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王爷的攻臣计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那当然,本王觊觎他很久了,他落进本王手里,逃得了吗?"燕奇临嘴里说笑着,但眸中却染着杀气。"本王会拿他交易,但得在本王腻了他之后。"

    "你要是腻了他,就先把他交给我,要不咱们一道玩乐也没什么不可,横竖不是没这般玩过。"

    "有何不可?但还是等他把伤养好再说,要不怎么玩得起来?前些日子就把他的伤口又弄裂了,扫了兴致。"

    "你这家伙真没个分寸,愈说愈教我心痒了。"

    "江辽不是替你备好了人,尽管快活去。"

    金军拍拍他的胸口,门外江辽随即带着他回房歇息。

    燕奇临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你是死人不成,连挣扎都不会?"

    "……我是死人就不会有反应了。"何必一直瞪着他的胯下?"是江辽说你拿了我伤重未癒当借口,我当然得演得像样点。"

    燕奇临微眯起眼,啧了声,暗恼江辽竟连计划都说了,就知道他是个大败笔。面带不快地在床边坐下,转移话题道:"怎,你不是挺禁欲,现在随便一个男人碰你都能教你兴致高昂……到底是谁把你调教成这副德性的?"

    既然他已经察觉他未失忆,他也没必强装失忆,横竖都已经决定要送他回北方大郡了。

    "不就是王爷?不过,和王爷相较之下,金军确实是有技巧多了。"

    "你这混蛋,当着本王的面夸其他男人?"

    "不是夸,是笑你空有蛮劲,不懂取悦人。"

    燕奇临笑眯眼,一把攫住他的硬挺。"本王现在就好好地取悦你。"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巨大毫无预警地进入,教周呈晔闷哼了声,而燕奇临的气息就在他的耳边,双臂自身后紧拥住他……明明身子就像是被钝器撞击得发痛,可是他的喘息,他的体温,他的气味都令他疯狂。

    "奇临……奇临,回到我的身边……回到我的身边。"周呈晔回头,舔着他的唇,吻着他的颊,因他而动情的俊脸染上诱人的绯红。

    燕奇临握住他的腰,狠狠地撞击着,张口封住他的唇,如狂风暴雨般吸吮勾缠着,像是要将他揉入体内般,野蛮地一再渴求,压根不管他的身子撑不撑得住,一迳地攻城掠地,一回又一回,怎么也无法餍足。

    只是离别又在眼前,他再饥渴也得节制。

    四更天,大雪纷飞的夜色里,周呈晔被唤醒。

    "呈晔,时候差不多了。"江辽低声说着,动手先解开他手上的铁链,将一套军袍交给他。

    周呈晔疲惫地坐起身,浑身似是被燕奇临擦洗过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只剩下体内残余的痛。

    "王爷呢?"

    "还歇着。"江辽催促着他换军袍。"每日近五更天时都会有北方大郡附近的镇民,偷偷地溜至潭关卖粮,届时你就跟着咱们的人,假装护送镇民回北方大郡,再跟着他们一起走就好。"

    "……王爷竟还能跟镇民买粮?"他微诧问着。

    江辽见他毫不在意地在面前更衣,随即垂下眼,道:"当初庞彻就先将位在盘阳县的冀王府给搜刮一空了,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他那小子在这点上还挺精明的,可惜,在撤退时他断后,就那样去了。"

    "是吗,太可惜了,那时说要一道喝酒,都还没喝到呢。"他穿上军袍,垂眼思量着。他原以为燕奇临是傍着金漠生存,如今看来,两人该是平起平坐。

    表面上,金军像是颇尊重燕奇临,以他马首是瞻,事实上不过是暂时的屈从,相信这点心眼,燕奇临该是看得透的。他是那般爱演爱装的人,都已经是妖孽了,金军那点小道行,实在不成气候。

    该注意的是金军的企图,而他……真该趁这当头回北方大郡吗?

    他是该相信燕奇临,可不知为何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呈晔,时候差不多了,快走吧。"江辽说着,还塞了一把短匕给他。

    "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周呈晔抽出短匕瞧了眼,便插往靴筒藏着。"多谢。"

    江辽轻扬着笑,送着他出卫所,低声道:"恐怕会走上一段路,你撑得住吗?"

    "胸口上的伤已经不打紧了。"

    江辽欲言又止,周呈晔瞥了眼,不禁放声低笑。"不用多想了,他还颇有分寸,不过……既然他人没来,你就帮我转告他,就说……"他故意贴在江辽的耳畔道:"只要他还活着,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他掳回巴乌城。"

    江辽愣了下,笑了笑,不置可否。"愿你一路顺风。"

    "多谢。"

    外头,两辆推车,两个做平民打扮的青年和一名亲卫已在等他。

    周呈晔跟在其后,不住地打量地形,走了十几里路后,饶是天空还下着绵绵薄雪,他却已经汗流浃背,体力有些不支。

    胸口隐隐作痛着,但他脚步一直没落下,直到出了卫所外的哨口,那名亲卫才留下,目送他与其他两名青年往北方大郡的边境而去。

    周呈晔走在后头,分了点心神打量眼前的青年,虽然只瞧见侧脸,却总觉得似曾相识,但想不起在哪见过。

    而且这氛围透着几分古怪,两个青年一路上没交谈,而且脚步极快,感觉上不像是一般镇民,反倒像是训练有素的民兵……北方大郡那头也培养了民兵吗?这轮廓面貌不似金漠族的深……

    才忖着,他听见了马蹄声,不疾不徐地从身后而来。

    他没有回头,但光听那马蹄声推断,至少也有百人……犯不着浪费力气挣扎,现在的他没有多余的筹码下注。"族长。"

    眼前的青年回头,这正面一瞧,周呈晔不禁失笑。就说他向来过目不忘,怎可能有印象却想不起是谁?会想不起来是因为当初这青年被堵着嘴,至今他还记得他遭燕奇临糟蹋得有多凄惨呢。

    他今日会落进陷阱,该怪燕奇临和江辽,他们竟然没察觉这人就是当初被江辽带回哨楼的少年。

    但他想一想,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依江辽的能耐,怎可能犯下这种大错,况且临行前他又给了他一把短匕……

    "昱人,做得好。"金军在周呈晔身边下马,朝他伸出了手。"周将军,身体初癒哪堪得起在雪地里行走,不如到我的营帐里避雪吧。"

    周呈晔笑了笑。"金漠族长盛情,我就从善如流了。"除了跟着走,他又能如何?

    眼前,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跟金军走,然后等着看燕奇临那个混蛋到底是如何算计他。

    顶着愈来愈狂的风雪来到百里外的金漠主营,周呈晔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就连唇也不见半点颜色。

    一进营帐,金军马上差人备酒。"来,喝点温酒祛祛寒。"

    "多谢。"他握着酒杯却不急着饮,反倒是先打量起主营帐。

    里头比他想像得要来得宽敞,床板用毛皮铺着,就连地上都铺着毛毯,而营帐外的地上脚印是新踩的,代表这是新移地的主营。

    从方才一路过来,营帐看不见尽头,散落在山脉侧面的天然屏障里,人数恐怕是数万到十数万不等,莫非……燕奇临想知道金漠的主营在何处,才会蓄意让他被掳走?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