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待嫁闺中之嫡妻风华 卷六

章节目录 第28章

    他倒是想把安容和顾清颜一起葬在萧太夫人身边。

    不过这事也只是想想,提都没提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萧家不会同意。这不是瞎胡闹吗?

    他找瞎眼神算。给安容找块风水宝地埋葬。

    瞎眼神算看着他,笑了一声道,"风水宝地?嗯。后山倒是极好。"

    萧湛当时还要打仗,安容的陵墓,是瞎眼神算帮着修的。

    修的很奢华,用的是寒玉水晶棺。躺在里面,透过棺盖都能看的见。

    瞎眼神算还在陵墓旁建了个小屋。

    这一切。瞎眼神算都是有预谋的,他想收萧湛为徒啊。

    人要是埋在地下,最多烧些纸钱,可要是什么时候来都能看的见。那来的次数不就多了?

    一来二去,他再开导开导,指不定人家脑袋一抽。就跟着他混了?

    瞎眼神算想的极好,可架不住萧湛要打仗啊。

    不过他倒是有事没事就来陵墓里看看。

    好吧。他来看看,是怕遇到盗墓贼,把安容脑袋上,萧家传家之宝给偷去了。

    那样,萧老国公不剥他两层皮才怪了。

    可是,有一天。

    玉簪不见了。

    瞎眼神算吓了一跳,赶紧打开寒玉棺要找。

    可是玉簪没有找到,却发现安容手腕上多了只玉镯。

    他不小心碰了一下。

    那一瞬间,竟窥的一丝天机。

    这一丝天机,就成了三天前萧湛摘下木镯会被雷劈的缘故。

    木镯也舍不得安容死啊。

    后来,萧湛再来看安容时,他就开始在人家心口上捅刀子,叹息道,"当初你和萧老儿听我的话娶了她,不就万事大吉了,哪有今日之事啊?不听大师言,吃亏在眼前。"

    萧湛皱眉,道,"现在再说这些有用吗?"

    瞎眼神算等的就是这话,他笑道,"没用的废话,我会说吗?"

    "当初萧老国公求我给你改命,我道行不够,没成功还搭上一只眼,但是我不行,不代表你不行啊,"瞎眼神算道。

    萧湛眉头一凝,看着瞎眼神算。

    瞎眼神算笑道,"天机不可泄露,等到一定时候,你自会领悟的。"

    萧湛没理他,他以为瞎眼神算是框他的。

    瞎眼神算无趣,一把掀开棺材盖,抓了萧湛的手,去碰玉镯。

    萧湛眼前一闪,脑中便闪现一幕。

    他和安容拜堂成亲!

    不过只是闪了一幕,他的手便被玉镯灼伤,疼的他赶紧收回来。

    萧湛惊怔,"怎么会这样?"

    瞎眼神算嫌弃他道,"身上杀戮之气太重,被木镯嫌弃了,不过天机不可泄露,你问我,我是不会说的,自己领悟吧。"

    说着,瞎眼神算便走,走出去时,望天呢喃了一句,"是你的终究是你的,放弃也是拥有,就我这强求来强求去,终究是空啊。"

    最终,萧湛拜了瞎眼神算为师。

    他也窥的天机,寻得重生之法。

    其实,萧湛是想自己重生的,只要他重生了,不就能娶安容了?

    可是玉镯选择了安容,他控制不了。

    就这点纰漏,让东延太子钻了空子,他也重生了。

    而安容的重生,是他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还有玉镯,从光泽润滑被劈的破旧不堪,就像是被打回原形了一般。

    玉镯太喜欢安容,才不惜付出惨重代价,也要帮安容重生。

    他要从安容手腕上摘下玉镯,玉镯没劈死他,已经算他命大了。

    还有安容重生后,居然一个劲的撮合他和顾清颜。

    现在想想,萧湛看安容的眼神很不善。

    彼时的他,正将安容搂在怀里,搂的紧紧的。

    安容有些吃疼,她听着萧湛的心跳,脸微微红道,"你抱的太紧了。"

    萧湛没有松手,而是问道,"前世的我,难道真就那么可怕,你重生之后,不愿意再嫁给苏君泽,也不考虑我?"

    萧湛心口堵着一团气,捋不顺了。

    前世的他,大权在握。

    纵然是皇位,只要他想要,就是他的。

    前世,她就没有后悔退婚。

    重活一世,她不但没后悔,她居然还要把他推给顾清颜。

    人家骗她,她不但前世信,还信到了今生。

    傻到这样程度,萧湛也是服了她了。

    安容抬眸,望着萧湛的眼睛,见他脸上有怨气,安容眼睛轻眨了一眨,不懂他怎么忽然就吃醋了,莫名其妙啊。

    她没有解释,这事早说过很多遍了,他很不耐烦听她提顾清颜的。

    安容抓了他的手,摸在她隆起的小腹处,然后在他怀里拱了拱,软嚅声道,"我和孩子都是你的,还不够么?"

    "你觉得够了吗?"萧湛的声音无奈中透着一股沙哑。

    呼吸粗重。

    他又把安容抱紧了一些。

    只是怎么抱都觉得不够,好像要把安容嵌进他身体里才安心。

    想到安容这几个月来所受的苦楚,他就有将东延皇帝剥皮卸骨的冲动。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