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王爷的攻臣计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就说了,命运就是这般捉弄人。"他喃着,话语益发细微。"所以咱们能够再相遇,就是老天给咱们相守的机会,你如果不把握,小心天打雷劈。"

    燕奇临原本还勾着笑,却突觉他有些不对劲,不禁往他额上一抚。"混帐,你在发烧,怎没说上一声!"

    "难怪……昏昏沉沉,身子又轻飘飘的,老觉得像在作梦。"他疲惫张眼,还是不住地瞅着他。"我不是在作梦吧。"

    可千万别让他一觉醒来,发现他还在巴乌城,孤独地守着周家祖坟。

    "你……"燕奇临哪瞧过他这般脆弱的模样,心里疼得受不了。"你等一会,本王去把军医找来。"

    "你不会不见吧。"

    燕奇临不舍地将他搂紧。"不会,都成了你的俘虏了,还能去哪?"

    "别骗我,敢跑,天涯海角都把你搜出来……"喃着,他逐渐失去了意识。燕奇临见状,起身却发觉被他紧握着手,哪怕人都昏了,手还抓得死紧,逼得他只好大喊道:"江辽,把军医找来,快!"

    "是。"守在门外的江辽随即应了声。

    燕奇临垂着睫,手抚过他的眼皮。他以为只有他受尽相思苦,却没想到原来一向倔强的他,也会因失去他如此惶恐不安。

    他知道自己一直被爱着,却不知道被爱得如此的疯狂。

    所以,他被俘了,甘心臣服。

    就在周呈晔病得一塌糊涂时,燕奇临指点着大定军,还让江辽带着他的三万军力一并出战,而在周呈晔好得差不多时,大军已告捷回哨楼。

    "真的?"周呈晔一觉睡醒,不敢相信竟听见这好消息。

    "有本王指点,还能不拿下金漠?"那口气简直是不屑到极点。"不过,本王说的是金漠,而非其他部族。"

    "那倒无妨,况且有些部族天性并不好战。"

    燕奇临轻点着头。"要是回巴乌城,你缴印回去时,记得跟大定皇帝谈谈,看能不能让一些部族归化大定,可以把他们安置在北方大郡南方一点的城镇,好比像咕耶城这一类地方,横竖他们想要的只是安稳的生活而已。"

    "嗯,我会记得跟他进言。"

    "尤其是有些部族养马的方式很特别,还有他们的牲口品种也跟南方不同,这倒是可以学习或交易的。"

    "干脆给我纸笔,让我把这些事先记下。"

    "躺着养病的人要什么纸笔?我改天有空就顺手写写。"

    "你想到什么就顺手写,届时我一并呈上去。"他向来就不是个纨裤王爷,他的脑袋里有许多想法,只可惜大燕皇帝从不采纳。

    "记得不要去太久。"

    "我会顺便去探探我妹子,她快临盆了……不对,等我回去,应该巳经生了,就不知道是不是女儿,如果是的话,我就带在身边亲自照料。"算算日子,等他回到丰兴城,别说过元宵,恐怕都要二月了。

    燕奇临凉凉望去。"你承认吧,你偏爱小姑娘。"

    "我去你的,我偏爱谁你会不知道?"

    燕奇临拉着他的手往自个儿下身一按。"本王知道。"

    周呈晔毫不客气地五爪收拢,燕奇临二话不说地拿开他的手。"自毁乐趣,你下半辈子还有什么好玩的?"

    "天底下有一半都是男人,想玩,还怕没乐子?"

    "好呀,咱们一块玩,瞧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燕奇临笑得危险。

    "好呀,回巴乌你就知道了。"

    "还要等到回巴乌?你快点康复吧,想憋死本王啊?"

    "手借你。"

    "太没诚意了。"他嘴巴被养刁了。

    "我还在发热。"

    "知道。"所以他一直很安分了,不是吗?

    "体内应该会更热。"

    燕奇临微微眯起眼。"你说得这般详细,是要逼本王采取行动吗?"

    "说说而已,我是病人。"他很好心地朝他身下轻抚两下。"乖,等我病好。"

    "你这小子!"分明是恶意挑衅!

    周呈晔双手一摊,表情非常无辜。

    燕奇临无声骂着,随即又道:"言归正传,这场战役是赢了,虽说没将金军擒获,但金漠确实是散了,而本王和麾下的军士……"

    "记住,别再自称本王,你已经不是王爷,是我的战俘。"

    燕奇临抽了抽眼皮。"你的意思是——我跟我的兵马全都成了你的战俘,要跟着你一道回巴乌?"那恐怕有难度。江辽方才说了,点兵之后,伤至伤残共有一千四百余人,其余尚有两万七千多人,这些人数要是跨过北方大郡,周呈晔不马上被扣上谋逆的帽子才有鬼!

    "不,我打算只带你回巴乌,但如果你习惯有人跟着,你可以带几个跟咱们回巴乌一起农耕。"

    "其余的?"

    "其余的先安置在北方大郡,原本我打算先写奏章禀报我的决定,但这一病就拖了点时间。"

    "为什么我觉得听起来你比大定皇帝还拥有决策权?"一想起他站在高钰身旁的模样,他就妒火中烧。

    "哪有什么决策权?不过就是比照关外部族的归化方式罢了,比较不同的是你麾下这些兵全都是战力,更胜大定的边防军,留在北方大郡,一来大定替你养兵,二来边防有需要随时能调动。"

    "你这算盘打得真精啊,拿我的兵去保卫大定。"虽说猜得着他的心思,但就不爽免费地把跟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们交到别人手中。

    "横竖搁着也是搁着,能让他们得到妥善的照顾才重要,这才不枉他们如此抛家弃子地跟随你。"他动了下,往他腿上趴着。"释了兵权,你和我才能无忧无虑地过着退隐的农耕生活。"

    "那就这么着吧。"要不还能如何?

    "奇临,谢谢你。"

    "得了,你赶紧把病养好,才是谢我的最佳法子。"

    周呈晔低低笑着,感觉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他的发,令他快入睡。"放心,最迟这几天咱们就动身回巴乌。"

    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和他回到他最熟悉的故乡。

    可就在周呈晔病癒,将北方大郡的一些杂事处置妥当,正准备动身回巴乌时,雪淹没整片荒凉的大地。

    "……这怎么回事?"周呈晔走在哨楼穿廊,看着从天而降的银雪和一望无际的银色世界。

    "你这人到外头都不知道多添一件衣服吗?"燕奇临拉开大氅,从他身后将他包覆得严实。

    "奇临,你以往在北方大郡瞧见过这么大的雪吗?"

    "没有。"北方大郡入冬后气候酷寒,但因为地处荒漠边缘,水气不足,难以凝成大雪。细如沙的霰雪是有的,但如鹅毛般的大雪倒是少见,连他也是初次见着。

    "这种状况似乎不适合远行。"

    "肯定。"

    "那只能等大雪停了。"

    "放心吧,这种雪下不了太久的。"

    话是这么说,但这场大雪却硬生生地连下十日还不停,就连马都受不了这种酷寒而暴毙。周呈晔当机立断,让申屠业下令,大开门户,让关外的部族可以进入北方大郡避寒。

    "这么做好吗?"燕奇临沉吟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