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待嫁闺中之嫡妻风华 卷六

章节目录 第8章

    暗卫脸色微变,见安容两眼望天。

    他想着来之前,皇上就在御书房召见几位将军……

    又和安容寒暄了几句,暗卫便捂着肩膀,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安容撇嘴一笑。

    这世上可不止连轩一个人难缠,我也一样。

    敢给我难受,我也让你寝食难安。

    别说,安容这一招够狠。

    元奕听了暗卫的禀告,脸都青了。

    看那些大臣的眼神很是不善。

    为了抓暗卫,他还下了龙椅,一个个盯着大臣的脸看。

    看的那些个大臣是一脑门子的冷汗。

    大臣一怕,他就觉得人家是心里有鬼,要去撕人家的脸,要摘下人家的面具……

    然后,东延朝堂都在彼此怀疑,怀疑对方是萧国公府暗卫假扮的。

    还有不少人趁机排除异己,浑水摸鱼……

    再说安容。

    她的祈祷半点用处没有。

    到了傍晚,掌灯时分。

    天就下起了雨。

    一下就是瓢泼大雨,那雨砸在青石地面上,声音清脆,如珠玉落盘。

    安容穿着蓑衣,缩在小几上,过了一夜。

    至于蓑衣是怎么来的,是守门侍卫送的。

    那两侍卫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一人是赵成了。

    他掏出一银锭子,对另外一侍卫道,"方才我去方便,朝倾公主的贴身丫鬟给了我一银锭子,让我想办法给萧姑娘拿件蓑衣,我不敢不答应,现在该怎么办?"

    那银锭子,是五十两。

    另外一侍卫看见银子就不挪眼了,只是有些担心,"会不会被皇上发现?"

    赵成很担心,"我也是怕的厉害,可你也瞧见了,皇上虽然和皇后拌嘴,却也宠的厉害,她的吩咐,我不得不照做啊,丫鬟威胁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侍卫想了想,道,"现在雨下的这么大,应该没人来查看,只是送件蓑衣而已,等雨停了,我们就拿走就是了,应该不会被人发现的,但是,银子你得分我一半。"

    赵成捏着银子道,"一小半!"

    侍卫皱眉道,"二十两就二十两,不过你得再请我大吃一顿。"

    "那行!"

    就这样,安容得了件蓑衣。

    不过安容的心太大,就这样,她居然还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天放晴了。

    可屋子里的积水,厚如食指长。

    安容随手一波弄,便荡漾起阵阵涟漪来。

    涟漪未散尽,门外,却传来了打斗声。

    赵成假借朝倾公主之名和侍卫分赃,给安容送了一件蓑衣的事,到底还是暴露了。

    暴露的原因,竟叫安容哭笑不得。

    其实,昨儿下雨起,朝倾公主就派了丫鬟送蓑衣来。

    只是元奕顾忌顾清颜,使了计谋把蓑衣给劫了下来。

    谁想柳公公怕朝倾公主会来探望安容,到时候发现蓑衣不在,又和元奕闹腾。

    元奕没两天就要御驾亲征了,要关心的事太多,没工夫陪朝倾公主闹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巧了,柳公公送蓑衣来时,那侍卫正好去小解,见柳公公送蓑衣道,当即大松一口气,道,"公公放心,昨夜朝倾公主又送了件蓑衣来,屋子里虽然湿透了,可是萧表少奶奶安然无恙。"

    柳公公一听,眉头就皱紧了。

    他看着侍卫走远,又看了看手里的蓑衣,赶紧回去禀告元奕。

    这不,就有了抓赵成的一幕。

    听着门外的打斗声,越来越远,安容的心也提了起来。

    谁想,打斗声没了,开门声传来。

    元奕阴了一张脸进来,他手里拿了件蓑衣,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可怜溅了安容一身的水,脸上都是。

    安容抹着水,耳畔是元奕咬牙切齿声,"好一个萧国公府暗卫!好一个萧国公府表少奶奶!朕今儿算是大开眼界了,居然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愚弄朕!"

    还有那群不长脑子的暗卫,在屋子里看着,居然还让人钻了空子!

    暗卫很委屈。他们只是负责抓萧国公府暗卫,谁知道他会那么大胆易容成侍卫,还借着皇后的名义送蓑衣?

    这原本就是皇后做的出来的事,他们根本就没有多想。

    蓑衣都进了承乾宫了,皇上还能不知道,他们只当是皇上不想和朝倾公主吵,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见元奕大怒。柳公公忙劝道。"皇上别生气,萧国公府暗卫本事再大,他也只能送件蓑衣了。没有钥匙,就是给他们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人。"

    柳公公说着,门外传来一声冷笑。"说得对,没有钥匙。萧国公府的暗卫就是再能蹦跶,也是枉然。"

    元奕回头,就见到丫鬟扶着顾清颜走过来,元奕赶紧过去搭把手。问道,"你的伤好了?"

    不提伤还好,一提伤。顾清颜的脸色就青了三分。

    她松开元奕的手,道。"好多了。"

    说着,她用脚踢了踢门槛,涟漪飘荡远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