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重生之肉香四溢(H)

章节目录 章五十五.威胁【伍】

    章五十五.威胁伍

    如此淫靡的画面,刺激二人的感官,只是司裴赫还在高潮余韵中回味,林知意已经神色如常,并未沉溺其中,拾起掉落在地的衣物,从中取出帕巾,细细擦拭着身子,精液的腥气很快沾染上了帕子,司裴赫饶有兴趣看着她擦拭的动作,又想起方才的娇吟阵阵,支着身子,忍不住问道:“有什么好擦的?”

    林知意将衣物穿好,把那帕子往火里一扔,那帕子在火堆中迅速燃烧,仿佛把方才的淫靡也烧毁吞噬。她也不去回答他的问题,这男人坏得很,恢复神智后反而更加性感迷人,他也知道自己的魅力,又像在蛊惑她似的百般引诱,她偏不着他的道,虽然衣物已穿戴整齐,可发髻稍乱,衣衫也沾了些泥土,总归是不大整洁的,她开始思考如何以这样的模样归家。

    “我们怎么回去?”林知意问司裴赫。

    那人仿佛不着急,看向山洞外:“要不,不回了吧?和你这样在这里缠绵也不错。”他继续说着不着调的话,像是偏要引林知意不快活。

    谁料她却歪头,朝他一笑:“不,我会腻。”漫不经心的一句,让司裴赫备受打击。

    “你说什么?旁人……”话语未说完,他便听到有鹰在附近盘旋的声音,这声音他熟得很,于是乎他当下拢好了衣服,向着外面吹了一声口哨,又冲林知意说道,“现在有人来救我们了。”好似在安慰她,刚刚的小姑娘分明就是冲他生气,故意说这些话来激他,那他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了。

    那鹰极其敏锐,寻到了声源处,也就让鲁雅一行人找到了司裴赫同林知意,只是用绳子拉他们二人上来的时候,他们见到司裴赫抱着林知意,顿时惊呆,鲁雅更是臊红了脸。

    “七皇子,您……没事吧?”然而这话刚刚问出,他就想抽自己的脸,司裴赫肩上的血迹,可完全不是没事的样子,鲁雅身边的医官立即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林知意顺势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医官揭开他的衣服,看那伤并不深,未伤及骨肉,便立即从小药箱里掏出药瓶,往上面撒了点药粉来消毒止血,虽然伤口不深,但这药用在伤口上还是会有疼痛感,司裴赫眼也不眨只看着林知意。

    林知意这会儿倒不关心他的生死了,面色局促,他明白她的尴尬,当下命鲁雅旁边的纯白衣,还戴着一层面纱的女子:“扎莱,把你的面纱脱给她。”

    司裴赫的命令就是绝对命令,哪怕扎莱并不想脱去自己的面纱,她也只得乖乖把面纱摘下双手递给林知意。

    林知意接过,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当她看到这波斯女子的真正面貌时,她不禁深吸一口气,何等标致美艳的女子,深棕色的肤色也不会掩盖她的半分美貌,高耸的鼻梁与深邃的灰蓝色双眼,轮廓分明的面容与娇艳的容颜,是硬朗与柔媚的结合,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人,只不过这美人对她并没有多大善意,反而见到她被司裴赫抱在怀里的时,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想来,定是司裴赫的老相好,林知意却不怎么为此吃味,她若是男子,也想与这样的美女云雨一般。

    而司裴赫抓住林知意垂眸的一刻,以为她定是见到扎莱的美貌心生妒意,心中不由得洋洋自得起来。

    扎莱并不是他的床伴,他也定不会碰扎莱,因为扎莱的身份,极为重要,是他未来棋盘中,一颗强而有力的棋子。

    不过这位波斯皇子显然是误会了林知意,林知意非但没有这样的心思,反而想到自己若是男儿身,也会喜欢这样的美女。

    扎莱的容颜很快被鲁雅递过来的黑纱再度掩盖起来,这样的女人在城里走动,会引起不小的骚动,更何况扎莱现在还不能随便露面,必须得遮藏住。而他的皇子,司裴赫,竟为了林知意,让扎莱被暴露,想到这,鲁雅不禁一阵后怕,今日的挑衅若是被林知意记到心里了,他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而他的想法,很快应验。

    众人回城,林知意骑在鲁雅的马上,那鲁雅只能徒步回城,这是司裴赫特地吩咐的,说完,他还看了鲁雅一眼,鲁雅汗如雨下,不敢多有反驳。

    ******

    回城后,林知意被司裴赫带去了一家酒楼,酒楼楼上顶层,有司裴赫平时休息的房间,他吩咐人去烧水给林知意沐浴,自己则去取书房里的账簿,他应允了林知意的事可不能轻诺,须得细细同她嘱咐才行。

    浸入热水,林知意酸软的身子总算有了一丝放松,可脑中仍然在思考着下面的对策,谭怜捣鬼她定然是不会放过,司裴赫同她有了更近的一层关系,她也得思考如何继续把握这种度,还有司裴赫即将拱手相让的波斯布匹铺子,她如何才能搭理得井井有条,都是她需要细细思量的事。

    未完待续。

    橘枳:拖更大王不愧是我,感谢姐妹的催更

    佛系收珠,评论收藏多一点点点~~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