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空手套白狼(H)

章节目录 番外:叶未期小朋友上学记

    叶未期小朋友今年五岁了,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孙兰在家里把北京的各大幼儿园资料摆在桌上研究了两天,太远的PASS;太近的让她体验不到孩子离家上学的快感PASS;太过贵族化的幼儿园也PASS;过于接地气的又怕楚亦觉得不妥,可真把她愁坏了。

    最后把在家备孕的姜海叫过来,两个人讨论了一下午最终选了一所综合条件最符合孙兰要求的幼儿园,等晚上把结果告诉自己老公后,后者也欣然同意,叶楚亦还表示自己可以抽空送儿子上下学,不忘夸一波孙兰选的好,正好跟去公司顺路。

    于是新学期一到,叶未期就被自家亲爹亲妈送进了书亦幼儿园,报道的那天还因为自家老爹帅气的外貌引来了不少目光,幼儿园到处都是哭着鼻子的小孩,镇定自若跟爸爸道别的叶未期就成了老师夸奖的好孩子和班级里唯二没有哭鼻子的小朋友——另一个没哭鼻子是因为他爸妈给他买了个电话手表,正坐那儿研究呢。

    第一天只是熟悉下环境和认识老师,叶未期觉得有些无聊,墙上挂着的字母表他也全部认识,得益于孙兰生怕自己儿子遗传到她的智商,叶未期刚会说话就拉着他进行一系列

    早教活动,好在叶楚亦的DNA争气,孩子完美遗传到了他的容貌和智商,高兴的孙兰打麻将都来劲。

    但既然妈妈把他送进幼儿园,就一定能让他学到新东西,所以叶未期满怀期待的等着温温柔柔的老师上课,可是做了一上午的游戏后,他不仅啥都没学到,还被葡萄班其他小朋友的哭声吵得耳朵疼,他有些失望。

    所以到了午休时间,叶未期给老师打了报告说想要在校园里走一圈,叶楚亦早前就给校方打过报告顺便捐了些钱,要求就是如果叶未期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触及原则问题和安全问题,适当的同意就可以。

    得到特权的叶未期大摇大摆的在校园里遛起弯来,书亦幼儿园的规模中规中矩,跟私立贵族幼儿园比起来虽有些差距,但比起一般幼儿园算是条件优越。

    逛着逛着就逛到了后校门,一个小男孩正蹲在门外面眼巴巴的朝门里望,看到叶未期出现后高兴的笑了起来,还冲他招了招手。

    好奇的叶未期乖乖的走了过去,蹲了下来隔着门和小男孩对视着,“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上学吗?”

    小男孩的神色有些黯淡下来,“我没办法上幼儿园,他们不收。”

    叶未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问了男孩的名字,“我叫叶未期,你叫什么?”

    “我叫岳楷,小名叫孟孟,你有小名吗?”

    叶未期摇了摇头,“我没有,我妹妹有。”虽然妹妹还没有出生,还在婴儿星球等着姜海阿姨去接她。

    “哇你还有妹妹呀!”

    “嗯!不过妈妈说我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看见她。”

    孟孟又往前凑了凑,“你几岁了啊!我五岁!”

    “我也五岁。”

    叶未期觉得两个人这样隔着门蹲着聊天有些累,他站起来敲了敲保安亭的窗子,声音软糯的问保安叔叔:“可不可以开下门让门口的小男孩进来啊?”

    保安一看是叶家的孩子,走出来看了眼发现是那个经常跑到门口往里面望的小男孩,确认没有啥危险后同意的打开门。

    “谢谢你!你真厉害!”

    “不要谢我,谢这位叔叔。”

    “谢谢叔叔!”

    叶未期拉着孟孟找了个长椅坐下,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家住这附近吗?”

    孟孟摇了摇小脑袋,小手往外边一指,“我爸爸在这里摆摊卖东西,我妈妈上班去了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就把我带过来了。”

    叶未期倾斜了下身子往门外望,确实路对面有个小摊子,卖得好像是些小玩具。

    “你们家住哪里啊?离这远吗?”

    “我不清楚,但我爸爸是开车送我过来的。”

    两个五岁的小男孩就这样坐在阳光下的长椅上稚嫩的聊着天,叶未期的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配上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孟孟觉得叶未期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人。

    时间很快就过了,叶未期看了眼手表,老师给了他半小时的时间,现在只剩五分钟了,他得回去睡觉了。

    “我得走了,我明天还能看见你吗?”

    孟孟愣了下,用力的点着头,“能!你等一下!”

    小手在背带裤兜里掏着什么,“找到了!你伸手!”

    是一只蓝色的小鲸鱼挂坠,孟孟把它放在叶未期摊开的手心上,“这是我妈妈之前给我买的,我有一只黄色小狗的!这个就送给你!”

    叶未期看着自己手心间的挂坠,做工并不精致,跟之前别人送给他的礼物都不能比,但是...

    孟孟的眼里闪着光,叶未期绽开了笑容,收下了这份小礼物,“谢谢你,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叶未期走到一半转过身子跟已经出了门的孟孟挥了挥手,两个孩子的心里都盼望着明日的相见。

    ————————————————————————————————————————

    “叶未期!你给我松开!”

    “啧怎么跟我说话的?皮痒了?”

    赤裸着身子四肢都被捆住的岳楷气的脸红脖子粗,仰着脖子跟早已出落成冰山美人的叶未期对视着,后者脸上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身上裁剪得体的西装衬得人气质清绝,手上的高脚杯中的红酒跟骨节分明白皙的左手相宜透露出一丝禁欲的气息,只是戴着的那串有蓝色鲸鱼吊坠的手链显得有些滑稽。

    岳楷丝毫不服气的挣扎着,右手链上的黄色小狗吊坠一晃一晃。

    “你别太过分了!”岳楷没想到,那时候一脸乖乖相的美人叶未期如今能把他压在身下干一整天都不带喘气的,认清现实的岳楷放弃挣扎,给自己在后半夜省力气。

    叶未期笑了笑,把杯中的红酒一口灌下,松开了手杯子掉落在地毯上,他不慌不忙地解开袖扣,松了松脖子上绑的规整的领带。

    “我的乖狗狗,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附:无意间冒出来的番外,食用愉快,叶家满门Alpha /抱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