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待嫁闺中之嫡妻风华 卷六

章节目录 第2章

    只有安容不怕死,道,"我看见了。"

    偏朝倾公主还走下去,道,"皇上想看我行礼,方才没瞧见,那我在请一次安就是了。"

    说着,就盈盈福身。

    元奕,"……"

    元奕头疼了,他伸手道,"罢了,朕还担心你在后宫会被人欺负,你是皇后,谁敢欺负你,那免死金牌,你还是还给朕吧。"

    朝倾公主两眼一翻,"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皇上要收也行,叫史官来,在青史上给皇上记上一笔,还要注明我没有犯错。"

    闻言,安容扑哧一笑。

    这要写在了青史上,皇上出尔反尔的事,可是要流传千古,为人唾弃鄙夷的。

    元奕的额头隐隐发青。

    她没他想的那么呆傻!

    元奕说不过朝倾公主,又挂念顾清颜挨了板子,受了委屈,这不就先去流华宫了。

    等他走后,朝倾公主狠狠的冲着他背影,张牙舞爪了一番。

    安容看着她那样子,有些替她担心。

    "颜妃不是好招惹的,你打了她板子,她肯定会记恨你,"安容叹气道。

    估计朝倾公主还是其次,她才是首当其冲。

    朝倾公主不以为然,"我才不怕她记恨我呢,明明是我记恨她。"

    安容不知道怎么劝她好。

    她和顾清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虽然现在免死金牌她拿着,可那令牌是元奕赐给他的皇后的。

    朝倾公主的面具一撕下来,她就是颜妃。

    以她的高傲不服软的性子,顾清颜做了皇后,想打她板子,机会多的是。

    朝倾公主要是不吵不闹还好,要是闹腾起来,指不定就被当成是疯子关进冷宫了。

    她会是什么下场,全看元奕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了。

    朝倾公主也没安容想的那么笨,她笑道,"我就是怕便宜了她,所以才想办法先把场子找回来的。"

    她可不想自己当丫鬟换回来的免死金牌,最后被顾清颜得了去,她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可是贸贸然,又用不掉免死金牌,真是愁啊。

    朝倾公主摸着自己的手,看着安容道,"你说我要不要剁掉一根手指头呢?"

    安容啊的一声看着她,"你疯了啊?"

    丫鬟嬷嬷也都望着朝倾公主,可是都被朝倾公主轰了出去。

    等她们走后,朝倾公主两眼一翻。道,"我才没疯呢,我剁掉手指,她想冒充我,就得跟着剁手,我就不信她能有我这胆量。"

    安容愕然无语,"这样伤敌人八百。自损一千的办法。真的好吗?"

    朝倾公主坐下来,耷拉了神情道,"那不然呢。还有别的办法吗?"

    她天天都在琢磨,怎么避免被颜妃冒充,可是根本就没有可行的办法。

    除非让颜妃付出惨重的代价。

    安容看着她,问道。"你就不怕疼?"

    朝倾公主眼角抖了两下,不怕疼她早下手了。还用等到今天?

    她望着安容,有些渴望的道,"有没有不疼的办法?"

    "……没有。"

    朝倾公主眼神惆怅,伸手抓着锁道。"偷不到钥匙,你就出不来了,难道你要在里面关一辈子吗?"

    说着。她望着安容隆起的肚子,"你这肚子也有五个多月。快六个月了,难道要把孩子生铁笼里吗?"

    本来生小孩,就容易出事,要是没有产婆接生,那不等于是死路一条了?

    朝清公主说着,安容就摸着肚子,嘴角抽不停。

    她扫了四下一眼,看着那些距离很远,关的很严实的窗户,有些头疼。

    即便窗户打开,月光也透不到铁笼里来。

    安容望着朝倾公主,道,"我能不能去外面晒晒太阳?"

    朝倾公主望着她,"晒太阳?"

    "是啊,"安容说着,自己嘴角都在抽了。

    这显然没可能啊。

    朝倾公主伸手去摸安容的脑袋,看安容有没有发烧。

    "你可别再说这么蠢的话了,关在屋子里多好,在外面,指不定就风吹日晒,要是碰到下雨,你还不得淋坏了啊,"朝倾公主道。

    安容挠额头,讪笑,"我就是说说。"

    安容话音刚落。

    门吱嘎一声打开,走进来一侍卫,道,"皇后娘娘,皇上下旨,让你离萧姑娘远点儿,别被她给带坏了。"

    安容看着那侍卫,正是早上关门时,对她笑的侍卫。

    安容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眸光在他腰间别的鞭子上多看了两眼。

    朝倾公主站起来,气道,"又是颜妃在皇上跟前煽风点火的是不是?!"

    侍卫摇头,"臣不知道。"

    "铁定是她!"朝倾公主咬了牙道。

    侍卫作揖,"还请皇后娘娘别为难下臣,对了,皇上还有令,以后皇后再来看萧姑娘,来一回,抽萧姑娘一鞭子。"

    朝倾公主气的捏拳,"有本事,让他抽我!"

    侍卫见朝倾公主不走,就取了腰间的鞭子,要抽安容。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