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少女心事(H)

章节目录 番外*初次(中)

    酒店订在银滩附近某度假酒店。

    一路乘坐交通工具的奔波,加上炎夏天气容易犯困,到达酒店刷磁卡进房后,莹然便瘫倒在床上,稍微动一下都觉得花费了好大力气。

    钟蔚精神面貌倒仍饱满,进门后就开了空调,没一会儿,室内褪去闷燥感,逐渐沁凉起来。

    将两人行李置放好后,钟蔚去卫浴洗手,卫浴空间很大,有一只超大的圆形按摩浴缸,钟蔚瞥了一眼,抽纸巾把手上水珠擦干。

    来到床边,看见莹然紧闭双目昏昏欲睡的模样,他将她糊在脸上的长发拨到一边,身体蹲下在她耳边轻声询问:“午饭想吃什么?”

    莹然发出含含糊糊的一声“唔”,翻了个身背对他,没搭腔。

    她这么一动,到膝盖的裙子不由往上窜了一截,露出大半纤细瓷白的大腿,钟蔚目光被牵引着落在这里,幽深两分,抬手抚了上去。

    触感极其细腻舒适,他凑过去亲了一口,见她如此困乏疲惫的样子,歇了出去吃午饭的打算。

    走去阳台,能望见清澈碧绿的海,钟蔚放低声音,打电话直接叫了homeservice,让人送两碗海鲜面来。

    半小时后,房门被敲响。

    钟蔚将吃食端进来,叫了莹然几声,床上的人似雕塑般一动不动,也没应声。

    他走过去硬拽起她,无论如何得逼她起来吃几口。她除了早餐吃了两片吐司后,中间喝过几次水,到现在还没进食任何食物。

    “快点起来。”钟蔚轻斥一声,托着她绵软的身子,她像没有骨头似的把全身重力朝他身上靠,听见他的话眼睛仍没睁开。

    这般懈惰、无赖的样子在她身上很是少见,钟蔚感到新奇,好笑地往她屁股上拍了一掌,直接托抱起她臀往茶几走。

    将她放下,坐在柔软的浅灰色地毯上,又把勺子筷子都拆开递给她,一切都帮她做好,莹然这才赏脸看钟蔚一眼,抿唇含蓄地笑了笑。

    她没什么胃口,每次只挑几根面条吃,碗里大部分的扇贝、鲜虾都夹到了钟蔚碗里。

    最后勉强吃下叁分之一,喝了几口汤,饱腹感瞬间强烈。

    莹然放下筷子擦擦嘴,起身往阳台方向走,拉开白色纱帘,从玻璃推拉门内朝外看,外面太阳依旧毒辣。

    她又回身倒在床上,眸光流转,瞧见钟蔚在收拾茶几,他身形高大,正弯下腰用餐巾纸抹擦沾了汤水的台面,低眉垂目的样子让莹然有些移不开眼。

    钟蔚丢完垃圾回来刚好对上她的视线,她目不转睛盯着他,明明是呆愣愣的模样,却让他看出几分勾引。

    他朝她走过去,莹然直直看着,想了想说:“我们休息会儿,晚点再出去吧。”

    钟蔚没说话,似是默认,他直接上了床,抱着莹然枕在床头,单手抬高她下巴吻下去。

    他滑溜溜的舌头在她口腔内来回扫荡,将她嬉耍个不停,莹然趁呼吸之余,推了推他,他放开她嘴唇,一路朝下到她脖颈锁骨。

    牙齿磕在柔嫩的皮肤上,没一会儿就泛了红。

    这趟出行莹然带的全都是低领裙子,被亲出印子怕没法遮盖,便从钟蔚身下挣脱了出来。

    “我困了。”她眨巴着湿漉漉的眸说。

    钟蔚笑了笑,展臂平躺于床上,拍了拍臂弯,示意她躺过来睡觉。

    这一觉睡了两小时,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

    两人稍微整理洗漱了下,便按计划去逛侨港风情街。

    太阳还没下山,临出门前,莹然将裸露出来的部位全部补涂一遍防晒霜,擦完后摇了摇手中那一瓶,问钟蔚:“你要不要?”

    钟蔚撑在门框边等她,闻言露出嫌弃神色,摇摇头。

    莹然笑了声,朝外走,“你不怕晒成当地渔民的肤色啊。”

    她来时在网上做足了攻略,看到别人说北海紫外线强烈,稍不注意就会被晒成黑炭。

    “黑点好,黑点有男人味。”钟蔚玩笑着接了这么一句。

    莹然拿起宽边檐帽,匪夷所思地看他,“歪理。”什么时候评判一个男人是否有男人味是看肤色了。

    踏出房间将门关上。

    钟蔚走在她身后,双手搭在她肩膀,埋头在她耳边笑问:“那什么样算男人味?腹肌?你又不是没看过我。”

    虽然他复读这一年专心搞学习去了,肌肉线条没以前分明,但高考完后他又频繁往健身房跑练回来了。

    “不是这些流于表面的东西。”莹然正了正神色,“有没有男人味,我个人觉得更多是体现在责任心、上进心、担当、能力等等这些方面。”

    钟蔚作出受教的样子点头,“原来如此,放心,往后这些你都能从我身上看到。”

    莹然扭头骂他自恋。

    侨港风情街有很多越南小吃,两人手牵着手,慢慢悠悠地走了一家又一家店,吃了糖水、虾饼、卷粉、叉烧包,天色渐暗,两人又去吃了一顿海鲜,直到肚子鼓胀到撑不下,才坐电动车返回酒店。

    在酒店稍作休息后,两人出门去海边散步看落日,酒店离海边近,走路七八分钟便到了。

    海浪一波一波往沙滩上扑又退下去。

    莹然穿着一条法式碎花裙,脱了单鞋,挣开被钟蔚牵着的手便往前跑去,海风吹起她的荷叶裙边,她转过头对钟蔚笑得十分柔和:“给我拍张照。”

    银滩的沙子是白色的,很细很柔软,她跪坐下来,背靠夕阳和大海,经典的比耶姿势,微笑着望向钟蔚手中的镜头。

    钟蔚久久未按下快门。

    莹然觉得自己快要笑僵,催促他:“好了没呀?”

    钟蔚说:“等下。”

    悄无声息看着被框进镜头里的她,心潮比海浪还激荡。

    这是他喜欢到骨子里的女孩。

    她柔顺的黑发随风飘扬,几丝贴在白皙的脸颊上,眼睫弯如月牙,露出几颗皓洁的贝齿,那双清冷惯了的眸子,此刻正发出明亮的光芒,是她最纯粹的快乐的体现。

    咔擦一声。

    这一帧画面被永久定格。

    他忽然想起去年跨年在江边看的烟火,那时他也曾用手机情不自禁拍下她的侧脸。

    这是一张神奇的脸,犹如迷雾重重的森林,钟蔚觉得自己稍不注意就会丧失意志迷失其中。

    他放下相机,平步走过去,蹲下身仍比她高,她仰脸看他,问他怎么了,他俯视着她,目光逡巡过她脸部每一寸,真实的她比镜头里还要漂亮。

    他捧着她的脸蛋亲吻她。

    是柔柔地、轻轻地、夹杂着咸湿海风的吻。

    没有往日的狂放激烈,反而更激出一身邪火,脑子里有一根弦崩断,钟蔚再也无法忍耐,双手掐住她腋下将人拉起,搂着她虚软的身子急步回了酒店。

    啊这再次估算错误下章再开幼儿园车(别太期待作者不是很会写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