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摄政王的轻狂医妃

章节目录 第20章 出现瘟疫

    两人达成协议之后,都在两份合同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叶安良又留下些银票给他们,说道:“这些钱应该够你们生活半年的了,半年后我的铺子就差不多会开张了。”

    这又得到王氏夫妇的一通感谢,叶安良跟王大福说:“等到要具体规划的时候,我会派人来通知你的。”

    两人商量好后,叶安良就离开了王氏夫妇的屋子,王大福当然也是千恩万谢的送他们出门。

    几人来到医馆堂屋的时候,就看到一大堆的人在排队治病。

    叶安良有点诡异,昨天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人呀,今天这是怎么,竟然来了这么多人,有好些个人已经排队站到了门外了。

    叶安良转过头去低声向夭夭询问:“这是怎么了?怎么医馆来了这么多人?”

    夭夭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随后又说道:“奴婢去下边问问,您就在二楼等下吧,下边人多冲撞到王妃您就不好了。”

    夭夭说完就迈着莲步下楼下走去,三个人则是站在二楼向下观望。

    只见楼下,夭夭走到一个抱着孩子腿脚稍微不利索的妇人旁边,柔声问道:“大娘,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都来了医馆?”

    那妇人轻轻抚摸了怀中孩子的额头,看向夭夭满脸愁苦说:“唉,我们也不知道呀。这就是隔天一早醒来,孩子都开始上吐下泻的。”

    说到这里,她一脸心疼的看向怀中的小孩。

    又接着开口道:开始我们村的大夫给瞧过了,开了几服药,眼见着转好了。谁成想昨天晚上竟然就让发起了高烧,村里大夫给施了针,也没见好转。我跟他爹实在无法,只能连夜带着孩子来了京城。”

    看着怀中孩子越来越红的脸色,妇人眼中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夭夭又在人群里大概的问了几个人,具体的情况都差不多是头晕脑热,高烧不退。

    而出现这种症状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

    听到这些叶安良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心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些人不会是得了瘟疫吧。’

    不过这话她没有对几人说,而是观察着医馆另一边已经施过针的人。

    看到那些人的脸色明显没有那么红了,叶安良的心中微微觉得惊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人退热,这老大夫的医术确实厉害。

    看着堂屋内涌进越来越多的人群,又看向那边施针的老头,看他额头上越来越多的汗水,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毕竟是个老人家了。

    叶安良悄声走下二楼,默默的站在老头身后看着他施针的手法和位置。

    宁香看到她这样,刚想开口:“王……”

    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安良给制止了,手指放在唇间示意她先不要出声。

    她的师傅欧阳卜施针解毒可以,对于其他病症却只是略懂皮毛。

    这时候老头刚好给一个孩子拔了针,转头想要招呼伙计:“小邓…”

    刚想说‘再带一个人过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叶安良堵在他身后。

    梁云薄不悦的皱眉,厉声道:“小友有何事?”问完不等叶安良回答继续说:“老夫现在这里情况紧急,还请小友在旁边稍等。”

    叶安良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只说了句:“先生可否再让人多带一副针过来,在下也略懂医术。”

    梁云薄拧眉看了看她,又低头看了看她的手指。

    最后看向堂屋里的众人还有在门外焦急等候的老人和孩子,大手一挥就让伙计去拿针了。

    他自己则是一边给一个小孩施针一边自顾自的说:“第一针,大椎穴,大椎在第七颈椎棘突下凹陷处,是督脉与十二正经中所有阳经的交会点,总督一身之,是解表退热的常用穴。”

    叶安良这才反应过来,老先生这是在教她施针。

    她心中对老先生肃然起敬,更加用心的看着老先生的手法,将老先生说的那些话牢牢的记在心中。

    不大一会伙计就取来了一副新的银针,让伙计带过来一个老人。

    集中精神回想老先生刚才施针的手法,然后取出一根跟老先生所用的一样的银针,刺入了老人的体内。

    十几针过后,叶安良额头也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而此时老人的脸色则就好了许多。

    夭夭在叶安良身后看到她这个样子,赶紧递上了绣帕:“爷,擦擦吧。”

    叶安良拿过帕子胡乱的擦了把脸,又继续给下一个带过来的人施针。

    梁云薄向着叶安良这边瞥了一眼,没说什么继续给人施针。

    在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人后,夭夭看了看外边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在看到叶安良给一个小孩拔完针后,提醒道:“爷,天色不早了。”

    叶安良这才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堂屋。整整一天的时间,在临近晚上的时候堂屋内还剩下十几个人。

    “等会吧,还有这么多人呢。”叶安良疲惫的说道。

    梁云薄听到她们的对话,也抬头看了看外边。

    天色此时确实已经黑了,所以他对叶安良说:“小友今天能留在医馆帮忙,老夫已经非常感激。如今这天色也渐晚了,小友又带着几位夫人,还是尽早回府的好。”

    说完冲着叶安良抱了抱拳。

    梁云薄虽然知道叶安良应该是有些功夫在身的,不过看到叶安良的脸色,也明白她应该第一次施针,现在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叶安良听到他的话,又看向自己现在握着银针都微微颤抖的手,也明白自己现在可能有点力不从心了。

    所以站起身来想向着梁云薄告辞,谁知道保持一个动作的时间太长,突然站起来腿没了知觉,一时间竟然向着身后倒去,还好宁香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

    缓了缓,等那股劲过去后,叶安良重新站了起来,对梁云薄说道:“老先生,那在下先行告退了。”

    等到梁云薄点头后,带着三人向着门口走去。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叶安良转过身扬声道:“老先生,我明天还会再过来的。”

    【注:由于版权限制,请移步微信公众号阅读】

    已关注DDXSW公众号请直接回复:6957继续阅读。

    没有关注的亲,请按照下列步骤关注阅读:

    01:打开微信,选择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

    02:完整输入【DDXSW】,然后点击搜索

    03:关注后,输入6957即可继续阅读。

    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手机用户,直接截屏二维码)

    <i  src="/iges/wechat.jpg"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