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王爷的攻臣计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  "皇上,能彻底击溃金漠,燕奇临功不可没,我在奏章上该是写得一清二楚,甚至就连留在北方大郡的近三万兵马,都已归化大定,皇上没道理不允,毕竟那都是一等一的即战力,并非大定将领能比拟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朕打算在巴乌城设都督府,将班军和朝中有品秩的武官子弟送到这儿,交给你俩训练,如此一来,他岂不是更能言正名顺地在巴乌城紮根?"高钰循循善诱着。"你要知道,他的身分不只是一般大燕人,而是大燕皇嗣,朝中有人为此事议论纷纷,吵得朕头痛,朕倒是可以极力摆平,但要是到时候有人不长眼想危害你远在丰兴城的弟妹,该如何是好?"

    周呈晔眯起黑眸,杀气横生。

    说白一点,他根本就是拿他弟妹威胁他……"奉言,你意下如何?"

    "我认为这法子不错,以归化之名,助朝有功,自然能消弭朝中异言。"周奉言说得极轻,始终垂着长睫。

    燕奇临托着腮,跷着脚,等着周呈晔驳斥。

    "……那就这么着吧。"

    "喂,这跟你当初说的完全不同。"燕奇临不快地道。

    "是不同,但也是个法子。"

    "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居然要他帮仇人练兵……到底是要他死后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不需要战俘的意见。"

    燕奇临咬了咬牙,却又听他说:"只要能在一道,其他都不是问题,况且皇上也不需要担心他会有子嗣的问题,因为他和我在一块,咱俩是谁都不会有子嗣的。"

    "就是知道他不会有子嗣,朕才愿意接纳他,倒是你……周家没有你开枝散叶,没人传承你一身武艺,那是一大损失。要不朕替你安排几个……"

    周呈晔没兴趣听他摆出一副为他好的样子,冷声打断了他。"少假了,都答应帮你练兵了,那不是把我的武艺和燕奇临的奇兵战略全都传承下去了?"

    "好,既然你都点头了,朕也不罗唆,给你们一点时间叙旧,朕回马车上歇息。

    看着高钰大摇大摆地从面前走过,想到往后还得替他练兵……燕奇临真是一肚子火,还没得发泄,周奉言之妻已来到他的面前。

    "王爷,多年不见,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于丫儿说着,红了眼眶。当年受他帮助许多,却因为相公谋反而算计他,对于这事,她至今耿耿于怀,得知他还在人世,不管怎样非得走这一趟不可。

    燕奇临张了张嘴。"没事,你呢,过得好吗?你家那口子待你如何?"

    "很好的。"她说着,回头拉着周奉言。

    "王爷……"周奉言哑声启口着。"停,咱们之间没恩没仇,犯不着到我面前忏悔。"

    "当初,我认为劝服不了你,但也从未想过对你痛下杀手,毕竟你是我看大的孩子,是我……"

    "我只问你,当初你是故意将周呈晔引见给我的吗?"

    "是。"

    "嗯,对这点,我还得感激你,至于大燕什么的……反正都没了,多说无益,不过……"他突地一把揪近他。"让我咬一口解气,不过分吧。"

    周奉言闻言,要避已经来不及——燕奇临吻上他的唇,再狠咬了一口。"丫儿,可以把你家相公带回去了,往后有空闲,入京时再去拜访你。"

    "好。"于丫儿笑说着,拿出手绢轻按着周奉言的唇。

    送走了周奉言夫妻和高钰,周呈晔冷冷地睨着燕奇临。

    "怎?"

    "你这是故意在挑衅我?""哪是。"燕奇临笑得又邪又坏。

    "横竖这都督府,你是非得和我一起管理不可,手里掌着权,往后好办事,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我是不满,可我也由着你了,不是吗?"

    "燕奇临,你完全不明白我多不能忍受你碰了其他男人。"话落,他转身就走。

    燕奇临双手环胸。"笑闹罢了,何苦认真?"他就是知道他不能忍受才故意这么做,要让他知道他有多不满。

    原以为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岂料用过膳后,周呈晔便进了他的房。

    进了他的房便教燕奇临够意外了,更没料到的是他竟缠绵地吻着他,对他上下其手,教他直摸不着头绪,待他回过神时,才发觉他的双手竟被绑在床柱上。

    "你这是……"不会吧……

    周呈晔笑眯眼,搓揉着他的玉囊,舔弄着他巨大的前端,长指缓缓地滑到股间。

    "周呈晔,你别闹!"

    "唉呀,你害怕了?不过是笑闹罢了,何苦认真?"周呈晔皮笑肉不笑地道。

    燕奇临直瞪着周呈晔,就见周呈晔褪去衣物爬坐到他身上,而且周呈晔笑着,眼神却令人冷到骨子里,可偏偏又捧着他的巨大进入他的体内。

    燕奇临微眯起眼,可以瞧见自己将周呈晔的后穴撑到最大,瞧见自己是怎么进入他,心底不禁一阵激动。随即感受周呈晔不住地摇摆着腰,迎合吞吐,时快时慢地折磨他,直到感觉周呈晔体内一阵抽搐,他立即明白他快要泄了,立刻撑住,等着余韵褪去。

    燕奇临粗喘着气息,等着他快意方歇,要开始第二波攻势,他竟起身下床,随意地清洗着自己。

    "喂……哪招呀你,知不知道我快要爆炸了?"他粗嗄喃着。

    "知道,我就是知道才会起身啊。"周呈晔依旧笑眯眼。

    "你……"

    "多谢招待。"他笑说着,不忘拿拧干的布巾擦拭着他胸口上的热液和濒临临界点的巨大。

    "招待什么?"

    "我满足了,你慢慢来吧。"

    "我怎么慢慢来?"他拉扯着缚住他的铁链。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一脸爱莫能助。"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欠人,通常是旁人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回。"

    "你……"他不敢相信他竟挑这当头报私仇。

    "对了,在潭关时,你总共绑了我几天?"

    "……两天。"

    "鬼扯,是二十一天。"

    "你不会真的要绑我二十一天吧!"他暴啦着。

    "肯定要的,早点休息。"

    "周呈晔,你给我回来!"见他要走,他不禁放声吼着。

    周呈晔回头,拿了布巾往他嘴里一塞。"乖,夜深了,安静点。"

    燕奇临一双眸子像要喷火似的,暴喊着模糊的下流话。

    "再吵,我就上你!"

    马上的,燕奇临安静了。

    而他,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燕奇临简直不敢相信他竟如此对待自己,尤其是在这欲发不能发的当头,这不是要痛死他吗?!

    正怒火中烧,突见周呈晔又开门入内,教他喜出望外,认为他不过是打算小小惩治自己罢了。岂料,周呈晔入内只是替他盖着被子,而后又往他下身摸了两把。"睡吧。"

    我睡你的……一整夜,燕奇临骂到快吐血,周呈晔却是铁了心的头也不回。周呈晔就是要让燕奇临明白,他的妒火有多么浓烈,报复的手段可以让他吐光

    体内的血!

    *欲知周凌春与殷远曲折的爱情故事,请看《圆房这么难》。

    *欲知周奉言与于丫儿的缠绵恋曲,请看《养妻好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