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不安分子(H)

章节目录 烫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傅羽轻轻推开了卧室门,高盼躺在里面,像个睡美人。

    他矮下身子,认命地脱去她的高跟鞋她的右脚踝已经被磨破了,却一声不吭。

    脱衣服的时候,他发觉她里面没穿衣服,只贴了胸贴。

    里面是浑圆雪白的乳。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手却收了回来。他把她摆正了位置,拿了个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却忽然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看向她,发觉女人大概还在不清醒中。想把手腕收回,她却攥得很紧。

    傅羽目光沉沉,回想起那年的初见。

    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但是高盼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

    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她带着哭腔道:

    “……爸爸。”

    她流着眼泪,哭泣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傅羽。

    她可能还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

    “傅羽?”

    “不睡了?”

    她大概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境,眼神还是懵的,意识到是在傅羽家里,高盼便想要起身。

    傅羽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

    “想走?”

    醉了的她和醒了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你梦见你父亲了?”

    高盼起身的时候,傅羽问。

    她回过头,妆容有些花了,可是表情很平静:

    “没有。”

    “你要去哪?”

    她还有哪里可去?

    “你管不着。”

    高盼今晚本就怒气值max,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又要翻脸不认人。

    “你要回到姜然那儿吗?”傅羽对她道:

    “高盼,你怎么那么贱?”

    姜然是什么样的男人又什么时候轮到傅羽来说了。

    女人走到洗手间,用面巾纸擦了擦脸,勉强把花掉的妆容处理掉后对他道:

    “傅羽,你别管我了。”

    说到底,傅羽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抓不住很多东西,现在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是因为他是第叁者的缘故么。

    可是对婚姻先不忠的是那个男人,他又如何算的了第叁者。

    “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别过来,我也不会再找你了。”傅羽道: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你那算什么。”

    高盼没说话,傅羽去点了支烟,要走的时候高盼回头看了傅羽眼:

    “你这是做什么?!”

    他在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

    傅羽笑了:

    “高盼,我有那么差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最终所有人都没有选择过他。

    爱一个人尝试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已经定局的棋子,满盘皆输。

    叁浦春马去世了。

    还是有点难过的吧,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看过《恋空》,那种温柔美好又黑暗的感觉啊。

    日本有个大帅锅城田优,和他是朋友,我看过那个帅哥的《文学处女》,很帅。(星星眼)

    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人相处。

    希望美好的人类,都有好的结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