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不安分子(H)

章节目录 吃饭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高盼没说话,实话说,这个话题让她头疼。

    她的话语权从不在他们之间。

    高母沉吟一瞬,道:

    “你现在怎么打算?我记得前几年你还和我们说要个孩子来着,现在呢?”

    “妈。”高盼道:

    “您想必也知道姜然这些年在外面做过的混账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不想过?”高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你当初居然和他结婚?你就是这样看待一段婚姻关系的?”

    前排的司机不禁从反光镜看了母女二人一眼。

    高盼抿着唇,没想到高母的话越来越过分:

    “高盼,别人的家庭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得信妈妈。你到最后就会发现,男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和谁过都是过,没什么不同……”

    所以你和爸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高盼心里想。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了车,高母还是在说话,高盼能够理解母亲,但是这个世界上谁能理解她?

    她尽量心平气和道:

    “妈,我出去了。”

    她把包一甩,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

    *

    其实高盼并不知道要到哪去。

    刚和钱嘉分开,她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宝宝要照顾,而高盼和沉默安的关系还一般。除了钱嘉自己的狐朋狗友并不少,可哪个关键时候能帮上忙不都是看她的笑话么。

    看她和甘婷抢男人。

    看她嫁给姜然这几年里,几乎一无所有。

    高盼嗤笑一声,刚想点根烟,忽然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里。

    她身体一僵。

    接电话的时候她以为是那个人,而实际上程嘉禾的声音温润又清晰:

    “高盼?”

    “是我。”

    “到家了?”

    “嗯。”

    她的话还是少的可怜。

    程嘉禾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

    “正好,我也到家了。”

    “你今天不是上班?”

    那边的人笑了:

    “高盼,今天是周末,我不值班的。”

    她心下有些了然。

    他难道只是因为知道高母今天要出院,所以才来的?

    “你走的真快,还不让我跟。”

    “不好意思。”

    “哎别,你别和我这么说话我还不习惯。我就想问问你……你最近怎么样?”

    高盼没说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嘉禾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词穷:

    “就是想了解了解你当然额,你可能不太愿意”

    “程嘉禾。”高盼忽然说:

    “咱们吃顿饭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