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毒瘤(H)

章节目录 37

    视频拍的不长,因为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笑声搅了顾叁吃饭的兴致。

    她从鼻子里重重出气,只是这么哼了一哼,刚才还在哄堂大笑的男人们吓的一身冷汗,心有余悸的纷纷噤声,不敢再妄为。

    视频拍完,弘海梦的价值就几乎不存在了。

    对于顾叁来说,她没必要为难一个将死之人。

    她挥手示意尽一让弘海梦到帐篷里梳洗一下,并且给她包扎了伤口。

    “过来一起吃点吧。”顾叁手里拿着鸡腿,嬉皮笑脸的招呼着弘海梦。

    弘海梦经历此劫难,显然是心力憔悴了。

    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个女人,为非作歹的时候一派泰然的腔调,显然是做恶太多,已经没有人性可言。却还要保持着人模人样,拿腔拿调的模样,令人毛骨悚然。

    她灵魂沉默麻木的坐在了桌上,迟钝的侧脸静静的看着旁边的女人,在彻底绝望前还想弄明白一切。

    “到底为什么?”

    顾叁顿住撕咬肉块的动作,咧嘴一笑反问:“你是贺衍未婚妻?”

    这回弘海梦彻底懵了,毕竟贺衍所在的国家和这里有上万公里,如果说结怨,未免这个仇怨相隔的太过遥远了。

    弘海梦仔细观察了一番,试探性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顾叁扯了一个鸡腿递给了弘海梦,笑嘻嘻道:“吃点吧。虽然是真空包装,味道差了点。”

    弘海梦接过了鸡腿,默默的张嘴吞咽。

    她想活,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要争取。吃不饱没有力气,就别提什么逃出生天了。

    顾叁自然知晓她的心思,她无声的笑起来,用颇为欣赏的口吻道:“就该如此。在生死面前,什么都不值一提。如果能活下来吃屎都可以。”

    被顾叁直白粗鲁的话刺激的弘海梦吞咽鸡肉都有些困难。

    她对眼前这个难以琢磨的女人报以深深的疑惑,再一次发问:“你认识贺衍?你和他有仇吗?”

    顾叁挺和气的点了点头,然后探过身凑到了弘海梦耳边吐露了一句话:“你真的嫁给贺衍,你要喊我一声大嫂!”

    对着一个必死之人说秘密还真带着几分隐约又辛辣的刺激。

    看着弘海梦不可思议的表情,顾叁直接一个手刀劈在了她后颈处,人顿时软身倒在了桌上昏迷。

    尽一很有眼色的将弘海梦直接拖到了一侧帐篷里,也就不管不顾了。

    “视频发给了弘云涛了?”

    尽一点了点头,回答道:“根据计划应该是晚上七点以后,他才会经过目标地。”

    顾叁抬腕看表,颇为和颜悦色的开始分配任务。

    “尽一你带大部分人埋伏路中掐断跟踪。”

    “博瓦扎依”

    “叁爷!我在”一听顾叁点到自己名字,博瓦扎依满脸堆笑凑前。

    毕竟顾叁手下众多,各个都是好手,他并不算最出众的那个,如今顾叁居然喊得出他的名字,自然令他亢奋不已。

    他自然不会知道顾叁对于有利用价值的人,一向都会虚情假意。

    更是不会想到顾叁这次要利用他这条命。

    顾叁含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顺势抚摸了一下他脑袋,发出很和悦的声音:“越来越壮实了。说明我把你们养的很好啊。”

    被顾叁抚拍着脑袋,博瓦扎依笑成了孩子般快乐,他人高马大,嗓门也大:“那时候我就知道,叁爷爱吃肉,所以跟着叁爷有肉吃呀。”

    一群人应声大笑,顾叁在一片笑声中又点出了两人,就是先前得了拍视频美差的两人,手一指昏迷的弘海梦下了命令。

    “你们叁人带着那女人不停绕地方,肉票在你们手里,不用担心。时不时拍个视频给弘云涛,让他知道自己宝贝妹妹还活着就行。”

    “保证完成任务!”

    “等晚上七点真正交易后,你们就去长森口岸等候。等的时候记得在弄死那女人,明白了吗?”

    “明白。叁爷,我们这有经验了。”那两个做过绑匪,拍胸脯保证。

    “好样的。”

    顾叁神情坦荡的把这叁人的命送进了阎王嘴里,末了还非常热情的让他们几人大吃大喝一顿。

    她素来不会饿着将死之人。

    很久以前她被吊在旗杆上七八天,只靠雨水活下了这条命。深知人要是将死,还是不要做饿死鬼,不然太难看。

    这群人收拾完东西后,就兵分叁路出发。

    顾叁作为第叁路人马,只带了蒲廖和两个手脚利落的手下。

    她才是那个真正对弘云涛下手的人。

    单杀弘云涛其实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弘云涛一直深居简出,整个兴盛会成员遍布各地,即使出行遇刺,也能够得到第一时间众多支援。

    而且弘云涛出行,车队一向故作迷阵,还会有两个替身同行。暗杀者一旦第一次没有干掉正主,就绝不可能有第二次下手机会。

    这也是京昭迟迟没办法吞并兴盛会的原因。

    弘云涛凭一人之力,苦撑局势,一旦他身死,败局就定。

    她要利用弘海梦,让弘云涛方寸大乱。

    弘云涛收到视频后,整个人正如顾叁所料,他一颗心狂跳,血涌上头,眼睛阵阵发黑。或者说从他得知自己呵护备至的妹妹居然被绑架那刻开始,就处于混混沌沌的状态。

    对于弘海梦的保护措施,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何况克威是兴盛会大本营,京昭的人想动手都没有机会。

    可是偏偏就冒出了这么一批莫名的匪徒,作案的手段高超、下手狠毒、动作极为快速,大火力杀掉所有随行,带着人直接翻越山头消失灭迹。

    他已经不管不顾,一心要亲自去救人。

    但是救人的同时,他强压心头的痛苦,还是分出了一点清明的思绪去做了妥善的安排。

    他先是十万火急的派人去联络贺衍,无奈贺衍被派了去军事演习,一时之间也联络不上。何况贺衍那里本来就局势复杂,远水止不了近渴。联络也不过是聊以安慰罢了。

    然后他出动了所有克威的兴盛会手下,把所有路口和海港严密监控起来。

    可偏偏此时,克威警察局长亲自到来。弘海梦被绑架的消息根本就藏不住,弘云涛本来就没打算遮掩。

    可是他态度很明确。

    他根本不想动用警方力量,因为这样太过招摇,万一真是绑匪,刺激了绑匪那就是撕票的大事。

    但是警察局长却给他带来了一个极为惊人的消息。

    早已在弘海梦被绑架的时候,就有他国警方的卧底通过单线联系将情报送了出来。

    因为卧底属于绝密信息,所以警察局长也不知道情报具体到底是什么。

    他只接到上级命令,令他转告了弘云涛一句话。

    绑匪是顾叁!

    简简单单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弘云涛从里到外劈成了灵魂的碎片。

    直到这一刻,他内心潜藏一直忐忑不安的揣测终于还是得到了证实。

    顾叁,是想要他的命。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