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待嫁闺中之嫡妻风华 卷六

章节目录 第11章

    慧明大师说过,安容的命辰星很奇特,会无缘无故的变暗,就像在这世上消失了一般,或消失一夜,或大半个月。

    他一直以为是安容重生的缘故,却万万没想到安容竟然有凭空消失之能!

    顾清颜摸着冰冷的牢笼,讥讽一笑,"这玄铁打造的牢笼,能关的住所有人了,唯独关不住她,难怪从萧国公府被绑架,从大周到东延,一路上她都镇定自若,原来她手里有杀手锏!"

    她从始至终都给人一种不就是绑架吗,只要我想走,谁也拦不住的感觉,她一直当她是自欺欺人,没想到却是真的!

    元奕瞥了顾清颜一眼,他的笑凉过天上月,"同样是嫡妻,前世你未曾怀有身孕,我掳劫你来东延,萧湛都亲自相救,这一世,沈安容身怀有孕,他却在边关稳稳当当的做他的大将军,我以为他对沈安容没有怜爱,她的生死无关重要。"

    现在想想,当真是可笑之极。

    便是安容手腕上的萧家传家之宝,萧湛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人家没来救妻儿,那是因为根本就不需要!

    枉他派了人去大周,辛苦将她掳来,到头来却是个大笑话!

    柳公公站在一旁,他的心稍定。

    比起安容忽然凭空消失,他被安容劫持,勒索了两个馒头一碗水要轻的多,轻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就在柳公公轻松一口气的时候。顾清颜就拍了铁笼道,"中她的计了!"

    元奕皱眉,"何出此言?"

    顾清颜咬了牙道,"她饿的不惜骗柳公公上当,要馒头和水,要是她能随便消失,就不会用计了。慧明大师也说。她消失在月圆之夜,定是与天上月有关,昨儿她要暗卫掀我屋顶。目的就是要我报复她!"

    顾清颜大胆猜测,安容的消失和天上的月亮有关。

    她很聪明,都叫她猜对了。

    可惜,安容消失了。

    她的猜测再对。也是回天乏术。

    柳公公一听,忙问道。"现在萧姑娘消失了,颜妃可知道她会在哪里出现?"

    顾清颜瞥了柳公公一眼,嘲弄一笑,"我若是知道。还有她逃跑的机会吗?"

    柳公公悻悻然。

    元奕的眸光投向牢笼,"要说她消失,凭空出现在萧湛的军营里。我都信。"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牢笼,手里从冰冷握的滚烫的钥匙。还有什么是不能相信的?

    他现在都开始怀疑,这座特地为萧湛打造,安容先用的牢笼,将来能不能困住萧湛了。

    顾清颜冷然一笑,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我就不信萧家木镯还逆天了!"

    元奕眉头一挑,他想起前世萧家玉镯变成的玉簪,其中之一就是在安容的手里,没准儿就是这玉镯有逆天改命的本事呢?

    可是他又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萧家玉镯不护着顾清颜,反倒护着安容呢?

    安容消失了,没人知道她会在哪里出现。

    是在大周,还是在东延,亦或者是北烈?

    元奕想找到安容,可是却没有足够的信心,但是做皇帝的,只要一句话,就有无数人去帮他做事。

    只要安容出现在东延境内,就要保证她插翅也难飞!

    顾清颜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后,她回头看了元奕一眼道,"现在沈安容消失了,也不用顾忌朝倾公主了,你还是接她回来吧,就是不知道这空荡荡的牢笼能不能说服她。"

    看着顾清颜微微上扬,带些冰冷笑意的嘴角。

    元奕头皮发麻,他几乎可以预见朝倾公主回来,见不到安容找她闹腾的场景。

    她肯定以为是安容的消失,是他和顾清颜捏造出来骗她的。

    别说,朝倾公主回来,还真的找元奕让她见安容,不论元奕说什么,她都不信。

    "一个大活人,被关在铁笼子里,没有钥匙,她怎么消失的,你告诉我,你给我也消失一个看看,"朝倾公主气红了脸。

    她在东延,就这么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现在却不知道去哪儿了!

    元奕头疼,对于安容消失找不到这事,他心情差,说话就冷了,"朕是没有一只能灼伤人的玉镯,要是有,朕也给你消失一个!"

    说完,甩袖便走。

    元奕和朝倾公主争吵,不是甩袖走就能解决的。

    事情最终以元奕答应带朝倾公主去边关告终,朝倾公主始终不信安容会消失,她坚信是元奕把安容藏了起来,他要去边关,肯定会带安容去的。

    只有她在军中,才有和安容再见的可能。

    而安容在玉镯憋了五个时辰就出来了,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很后悔,没有多要几个馒头,饿啊。

    不过她出现的地方,不是在铁笼,也不是在御花园。

    而是在皇宫外,离皇宫大门不过百米处。

    安容从没想过会这么的幸运。

    一段时间没有进玉镯,她的感激之心增长了许多,有好多人在感谢她。

    她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好事,引来那么多人感谢,太奇怪了。

    就拿怀城池家大姑奶奶,晏家大少奶奶来说吧,就对她很是感激。

    安容觉得纳闷呢,她坑了池家那么多的战马,帮她出了个主意,送她回晏家,恩情有,但不会这么的重,太怪异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