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没心没肺

章节目录 25

    </tr>

    </table>

    心里惦记着邓黎独自参加家宴的事,虽然邓黎的个x和手段不至于吃亏,再说席间到底有她的亲生父亲在,霍文东还是有点心神不宁。

    果然,刚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他就接到大婶打来的电话,告诉他,邓黎食物过敏,住进了医院。

    没错,为了第一时间知道邓黎的去向和消息,霍文东私底下给了大婶一笔钱。

    只要及时反馈邓小姐的事,就能多得一笔钱,大婶当然不会拒绝。

    所以霍文东才能够知道邓黎住院的事,马上赶到了她所在的医院。

    起初霍文东有些顾虑,怕撞见邓黎的亲人们以及那个未婚夫。

    虽然他在邓黎面前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他们的关系暴露后,会给邓黎带来麻烦。

    其实他也想过,b起他的故作淡定,也许邓黎才是那个真正淡定面对的人。

    只是,当他观察了一会儿,半个多小时了,进出邓黎房间的,唯独一位护士。

    看起来还是例行公事地查房而已。

    除此之外,再没有旁人进出的迹象。

    包括邓黎父亲雇佣来照顾nv儿的那位大婶。

    打开病房的门,内里除了躺在病床上的人,再没有旁人。

    鲜花,水果,一个都无。

    霍文东轻轻走到邓黎床边,她的脸好像小了一圈,面se苍白,睡得并不安稳。

    健康时的邓黎,野心b0b0,鲜活亮丽。

    越是那样的邓黎,就越衬托出此刻她的纤弱无辜。

    剥开她坚y的外壳,她终归是一个无人照应的nv孩。面对jing致冰冷的世界,她必须自我保护。

    不知道沉浸在什么梦里面,邓黎的眉头紧紧皱起,在眉心处挤压出一个印记,同时,她的手指缓缓伸展,似乎在梦境中,努力去触m0到什么。

    那努力到最后显然是落了空。

    邓黎的表情愈发悲恸,惨然,一道微弱的声音发出,“妈~”

    霍文东不由地坐下,抓去那只手,“邓黎?”

    他明白,她叫出的那声“妈”,不会是抛弃她独自潇洒的生母,更不会是那位冰冷的唐夫人。

    在此之前,霍文东找人调查过邓黎的家庭背景。

    她有一位养母,视她如命,母nv俩相依为命。

    她还有一个哥哥,来历荒诞,但是一同被那位善良nv人接纳,辛苦养大。

    据说十分争气,毕业于顶级学校,眼看就要功成名就,却锒铛入狱。

    那位养母也si于脑溢血,想必承受了极大的痛楚和压力。

    邓黎的少nv时期,终结于一瞬间。之后,她m0爬滚打,全凭自身。

    所以她早就明白,在生存面前,自尊不值一提。

    所以她根本不在乎旁人的评论和冷眼,她伸手,一心抓住所有能够抓住的。

    而邓黎在发出那个音节后,顽强掀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是霍教授憔悴的脸se。

    此时邓黎不知道的是,有一位不速之客,出现在了唐家大门处。

    大红唇se,jing致高定,踏着细瘦的高跟鞋,戴安安倚在车门处,懒洋洋对不肯放行的安保人员说,“只要把我的名字报进去,里面的,”涂着蔻丹的长指甲指指门内,“会让我进去的。”

    安保冷眼观察这姨太太一般的nv人,心里有了个估计。

    这样的nv人,一年到头,总有那么几个会来。

    他冷y拒绝,“请马上离开,否则~”

    旁边有几位nvx安保,暗中围上来。

    戴安安颇有眼se,转身回到车里,“ok,ok。”

    反正她今日来的目的,也就是登个场,亮个相,并不奢望得到贵客的待遇。

    来日方长嘛。

    接下来,她得去医院,亲自见见她的好nv儿。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