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一品寒门贵妻

章节目录 第20章

    “不!”沈宁看到王贵,就想起前世他抱着王花冷冷的站在陷阱上面的情形,刚刚心中那些感动,全都消失殆尽,剩下的就是恨意。

    她觉得她不该恨王贵的,但是现在看到他,上一世他冷血的样子就更加的明显,她怎么能不恨?

    她嫁给他那么多年,为了他牺牲了一切,一年到头也没有回过娘家,娘亲最后的遗言她都没有做到。

    想到这,沈宁眼中的泪水就忍不住落了下来,她这一世也太过软弱了,竟然将上一世的一切都给忘记了,还和这样的男人一起走路,一起说话。

    泪水沾湿了眼眶,沈宁有些看不清陷阱上面的人,看到王族长冷冰冰的样子,那冷冷的声音,她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沈宁哭着看着上面的那一圈人,心中更是痛苦万分,她真的没有杀害公公婆婆,那些事情不是她做的,为什么那些人会将那件事情按在她的身上,现在想来应该是王花和王贵做的好事。

    苏暮本想着上山走走的,就看到不远处趴着两个人,缓缓的朝着那里走去。

    沈月趴在陷阱旁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姐姐,你做什么呢,你快点把手给我们!”

    姐姐?苏暮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许多,看着下面坐着的那个姑娘,果然是她,眉头微皱,淡淡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沈宁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猛地抬头,一抹泪,看着苏暮那身青色的衣衫,就像是看到了曙光,鼻子使劲的吸着,怯弱弱的看向他。

    苏暮的心中一惊,表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你这是想要在里面一直坐着?”

    沈宁呆呆的看着苏暮,上一世的幻境消失不见,她的眼里只有苏暮一个人。

    苏暮觉得好生奇怪,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倒是让他这个男人有些不好意思了,缓缓的蹲下身子,朝着坑里伸手,声音冷清,“还不上来?”

    王贵再怎么傻,也能看出来沈宁痴痴看着苏暮的眼神,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紧咬着下嘴唇,倔强的爬起身子,转身到一旁去了。

    沈宁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就剩下了一个苏暮,缓缓的站起身子,有一只脚扭到了,她小心翼翼的朝着苏暮的那边移过去,朝着苏暮伸手。

    手下是冰凉的触感,苏暮的手很瘦,就像是摸着块上好的玉,细腻舒适。

    苏暮的手如铁一般坚硬,虽然被他死死的抓着手,沈宁只觉得从她的手间有股暖流,从上而下,贯穿整个身子。

    两只紧紧地握在一起的手,是那么的契合,似乎天生就是如此,多一份则疏,少一分则挤。

    苏暮看起来很瘦,沈宁一开始还担心他会拉不起自己,等她被他拖上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但是是多余的,沈宁好不容易上去了,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脚,右脚疼的要命。

    “姐姐!”沈月叫着,直接扑到了沈宁的身上,哭个不停。

    沈宁前世就觉得沈月总是爱哭,她被活埋的时候,沈月还是哭个不停,以前烦躁的要命,现在听到她哭,沈宁的心都软了,“别哭了,我已经没事了!”

    沈月擦擦泪,可怜巴巴的看向沈宁,“姐姐,你的脚还疼吗?”

    沈宁点点头,倔强的咬着下嘴唇,却没有哭出声。

    苏暮的眉头微皱着,他原来还在想沈宁什么时候这么爱哭了,想来是脚扭到了。

    “王大哥。”沈月楚楚可怜的看着站在一旁的王贵,小声的说道,“姐姐的脚扭到了,这可怎么办好呀!”

    沈宁的脸一下子黑了,沈月叫谁不好,怎么偏偏叫了王贵。

    沈宁抬头偷偷的看了一眼王贵,见他的脸色不好,上来之后,心里平复了好多,小声的叫道,“王大哥,你是不是背疼?”

    王贵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低头看着沈宁,她娇羞的低下头,额头垂下的几缕长发垂了下来,趁着她的肤色更加的白皙。或者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是他误会了沈宁,想到这,王贵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他憨厚的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宁宁,我背着你回去?”

    沈宁连连摇头,她好不容易和王贵撇开关系,怎么会在和王贵有别的牵扯呢?想到这,沈宁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月月扶着我回去就好!”

    沈月担心的看向沈宁,因为这里还有男子,她也不好将姐姐的脚上的鞋拿下来。

    “这样行吗?”王贵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真的行。”沈宁坐在地上,一抬头对上王贵那灼热的视线,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垂下头。

    沈宁听到身后一阵咳嗽,这才意识到苏暮也在这里,笑着回头望向苏暮,“谢谢苏先生。”

    苏暮尴尬的看了一眼沈宁,偏头看向别处,“我还有事,先走了!”

    “哦,你要是有事的话,那就赶紧去忙吧!”沈宁笑着说道,那双眼睛时时刻刻不曾移开苏暮半分。

    苏暮点点头,说了句“告辞”便离开了。

    沈宁忍着疼痛,由着沈月将她扶起来,王贵将姐妹二人的竹篓子拿了起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前面的两个姑娘。

    沈宁一蹦一蹦的,那只被扭到的脚根本就不敢放在地上,只要一放酒疼的要命,这一跳一跳的,格外的累,显得格外的滑稽。

    幸好沈宁的家在山脚下不远的地方,走到半路,沈宁实在是走不了了,沈月扶着沈宁坐在一旁的路上,她飞快的跑回家,想着将沈赵氏叫来。

    王贵手里拎着两个竹篓子,低着头,揉了揉自己背后的腰,瞧着沈宁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小声的问道,“宁宁,你的脚好点了吗?”

    沈宁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连吭声都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想要揉揉自己的腿,明明是脚扭到了,怎么连带着腿都像是抽筋了一样呢?

    王贵很识趣的不在说话,低头默默地站在那里。

    两个人一个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一个站在旁边,一阵风吹过,卷起一阵阵尘土,除了风声,簌簌摇摆的草声,没有别的动静了!

    “宁宁?”沈赵氏拉着小毛驴飞快的走了过来,沈月也跟着过来了!

    沈赵氏瞧着沈宁的脸色都变了,将手里的缰绳一丢,三步变两步走到沈宁的面前,眉头微蹙,“你的脚还疼着?”

    沈宁低着头,轻轻地点了点头,明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疼。

    沈赵氏将沈宁扶到了驴车上面,她的头垂的更低,但是还能感觉到一旁王贵那灼灼的视线,似乎想要将她的身体看透一般。

    沈月跟着王贵在一起走,一会子抬头看着王贵,一会子偏头瞧瞧沈宁,调侃道,“王大哥,你就不要在看我姐姐,我姐姐都不敢看你了!”

    沈赵氏一回头,看着王贵还在自己驴车的身边,笑着说道,“大贵啊,你赶紧回家吧,时候不早了,不用送我们的!”

    王贵的手里还拎着那两个小竹篓,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看的沈赵氏的心都软了,她接着说道,“把竹篓放到驴车上就好了!”

    王贵束手束脚的将竹篓放到了驴车上,视线依依不舍的看向沈宁,随后才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沈宁偷偷的抬起眼帘,已经看不到王贵了,她才大口的喘气,没有了那灼热的视线,她舒服了许多,扭伤的脚也没有刚刚那会子那么疼了!

    沈赵氏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想忍着不说的,但是她还是憋不住了,“宁宁啊,你说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就这么不要了?”

    沈宁连忙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腿。

    沈赵氏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这亲都退了,还能说什么,难不成要他们巴巴的在和王家结亲,想到这,沈赵氏的脸全黑了,算了,她的儿女都大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沈宁迫不及待的将鞋脱了下来,就看到脚背上高高的肿起,怪不得当时那么疼。

    沈赵氏看到沈宁的脚这么严重,脸色一变,连忙拿着一个巾帕,沾湿了凉水,放到沈宁的脚背上,不放心的叮嘱道,“好好的看着,要是巾帕不凉了,你就叫月月帮你换洗一下!”

    沈宁点点头,“我知道了娘!”

    沈赵氏看着外面的天,愁眉苦脸的说道,“你还是好好地在家呆着,我跟你爹去山上捡柴,不然到了冬天,咱家可是没有柴火了!”

    “是。”沈宁小声的应道,看着沈赵氏出去了,她现在可算是闲了下来,连忙将那些巾帕拿了出来,准备绣花。

    因为脚上伤的缘故,沈宁只能在家呆着绣花,好在这个还能赚钱,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沈月现在也整天呆在家里,因为沈宁的行动不便,她在一旁帮忙而已。

    白天的精神好,绣花的速度快了不少,一天就能绣两个。

    三天之后,沈宁的脚已经好了很多了,可以下地了,行动方便了,沈赵氏就将捡柴火的活交给了她们姐妹两,沈赵氏和沈然两个人忙着喂后院的鸡鸭鹅,想着在年前拿到镇上去卖了,到时候好能交修宗祠的银子。

    沈宁白天跟着沈月一起捡柴火,晚上还要点着煤油灯绣花,有好几次都困得睡着了,半夜冻醒了,才意识到她还在绣花!

    【注:由于版权限制,请移步微信公众号阅读】

    已关注DDXSW公众号请直接回复:6606继续阅读。

    没有关注的亲,请按照下列步骤关注阅读:

    01:打开微信,选择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

    02:完整输入【DDXSW】,然后点击搜索

    03:关注后,输入6606即可继续阅读。

    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手机用户,直接截屏二维码)

    <i  src="/iges/wechat.jpg" />
Back to Top
TOP