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你在我的对错之外

章节目录 谢谢你。(五百珠加更)

    </tr>

    </table>

    很奇怪,拥抱和亲吻这些不用花钱的事却能给人带来最大的幸福感。

    第二天姜孜醒来时沈度竟然还没去公司,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回复信息。

    十点钟逐渐升上正空的yan光路过床头柜上盛满水的玻璃杯又照s在他脸上,清澈的眼眸沉静而坚定。

    虽是yan光明媚,但仔细听还是听得到狂风在呼啸。侧头看窗外,近处没有同样高度的建筑,所以只能把目光落在虚无一点。

    察觉怀里的人醒了,沈度放下手机。

    脸孔贴近,两个人都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早啊。”姜孜回神,伸了个懒腰。

    沈度眨眨眼,缓缓地回答,“还以为你不会醒了。”声音像羽毛一样轻飘,似有若无的嘲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伤害x不大,侮辱x极强。

    “闭嘴!大早上别找ch0u。”姜孜把头抬起来,恨恨地盯着他,咬牙切齿。

    沈度伏下身,摆出和昨晚同样的姿势,“你ch0u我还是我ch0u你?”

    姜孜脸上有点烫,平时的伶牙俐齿在想起昨晚的画面后卡了壳。

    此时他们难男上nv下面对面看着彼此,姜孜不想认输,梗着脖子,“今天起这么晚,被掏空了?”

    沈度笑了一声,“中午要飞慕尼黑,还有,想问问你晕过去是什么感觉。”

    …………

    王八蛋!

    昨晚从沙发转移到床上后,姜孜彻底见识了这个平时人模狗样的男人有多花样百出。

    或许是歉疚于早前在她嘴里的粗暴,所以后来温柔不止,把姜孜伺候的舒舒服服,舒服到两眼一闭,直接晕过去了………

    *

    离沈度的出发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姜孜收拾好下了两碗j蛋面。

    端进餐厅,沈度没有像往常一样嫌弃,而是神se无常落座。

    “不太好吃的。”姜孜拉开餐椅递上筷子。

    她的厨艺属于人神共愤那个范畴,平时都是阿姨来做饭,今天情况特殊。

    沈度接过筷子,先是小心翼翼尝了两口,“还行,是盐。”

    “上次梦梦过来把盐和糖贴上了标签,我以后不会弄错了。”见他面部表情不算十分难看,姜孜仿佛受了鼓舞,慎重说道。

    “不用。”沈度抬起脸,一本正经不带任何偏见地规劝,“其他时候还是不要做饭。”

    …………

    “沈度,你记得………”

    “恩,记得。”不等她说完就被沈度轻声打断,嗓音因为汤面的滚烫而泛软。

    他抬手拨开她眼角的碎发,缓缓开口:“司机已经在楼下,那边也都安排好了,吃完面就去吧,不要哭,今天是爸爸生日,别让他担心。”

    餐厅里的yan光是暖hse的,在这样强烈的温暖下,沈度的身影被赋予无法形容的se彩。

    他的声音透过心脏刻了骨,随后散入空气里漾起涟漪。她甚至不能再次去想他说了什么,脑子里只有克制不住的感激。

    气氛凝滞,在这个沉默的间隙心里弯弯绕绕的复杂情绪一点点被熨平。眼泪随着碗里的蒸汽一起蒸发,咽下哽咽,

    她对他说,“好,沈度,谢谢你。”

    谢谢你明白我的yu言又止和难以启齿,谢谢你懂我的自卑与隐忍,谢谢你用抬手间的慈悲抚平我的乖戾。

    也谢谢你让我觉得未来可期。

    *

    宁城监狱大门外有一棵柿子树,春去秋来它发芽生长,寒来暑往它掉果落叶。

    树下很多等待探监的人,高墙,铁窗,电网。

    有父母看望儿子,有孩子看望爸爸,或者妻子看望丈夫。

    泪眼婆娑,声音颤抖。

    白发苍苍的姜志国颤颤巍巍走来时姜孜深x1一口气,拿起听筒却怎么也讲不出话。

    “小孜,想爸爸了吧。”还是姜志国先开了口,强忍着说完又涌起一阵鼻酸。他拿着听筒的手有些颤抖,泪水还没来得及夺眶而出就被擦去。

    “爸爸,生日快乐。”姜孜笑了笑,跟姜志国说刚刚她吃了一碗面,还吃了一小块蛋糕。

    “小孜很乖。”姜志国欣慰的点点头,接着问道:“过的还好吗?”

    这个问题让姜孜一时分了神。

    过的还好吗?挺好的吧,沈度很好,工作也在起步。除了只能隔着玻璃看看爸爸,还有很想念再也回不去的家。

    她把散下来的头发缕在耳后,看着姜志国苍老的脸,那脸上皱壑满布,哪还有当初的意气风发。

    “恩,很好。”她答。

    “小孜……”像是鼓足勇气,姜志国犹豫很久后终于嘴唇嗫嚅着又问道:“爸爸一直想问,当时那五百万,是怎么来的……”

    姜孜说借遍了亲戚朋友,但他知道,哪有那么简单。

    濒临破产时他已经见识了世间极寒,更别说已经入狱,哪还会有人肯借钱给他们父nv钱。

    “爸爸,是沈度。”

    “沈度……沈氏总裁……沈度?”

    “是。”姜孜点点头。

    ………

    走出宁城监狱时气温好像又低了一些,狂风四起,枯枝败叶在地面上打转。

    爸爸说的对不起犹在耳边耳边呼啸。

    可说到底,哪有什么对不起,靠近沈度是不幸亦是万幸,他是救赎也是挚ai,是神明也是我的余生。

    寒冷让人瑟缩,手冷到连包里响起的电话都拿不稳,“孜姐,出事了。”不等她继续伤春悲秋,梦梦的声音砸响平地惊雷。

    ————

    这篇写的好想哭,可能我功力不深写不出沈度的深情,但是在我心里他真的很温柔。

    姜孜也真的很勇敢,好ai他们两个。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