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不安分子(H)

章节目录 把握

    许如远真的如远了,高盼想起他的时候也不会心动了。

    可是她坐在窗边,心底却忽如其来一阵悲凉。

    她总觉得他不该和她说离开。

    但是他还是说了,甚至让她连念想也没留。

    他没再用原来的电话号码、社交软件,虽然高盼通过这些找过他无数次。

    为什么呢。她也问过自己。

    为什么忽然间他会抛弃她、他明明那样温柔的一个人,怎么舍得抛弃她。

    “高盼。”

    “高盼?”

    钱嘉试探着和她交流,高盼这才回神。

    “在想什么?”钱嘉推了推杯子道:

    “咖啡都凉了。”

    “没想什么。”她说道:

    “我是在想和姜然快点分开,不想再这样继续了。”

    “你……”她问道:

    “姜然怎么说?”

    “他还能怎么说。”高盼看向窗外:

    “我和他从来没有什么话可说。”

    “最开始你们俩不是挺好的么?那你现在需不需要我帮你什么?”钱嘉问她:

    “请律师?或者写一些稿子给媒体那边?”

    “我想找工作。”

    咖啡已经喝完了,高盼看起来似乎很平静:

    “离婚事宜就放在一边吧。”她想起了傅羽,他最近也没和她联系,想来也不再关心她了。

    “你妈妈还好么?”

    高盼母亲住院的事情,只告诉了钱嘉。

    “还行,意识清醒。”

    ……神他妈意识清醒。

    “那你一会要过去么?”

    高盼的食指戴了一只很酷的暗色戒指,此刻在打着节拍:

    “嗯。”

    “那一会儿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她吧。”

    高盼歪了下脖子:

    “……行。”

    让钱嘉意外的是,高盼的母亲看起来恢复得很好,才一周就嚷嚷着要出院,而她身旁还有一位年轻男子陪同。

    高母似乎对程嘉禾也很满意,虽然他撞了她,但是她也没有追究他的责任。

    她私下里对高盼说:

    “我看程嘉禾就挺好,你当初如果有这样的小伙怎么不好好把握。”

    但是钱嘉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来来去去打量几遍颇为稀奇,程嘉禾个子不矮,穿着白大褂很有制服感,她看着他的背影,用胳膊肘怼了下高盼:

    “他是你妈的主治医师吗?”

    “不是。”

    高盼面无表情道。

    “那”

    “她是撞了我妈的人,恰巧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原来如此。”钱嘉戏谑地看着她:

    “但我觉得,他就挺好。”

    高盼不准备理会钱嘉的八卦。她抿着唇:

    “撞了人还好?”

    “他可能也不是故意的。”钱嘉道:

    “而且他态度看起来很诚恳,刚才对你说什么来着,要送我们出去,结果你也没搭理人家。”

    “别说他了好吗?”

    今天的高盼看起来心情并不太好,在医院门口钱嘉和高盼说了再见:

    “我帮你问问台里,你之前有过工作经验,他们应该会留你。”

    高盼怎么不知道好友只是给她一个心里安慰罢了,她自己的水平自己最了解:

    “你不用太操心,我也没报什么希望。”

    和姜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这些负面新闻别人还会看么。还喜欢看么。

    看的都是她的笑话吧。

    钱嘉听了高盼的话,心情还是有点失落。曾经高盼最擅长从事传媒,现在有的人扒出她从前的照片,添油加醋,给她的生活还是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再见。”

    钱嘉离开后高母问她:

    “你要找工作?”

    “嗯。”高盼没什么表情地回了句。

    “姜然不是有钱吗?你怎么突然想出去工作了?”

    高母不常看八卦,高盼也不想和她细讲,若是说自己打算离婚,母亲这一关应该很难过吧。

    上了出租车,她听到高母说:

    “你老实说,姜然是不是不要你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