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待嫁闺中之嫡妻风华 卷六

章节目录 第23章

    她望着萧湛,问道,"相公,你为什么会被雷劈中,赵成说八年前,瞎眼神算帮你改命,遭天谴也被雷劈了,你怎么会跟他一样?"

    好像也不一样,至少瞎眼神算瞎了一只眼睛,而萧湛没有。

    不过萧湛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被雷劈。

    总是有缘由的。

    萧湛瞥了玉镯道,"玉镯嫌弃我,给我一点教训。"

    听到这话,安容的眼珠子猛然睁大,不敢置信,"嫌弃你?怎么会呢?"

    她眯了眼睛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努了努嘴,一脸的嫌弃。

    敢嫌弃我夫君,我也嫌弃你,很嫌弃很嫌弃!

    萧湛被安容那样子给逗笑了。刹那间,安容只觉得万物都为之黯然失色。

    萧湛摸着安容的脸,深邃的眸底,透着一股叫人面红耳赤的深情,从所未有。

    安容微微讶异,眼睛直眨,不明就里。越看越觉得萧湛怪怪的。就听萧湛举起她的手道,"虽然玉镯嫌弃我,我依然感激它将你送回我身边。"

    闻言。安容眼睛眨的更厉害了。

    这话怎么听的不明不白的,什么叫感谢木镯把她送回他身边?

    她知道,她之所以会嫁给她,和木镯有脱不了的干系。可是那不是他故意耍计谋,她一不留神中了计吗?

    可是送回……?

    她去哪儿了。要木镯送回来?

    安容拧眉琢磨,猛然抬头,惊看着萧湛,有些急切道。"慧明大师说过,我能重生,是因为我有逆天改命之能。当时我就猜测是因为木镯,不会真的是木镯帮我逆天改命的吧?"

    萧湛点点头。

    确实是木镯。

    不过。还有一个他。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前世最终是拜了瞎眼神算为师,虽然早前连轩曾偷听东延太子说过这事,不过他并不相信。

    听萧湛说这话,安容就确定萧湛也梦到前世了,她的心有些慌乱不安。

    没人比她清楚,萧湛前世有多宠溺清颜了。

    他梦到前世,肯定知道前世的清颜有多好,没有前世的记忆,他对她能做到坦然,现在呢?

    安容低下眉头,见到手腕上的玉镯。

    她的心又雀跃了三分,木镯说过,要摘下它,除了萧家人的血外,还要有一颗甘愿为她牺牲的心。

    安容情绪逆转的太快,让萧湛见了直蹙眉,问道,"怎么了?"

    安容连忙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你做了什么事,惹的木镯会嫌弃你?"

    怕萧湛不回答,安容还拽着他手腕,央求道,"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要是不小心也得罪它了,它也引雷电劈我怎么办?"

    说着,安容还在心底为之前嫌弃木镯而赔礼道歉。

    萧湛见了失笑,"木镯不会嫌弃你的。"

    "那可说不一定,"安容还是有些怕。

    现在木镯喜欢她,不代表一直喜欢啊。

    安容拽着萧湛的胳膊摇晃,一定要萧湛回答她,萧湛奈何不得安容,只好道,"木镯嫌弃我前世没有娶你为妻。"

    安容,"……"

    无语了有没有,萧湛要娶谁,那是他自己的事啊,关木镯屁事啊,它还不乐意了?

    也太傲娇,管的也太宽了吧?

    安容斜视萧湛,道,"木镯怎么会这么霸道呢,你肯定是逗我玩的对不对?"

    她不相信手腕上的玉镯会这么的霸道不讲理。

    萧湛哑然一笑,捏着安容的琼鼻道,"木镯是萧家之物,霸道些有什么奇怪的?"

    说的也是。

    可也霸道的过了火吧,不听话就天打雷劈?

    不过安容又心中感动,她何德何能,让木镯如此偏向她?

    萧湛松了捏着安容鼻子的手,摸着玉镯道,"其实,它对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想到前世,萧湛感慨诸多。

    他被雷电劈中,睡了三天。

    短短三天,看尽了前世。

    他怎么也想不到,前世诸多悲剧,皆因他一句大丈夫何患无妻。

    这句话,他这一世也说过。

    现在想想,萧湛还有些后怕。

    他自打出娘胎,就命理极硬极苦,外祖父求了瞎眼神算十年,才求的他答应帮他改命。

    瞎眼神算搭上了一只眼睛,才勉强窥的一丝天机。

    就凭着这一丝天机,外祖父就把帮他娶嫡妻的事交给了他。

    安容最合适。

    可惜,安容退亲了。

    他一直以为安容退亲是因为流言蜚语,觉得他可怕,便是被雷劈晕之前,他也一直这么认为的,谁想到是因为苏君泽?

    以萧国公府在大周的权势地位,还从未想过会有人敢退亲。

    偏偏安容就有这胆量。

    萧老国公又是欣赏,又是愤怒,以国公爷的性子,他下定决心要把安容娶进门,哪怕是一具尸体,那也必须是萧国公府的。

    那时候的萧湛,对儿女之事看的极淡。

    娶谁为妻,他并不在意。

    娶谁不是娶?只是他需要嫡子继承家业,需要嫡妻帮他打点内务,仅此而已。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