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枕间星(1V1)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配角,暴力)

    </tr>

    </table>

    谁也没想着开灯,只有走廊的灯光映进屋。

    花冉冉哀求:“关门吧,会被听见的......”

    “你做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会被我知道。”

    苏铭航摁住花冉冉:“t1an!t1an不y揍si你!”

    皮带被解开,k门大敞,露出黑se的内k,冉冉张嘴包住一角,极尽讨好去吮x1、r0un1e。

    沉甸甸的roubang热气腾腾,带着一gu腥臊气。许是因为愤怒,b0起得b往常都要快、要胀,差点撑破内k。

    花冉冉叼住内k往下扯,气势汹汹的大roubang就从一侧漏出,正好打在她脸上。

    紫黑se的roubang青筋狰狞,铃口怒张,一收一合蓄势待发。

    这时候故作羞涩没有半点好处,她顺势hanzhu茂盛粗y的耻毛,舌尖不经意地划过r0u柱。另一边她也不冷落,小手不轻不重地抚慰着。直到耻毛全被口水濡sh,sh嗒嗒地黏在一起。

    她手下一用力,内k整条脱下,正好卡在两个r0u囊下,使ji8更往上挺了挺。

    苏铭澜很快就不耐烦了,揪起她的头发。

    “装什么清纯?你不是最喜欢吃大ji8吗,吃啊!”

    “啊~”

    她下意识偏头,忍着疼痛,张嘴把整根ji8都吃进喉咙里,这一下吃得太深,撑地舌头都运转不便,只能暂时吐出来半根。

    太久没有k0uj,有些许生疏。花冉冉费劲地吞吐着,用柔软嘴唇包裹住坚y的牙齿,舌头细细扫过每一根青筋。

    但牙齿还是不小心磕到了guit0u,苏铭航怒气冲天,居高临下地一个巴掌就落到她脸上。

    “你是想把我ji8咬下来?csi你个臭b1a0子!”

    花冉冉脑袋被固定住。粗大的ji8快速在她嘴里进出,每一下都深至喉底,舌头无力地随着他的动作搅动,不多时就被牙齿磨得鲜血淋漓。

    “唔~唔~”

    娇小的喉咙从没被侵犯进过这么深,每摩擦一下就是火辣辣的痛感。guit0u卡在深处让她喘不过气,翻着白眼拍打两颗r0u袋。

    牙齿每不小心咬到苏铭航一次,她就要挨一个巴掌,随着roubang攻势愈加凶猛,整张嘴都麻了。被打得脑袋嗡嗡,泪眼汪汪只能被动承受。

    深c了数十下他才意犹未尽地s出来,这一次s得很猛,jingye从她嘴角边,甚至是鼻子里都有流出来。

    “一口都不许浪费,赏给你的男jing全部吃下去!”

    花冉冉忙不迭吞下口中满满的腥气yet,溢出嘴边的都t1an食g净,x前也刮g净吃掉。

    她瞥见guit0u上留着一滴残jing,只犹豫了半秒,再次将j蛋大的guit0u含进嘴里,细密地t1an食。舌头冷不丁钻进马眼,听到苏铭航苏爽的低叫。

    肥neng的一对大n夹住roubang,不断耸动,与k0uj和cha入是完全不一样的t验。n尖尖挺立起来,y的像两粒红豆,不断挑逗着苏铭航的极限。

    ji8再次充血得很快。苏铭航一把将花冉冉推倒在地上,抬起她一条腿就刺了进去。

    “这么sh,欠c的母狗!”

    “嗯~啊~”

    花冉冉身下的yshui早就泛lan成灾。roubang在xia0x里挺弄没有半点阻碍。y邦邦的y1nhe被疯狂摩擦,鲜yanyu滴,y邦邦地抵着r0u柱。

    “说!是我c得爽还是那个男人c的爽!”

    苏铭航不顾一切发狠撞击花冉冉的大pgu,粗胀r0ud就是一柄没有感情的剑,在身下人的密道里放4冲撞,割开每一处媚r0u,b她臣服。

    两人本来就是情人和包养关系,对彼此的身t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苏铭航很轻易就能找到花冉冉的g点,朝那里猛烈攻击,才没几下她就彻底失去了身t的c控求他放过。

    “啊~是你~你c得爽~啊轻一点!”

    “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是吗,你要去偷男人!”

    浪r0u有规律地收缩起来,给她带来一阵阵的快感,渐渐掩盖住r0ut的疼痛。但苏铭航怎么会让她舒服,他扯了扯嘴角,把她的腿拉得更开,毫无预警地破人g0ng口长驱直入。

    花冉冉尖叫一声,本能地紧了紧下t。越来越多的yshui汹涌溢出,滴在地毯上,苏铭航整根ji8油光水滑,耀武扬威。

    “老子c爆你的输卵管!一辈子都别想怀孕!”

    他双目赤红,r0udch0uchaa速度突然加快,在g0ng口处反反复复,直到yshui再次汹涌澎湃,子g0ng紧紧x1住guit0u时突然连根拔出,把花冉冉扔在地上。

    花冉冉确定自己再被c不到十下就能获得ga0cha0。猛然间失去能让她快乐的ybang使她失魂落魄,急切地朝苏铭航爬过去,想把他的ji8塞回下t。

    她刚如获至宝地握住滑腻的roubang,就被一脚踢开。如此重复几次,最后一次她正好被踹在x口,一下子喘不上气,靠在床边发抖。

    她的身t被彻底开发,疼痛和窒息都换不回一丝清醒,两腿间的r0u缝还在不甘寂寞地蠕动着,祈祷能来根粗大的ji8不要命地捣si她。

    “难怪那人禁不住诱惑了,看你sao的样子。”苏铭航冷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还费劲心思给苏铭澜找什么nv人,我用完给他用就行了!”

    “你说是不是啊,花冉冉。”

    花冉冉匍匐在地上,尽可能地把四根手指都塞进饥渴的下t。但是手指太短了,也不够y,根本到不了ga0cha0。她想起上次自己看到的惨状,哭叫:“不要......我会被他csi的!”

    上次那个nv人两腿大开,腿间roudoong撑得足能放进一个拳头,顿时她对苏铭澜健壮r0ut的垂涎消失得一g二净。

    苏铭航脸se仍旧不好看,但是花冉冉的拒绝勉强满足了他可笑的自尊心。他在床上躺下,不由分说地命令花冉冉:“上来,自己取悦我。”

    花冉冉求之不得,踉踉跄跄地爬到苏铭航身上,对着一柱擎天的大roubang毫不迟疑地坐下,整根都x1到底。

    她费劲地颠簸pgu,g0ng口早被撞地软烂,完全挡不住滚烫的ji8。子g0ng弹x十足,被撑大又收缩,像是长在身t深处的另一张小嘴,x1shun爽得苏铭航头皮发麻。

    “啊......啊......我要去了!我要去了!”

    她身t像波浪一样摇晃,x前跳动的大白兔在空中划过两道优美的弧线,终于被苏铭航伸手握住,扯得她下t又是一紧。

    “再敢找野男人我就把你丢给苏铭澜!”

    “不敢了......不敢了......啊~~!!”

    他不再满足于花冉冉那微不足道的力度,猛地耸起腰去顶撞r0ub1,把花冉冉顶得飞起来又重重坐下,差点连两颗睾丸都一并进入xia0x。

    她终于获得了ga0cha0,痛并快乐着,微微张着嘴喘粗气,任由口水滴落。

    苏铭航连续捣了几下,堵住g0ng口shej1n子g0ng。想起今天正好在她排卵期内,露出诡异的微笑。

    “万一真的怀孕了,我就再把你c流产!”

    他不客气地把还在ga0cha0余韵的花冉冉推下床,见她挣扎想要爬起,重重一脚踢在她pgu上。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