “爷,”她声音娇软,“跨到妾x前来。”

    吴坚会意,依言跨坐过去。

    他那roubang早已经又y了起来,只见姚氏将shangru捧起,把roubang夹在rr0u之中。

    吴坚道:“这活计,青楼里多的是,不过少有你这般大的便是了。”

    “是么?”姚氏说着,忽而将shangru震了震。

    那roubang也被这震颤包裹,吴坚不由地喘了口气,露出惊喜之se:“这倒是不曾试过。”

    姚氏微笑,看着他,将两边rr0u一上一下抚弄了起来。

    ————————

    码字寂寞,求珍珠,求留言,宝贝们让我感受感受陪伴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